第二十七章 挑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二十七章挑战

    肌男一击贯穿了思德诺!

    依蒙被震惊地愣神的时候,忽然发觉眼前的景象有些不太对头,肌男这一击过去后的姿势非但没有强者们的从容风范,反而相当狼狈。而被贯穿的思德诺,根本没有受伤的任何迹象!完完整整、没有半点血喷发景象的仍旧站在那里!思德诺在看到肌男好不容易止住自己的攻势,踉跄了好几步后才回过,便仰起头,又开始了那种“嘶嘶”的笑声。

    肌男这一击并不好受,自己完全落空,刚才那一击根本就像穿过空气没有什么两样!在对方蔑视的目光中,他把力量几乎提升到最顶峰,这一击却打了个空,一时间体内的斗气四处冲撞,片刻自己的嘴里便涌出了一股腥味。肌男回头看着思德诺,眼中即有疑虑又有一丝恐惧。

    思德诺笑完以后,声音拖得很长,慢慢道,“胖子,还有那边的骑驴的!别以为你们能够挡得了一时,就能挡得了一世!这笔账我迟早会来找你们算清的!至于那一对小鸳鸯,老子就不信你们能够每时每刻都躲在这两个混蛋的翅膀底下!早晚,老子要痛痛快快的玩死你们!嘶嘶嘶嘶!”说完这句话,思德诺的影慢慢淡去,一会儿工夫,就仿佛那里从来没有什么人一样。

    盗贼的宗师阶层技能“迷惑之影”?!思德诺一个魔剑士竟然会宗师阶层的盗贼技能?所有人都为之一凛。

    丝莉娅见思德诺的影消失,随着众人呆了片刻,立刻念起了咒语,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以后,一个巨大的“反隐形地域”一丝莉娅为圆心,成一个半圆球的形状向周围延伸出去,直到消失在几百米之外的夜空。之后,丝莉娅的目光猛然一亮,仔仔细细地环视了一圈,才十分失望的说道,“两公里以内都没有这个混蛋的影子,他已经逃掉了……”

    所有人都失望的叹了口气,一时间没有目标的众人,相互之间对视了一下,便不约而同地向马车周围聚集。

    老维尔刚刚进入的马车,此刻静寂无声,就像没有半个人在里面的样子。肌男在靠近马车并收起了拳刃以后,一方面从方才的事端上感觉到维尔和思德诺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迫于自己与丝莉娅的愤怒想找维尔问个清楚,另一方面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他也觉察不到马车里面有任何的生气,便上前打开了马车车厢的门。里面果然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

    肌男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车厢里面、确认了的确没有暗仓什么的以后,从车厢里收回了子,皱着眉头回头对丝莉娅交差道,“这个老头已经不再车厢里面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只是,这一回头,他便愣在了那里:自己不远处的丝莉娅莫明其妙地倒在了地上!他还没反应过什么事,自己的眼前也一阵模糊,失去了知觉。

    那阵熟悉的“嘶嘶”的笑声从马车底传了来,“老子就知道这小婊子只会看远处肯定忽略了近处,果然我躲在马车下面他就发现不了,嘶嘶嘶嘶!既然有心坏老子的事儿,就别怪老子手下无!”正说着,一道寒光在思德诺的右手中骤起,向趴在地上的肌男后脑刺去。

    “锵”的一声,思德诺的长剑刺在了一个白色的斗气盾牌上,这一个措手不及的变化,让思德诺虎口阵痛。

    思德诺一脸狰狞的从马车下面站起来,庞大的马车仿佛没有重量一般,被他顶起来,而后倒在了一边。“我还忘了你,你竟然还敢得罪我!那就先杀你吧!”思德诺正狠狠地说着,另一只手向后腰摸去,手再次亮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多了一把匕首。拔出匕首的思德诺仍然忘不了依蒙他们,看向他们几个人那边,狰狞地笑道,“你们几个,好像人数增多了啊!正好符合老子的胃口,杀得更痛快!一会儿我解决了这个骑驴的家伙,就轮到你们了!一、二、三,算上小鸳鸯五个人,再算上骑驴的这边还有两……三个?哦!胖子的那个僧侣啊!嘶嘶嘶嘶!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思德诺手里原来那把长剑仅仅从成色上看来,便能知道是上品,精钢打制,从硬度和强度上看似乎还有其他稀有合金,做工相当细腻,闪烁间似乎还有魔法属。依蒙手里虽然也是一把不错的长剑,但和思德诺的那把长剑比起来,可就相形失色太多。

