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赌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二十五章赌局

    维尔长长的一段话,让那个队伍首领模样的人张大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显然自己这边所有的事都被对方调查的清清楚楚。

    维尔再次大笑两声,接着说道,“只可惜,德华下太聪明了,用遥远的东方一句话形容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们也就顺应德华下的意思当作上当的样子,安排了两个队伍过边境线,一队故意做的浩浩但都是些普通士兵地痞组成的队伍,另一队很上当集合了一群精英从德华下留给我们的这个缺口里面进入。

    “那群地痞已经被你们全部杀光了吧?德华下恐怕为了防止我们在这两个队伍上再耍什么小手段从一开始就打算两队只要打算进入帝都就是一个不剩,老夫没猜错吧?那好吧!为了结交豪爽的‘完美肌’依蒙.瑞奇马丁先生,老夫便让整个队伍重新撤回赛隆帝国好了。

    “依蒙先生,您的合同上也写的只是阻止我们这个团队进入阿玛塔西塔帝国而并不是写的具体阻止某个人吧?那样的话您就不必为了您和马托拉先生之间的友谊为难了,老夫这就带人回去,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是请依蒙先生以后要是有了空闲时间赏脸,和老夫一起喝一杯,如何?”

    肌男点头肯定合同的内容,并毫不犹豫地答应维尔的要求,只是因为丝莉娅受伤的事,此刻的肌男装都装不出笑容来,整个过程都一脸严肃。马托拉也在此刻从空中缓缓落地,落地的一瞬间,战马的两只巨大的光翼化作了一片白色的火苗消散在空中。

    维尔接着回头对自己一方的雇佣兵们说道,“由于是老夫单方面的终止合同,所以大家不必担心,所有人都可以拿到全额的佣金!若没有其它疑问,大家便准备一下连夜赶回赛隆帝国吧!阿玛塔西塔帝国的领地如今并不太平!”

    那个队伍首领模样的人手都有点微微颤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干笑两声,“维尔!你不必吓唬我!边境线这么严密,而且我们得到教皇的支持有足够的僧侣感应传送魔法!这个边境没有任何人通过!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你无非想惑我们慌乱,然后撤军,你再混进来!你别以为我会上当!”

    首领模样的人的旁突然莫名其妙的冒起一阵黑雾,他跨下的马一声悲鸣,狠狠地栽了下去。首领模样的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但看到他的那匹马的四条腿全部在黑雾中化作了脓水的时候,脸上霎时间没有半点血色,汗珠子像豆子一样滚滚而下。

    维尔甩了一下袖子,回过看了一眼那个人,“你算什么东西?竟然一再这样直呼老夫的名字?嗯?”

    说完,维尔看回原来的方向,哼了一声,“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人啊!算老夫好心提醒,为什么阿玛塔西塔帝国的邻国赛隆帝国有人要进入阿玛塔西塔帝国就一定要走这两国的边境呢?通过第三国绕个圈走远路不也可以吗?德华下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没发现呢?他这么多手下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么大的漏洞的呢?这不都是一群饭桶吗?防来防去只会在一条边境上做文章,做得再完美又有什么用?好在布尔玛下早就一眼看穿这种防备的脆弱,因此在一个多月以前你们才刚刚开始布置的时候,就已经命令老夫一定要上你们的当,让你们以为我们就是打算从这条边境路过,来吸引你们的目光继续在这条边境上做足文章。如布尔玛下所料的,德华下果然受用。”

    首领模样的人哑然,憋了好一阵子才终于压抑住自己的恐慌与激动,低声咆哮道,“德华下早就发觉了!所以就算道格拉斯进入了帝国也绝对进不了帝都!”

    “没错,这点的确值得赞赏,直到现在道格拉斯先生也没有能够进入帝都的任何办法。但是,帝都是不能动的,难道人也是不能动的吗?德华下可真是‘睿智’啊!老夫再给你这个守在边境的信息阻塞的小长官一条重要的消息吧!今天傍晚,大帝已经在布尔玛下的建议下,突然决定秘密外出打猎!而打猎的时间、地点、参与人全部都完全保密!算老夫大发慈悲的叮嘱你一声,你还是着手准备一下吧!是投奔布尔玛下做下的手下还是逃出阿玛塔西塔帝国,饭桶的你还是为自己的将来好好做一下选择吧!德华下的势力已经走向终结,估计马上你们就会知道继续追随他的后果了!”维尔再次甩了一下袖子,重新看向了瑟玲娜。

    瑟玲娜此刻正在祈祷维尔能忘掉她的存在,但是维尔重新过来的锐利的目光让她忍不住一颤,嘴唇动了动但还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瑟玲娜!你太让老夫失望了!老夫现在不想听你任何的借口!既然你无心协助老夫,那老夫便应了你!从此刻开始,你已经与杰弗逊家族没有任何干系!你所做的一切事都已经与杰弗逊家族没有任何牵扯!以后,你便自生自灭吧!哼!”维尔一甩后的披风,径直走回马车的方向。