    但是,那把长剑不过是一件上品罢了,所以在战场上生死关头并没有多少人会留意它。可思德诺现在拔出的匕首却大大不同。

    匕首长约三十厘米,通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匕首的刀仿佛透明一般,在这晶莹的刀上还盘旋着一道道紫色闪电一样的波动,像一道道电鞭。细小的电鞭似又有被晶莹的刀那无形的力量给拉了住,紫色闪亮的电鞭始终没有办法离开透明到几乎是脆弱的刀,只能在刀四周上下游走着、挣扎着。在令人发怵的闪电衬托下,那通体透明又脆弱的浅蓝色刀骤地实力深不可测。刀的形状也不同于普通的匕首,开刃的方向,类似于李翼浩在电视中见过的马刀,向后面稍稍弯曲,刀尖处一个倒勾,刀背处又延伸出连续的几个倒勾,末处又并排着一排锯齿,刀中央更不可缺少的安排了两排血槽。仅仅这种形状,让每个久经沙场的人可以很容易想象得到,即便这把匕首没有什么其它的能力,但被扎上一刀也绝对不是可以随便过去的。匕首拔出的时候,体的内脏、肌、血管等等,都会被那些倒勾给拉出来。仅仅看过去,胆小的人已经能打冷颤。若再考虑着那几条电鞭,再考虑透剔通明的刀匕首还可能隐藏的其他属,这把匕首的恐怖便在每个人的大脑中活跃起来。这种匕首,只需要看一眼,看一眼而已,便已经能被狠狠地抓住自己的视线,很清楚地知道它的价值,根本不会有人会怀疑这是一件圣器。

    马托拉看着那把匕首皱了一下眉头,白色的斗气重新慢慢点燃。跨下的坐骑也感觉到主人绪的波动,打了个响鼻,在原地踏起了小碎步,让气氛更加紧张。

    依蒙在此时也立刻重新抽出了长剑。高戈在看到依蒙拔剑的同时把背后的战斧拎在了手里,摆好了架势。拉纳见状,一剑一匕首分别握在了手中。休斯则三个不同的魔法护罩罩在了自己上,又抽出了几个卷轴,紧紧地握在手里随时准备发动。四个人的动作相当统一。

    马托拉皱着眉头看向四个人,“你们打算做什么?”

    依蒙呆了一下,沉下双手,老实的回答,“在下希望帮助您……”

    这句话还没说完,马托拉便爆吼打断,“我马托拉的决斗还需要别人帮忙!?退下!否则就你们自己去迎战他!”

    依蒙握着剑,剑都有些颤抖。他往后慢慢退了两步,突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重新迈回原处,大喊道,“好!我们迎战……我们迎战思德诺先生!”

    这次不止马托拉,在场所有人,就包括思德诺都愣住了。

    依蒙近的衣服本来已经湿透,此刻又是一层汗,都已经浸泡到外面的皮甲。

    依蒙这么喊自然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他有自己切实的考究。思德诺和他一样是个为达结果不择手段的人,不仅仅是实力,甚至包括经验、狠辣等等很多地方依蒙都远不如他。面对光明正大的马托拉,再怎么说胜算总是很大。即便胜不了,逃跑总不是很困难的。思德诺这种古怪的盗贼和魔剑士职业不明的人物若要逃跑,马托拉恐怕都只能饮恨顿足,区区的依蒙他们想追上?痴人说梦都是在赞扬他们。一旦思德诺这次逃走,以后恐怕第一个要处理的对象就是他和瑟玲娜,在场的,马托拉等人实力摆在那里,后即便算帐也要深思熟虑,至于其他人都未必记得住。而思德诺打败了马托拉呢?下一个要下手的目标还是依蒙他们!怎么说都离不开最终目标的对象是他们。虽然依蒙估计马托拉的胜算不大,但也没指望思德诺在与马托拉决斗之后胜出会消耗太多体力。这些圣域领域的变态们的决斗的过程和结局又怎么是他们这种人能够预知的呢?即便他在和马托拉的决斗中消耗了大部分体力,但接下来面对剩下的八个人,谁又能保证他不会使用刚才的盗贼技能暗地里宰了这几个人?依蒙短时间的一想,却是不管思德诺和马托拉打赢打输,自己的结局都不会好到哪里去。那怎么办?眼前的两条路都走不通的时候自然是自己走出来第三条路!

    依蒙颤巍巍的腾出左手,比出了四个指头,“但是……我们要四个人……一起上!迎战您一个!思德诺先生!可以吗?”

    思德诺甚至已经呆了,呆呆得看着被自己视为猎物的依蒙,一时间竟不知道做什么表合适。终于,他一改“嘶嘶”的笑声,哈哈大笑道,“四个?哈哈哈哈!你们八个一齐上怎么样?!哈哈哈哈!老子都开始不忍心杀你了!你总给老子能带来点惊喜!”

    “不!我们只有四个人!但是,希望您能等我们休整半个小时……不!二十分……十五分钟!让我们休息十五分钟!然后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决斗!”依蒙小心翼翼的跟自己的命讨价还价,“若是您胜了,一切任由您处置!但若是我们有幸胜了,只恳求思德诺先生能从此以后化干戈为玉帛,在场所有人都能礼尚往来,请问,您可以答应吗?这是……这是……这是我们唯一的请求!可以的话我们就一定只有四个人应战!马托拉先生可以作证人!我们四个人绝对不会食言!”

    思德诺颇有兴致的看向依蒙,“我没那么多耐,只有十分钟!至于其他条件,答不答应结果都一样……”

    “请您务必答应!并且是用誓言的方式!若是您不肯答应……若是……我们……”依蒙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威胁对方的东西,脸上的汗如雨下,嘴唇却更加干燥,手的颤抖甚至都已经到了握不住剑的况。

    马托拉此刻并不清楚依蒙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但是对依蒙这种胆量更是欣赏,便有心想成全他们,甚至也暗自打算,若是他们输了,便自己硬挡下来替他们求。于是,此刻马托拉站了出来,“思德诺先生,难道您害怕自己会输所以不敢发誓吗?原来是这样,原来像您这样已经进了圣域阶层的人竟然会害怕四个尚未踏入精英阶层的人物,传出去,恐怕整个磅礴大陆都会耻笑您的!”

    “我怎么会怕他们四个!你不用刺激我!我下不下誓言结果都是一样!”思德诺有些愤怒。

    “那您为什么不敢呢?”马托拉一脸不屑的哧笑道。

    思德诺嘴唇抖动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好!老子发誓又怎么了!若是今天老子输了,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我思德诺以十三位魔皇的名义起誓!决不反悔!”

    看到“誓言之炎”在思德诺边燃起,依蒙手中的剑差点掉了地上。在马托拉开口之前,他虽然是自欺欺人却也还在抱有一丝幻想,思德诺只是很会利用自己的力量,但实际上还没有进入圣域阶层,但马托拉一开口彻底打翻了他的幻想。这时候他忍不住嘲笑自己,会利用力量达到圣域领域不一样也是圣域阶层的人吗?但思德诺的誓言让他多多少少的有了一点希望,他差点坐在地上。

    站在一边的瑟玲娜,此刻心中说不出的滋味。毕竟,与思德诺的事端,完全是因为她自作聪明而引起的,从一开始,依蒙其实都根本没有必要站出来替她说话,一切都只是她自愿的。但是此刻,依蒙却渐渐把思德诺的视线全部都吸引到了自己上,至于她,思德诺短时间恐怕想不起来。瑟玲娜不知道自己应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刚刚被维尔抛弃的陷绝望的她,此刻却被另一个男人舍相护,单单说一个感动,绝对不足以表述她自己的心

    瑟玲娜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只是呆呆的看着依蒙,依蒙却在此时主动走向了她,“你离马托拉先生别太远,那样就算我们失败了,至少你也能活下来……”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为什么还要救我?”瑟玲娜沉默了片刻,轻轻依偎在依蒙的怀中温柔地问道。

    “!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你最好现在赶紧闭嘴!免得我自己问几遍自己之后后悔了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了!”依蒙骂道,目光根本没在怀中的瑟玲娜上停留半点,转拉着高戈等人去了远远的地方商量着什么。

    依蒙刚才那句话还是在利用瑟玲娜,瑟玲娜都肯为了他舍弃整个冒险者旅馆的事业、舍弃自己的安全,这种角色怎么能不拿来用呢?自己的命远比其他人的重要,是深深烙印在佣兵依蒙灵魂上的东西,除了自己这三个同生共死的死党,依蒙直到此刻为止都没有真正在乎过其他任何人的死活,他的潜意识里更不会仅仅因为喜欢而送了自己的小命。瑟玲娜的付出是该感动的,喜欢也是真实的,所以他因为感动闯了大祸,因为喜欢而差点送了自己的小命,这一声帮助瑟玲娜的喊声,把自己完全推到了悬崖边。若是有时间细细思考,依蒙甚至会怨恨瑟玲娜多管闲事,毕竟好心干坏事儿和坏心干坏事儿的结果是一样的的时候,就事的结果而言没有任何区别。好在没有这种可以浪费的纽约时间,依蒙只想到利用还没想到怨恨。让瑟玲娜站在马托拉边,一方面是给马托拉看他的“义”,另一方面,自己遇上了危险,瑟玲娜如果按捺不住,马托拉大多况会按下瑟玲娜亲自出,怎么说都是个照应。

    至于他们自己,除了自求多福,就只能依靠他们往常的配合了。

    好在这几个人的默契完全说得过去。几个人秘密商量、准备了一段时间,被思德诺喊了一声“时间到!”而打断。

    依蒙皱着眉头咽了口唾沫,“就这么办吧!大家都自己小心!”然后起死死的握住长剑,走在了最前面。

    高戈紧跟其后,“照这样下去有几成胜算?”

    依蒙无奈的小声回答,“半成,恐怕还不到!但错过了现在,就只有死了……”这是依蒙让窝心的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高戈咬了一下下嘴唇,“够了!面对一个圣域阶层的人还能有半成,足够了!”手中的战斧握得更紧了些。

    休斯不放心的重新加了三层防护罩,拉纳也紧紧地握住一剑一匕首。

    战场,就是刚才马托拉和肌男决斗不远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