    瑟玲娜清清楚楚地明白,其实维尔从一开始就不在乎她的死活,更不会在乎她的生活是否放。但是,今天,他之所以生气,一方面是不想因为一个区区的她得罪思德诺这种人,另一方面,她隐约的知道了她刚才晕倒发生的事后,清晰地意识到刚才的事严重的伤害了维尔的面子,仅仅为了这个面子,说好听点就是杰弗逊家族的荣耀,瑟玲娜这种档次的角色也该死在维尔的手下千百遍。

    与乱,是贵族们公开的秘密。但是,自己的小妾却为了别的男人公开出走拼命还敢拿他的家族荣耀来做挡箭牌就绝对不会被贵族们接受。

    看着维尔转的背影,瑟玲娜霎时间心如刀割,自己为了维尔付出了这么多,维尔却根本自始至终都没把她放在眼里过。在这种命攸关的场合下,维尔不但没有出手相助的打算,甚至还落井下石。瑟玲娜一时间对维尔这个人完全陷入了绝望,哪怕刚才维尔震怒把她给一下子无痛苦的杀掉,她都会觉得维尔帮了她而感激他。瑟玲娜已经完全忘记她那还在流血的恐怖的伤口的疼痛,脸上的两道泪痕仅仅因为心痛,坚强的她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落下了心痛与绝望的眼泪。

    只是眼泪落下的时候,她也清楚地从刚才的对话中明白,老维尔根本就看不上她所付出的那些东西,自己拼了命所维持的,在维尔眼里充其量只是滔滔莱森纳洛河畔的一粒小石子,至于她本人,对维尔而言更只是九牛一毛,只是她一直都还在幻想,一直都没有发现罢了。

    小冰霜巨人终于慢悠悠的追上了思德诺,思德诺一边狂笑着,一边冲向了冰霜巨人,“哈哈哈!维尔这老东西不错,没白让我走一趟!最终留给我一对小鸳鸯做杀青宴!多少年我没这么玩儿过了!哈哈哈!那边的小子!你可别留下你的小姘头一个人跑了啊!哈哈哈!跑也跑不了你!”

    依蒙此刻也已经彻底呆了,这一晚上的事发生的太多太多,他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让自己平静的理的思维。刚才还有一线希望,此刻却似乎只剩下绝望。在依蒙面前只剩下一种选择,便是一个人与高深莫测的思德诺拼命,思德诺已经不会放过他了,至于自杀那条路依蒙想都没想过。

    既然逃不了,拼死也要拼的壮烈点,那样一旦活下来还能在以后马托拉那边博得点好感,毕竟马托拉的地位在这里摆着,和他能搭上线总是好事。

    刚才一战已经清晰可以看出,马托拉和那个肌男都是那种义气和豪爽的人,自己拼了小命儿的在刚才取得了马托拉的一点好感,又因为自己的冲动和维尔竟然在场的事,暴露了他和瑟玲娜的露水关系,先不说瑟玲娜这种罕有的女人让依蒙有些舍不得放手,瑟玲娜为了他抛弃冒险者旅馆来冒险,这算什么程度上的感和决绝?自己在这当口上不表现的勇敢一些能对得起瑟玲娜吗?其实现阶段,依蒙想得倒不是能不能对得起瑟玲娜的这份感,他所想到的是,此刻要是说放弃瑟玲娜逃了,别说能不能完好逃脱还是个未知数,被马托拉和肌男见识到他的卑鄙自己还能入得了这两个强者的法眼吗?

    再说了,四十二强者中根本没有思德诺这个人,瑟玲娜应该是个二十二级的盗贼,自己也进入了十八级的精英阶层,虽说都有些伤,但要是运气好的话生存几率也不是零。

    至于高戈等人依蒙根本就不想,刚才那个怪异的火球、思德诺对马托拉和依蒙说话的态度以及面对实力绝对超越人类三十级实力的冰霜巨人从容对战上已经让依蒙清晰地意识到,虽然圣域领域的四十二强者中并没有思德诺,那也不过是思德诺的力量上没有进入圣域阶层,但在运用自己现有力量的能力上恐怕已经超越了三十级。高戈他们三个人上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这四个人里就他和拉纳伤得最轻,因为穿的是皮甲,隔最好。休斯已经全,全上下也就剩下几根带子和装卷轴的包裹,高戈虽然一直死撑,但穿着金属链甲的他再怎么说在火焰中的烫伤也不会轻到哪里去。虽然四个人都被治疗过,但被恢复的过程本也会消耗相当的体力,也就这个三个人好不到哪里去,依蒙可不想自己的哥们儿们就这样也跟着自己陷入他和瑟玲娜的泥潭。

    依蒙努力想对策,虽然不能让哥们儿们踏入泥潭,但其他在场的任何人都可以拉来送死,包括马托拉,自己帮兄弟的命总要比外人的值钱。突然间,依蒙想到马托拉刚才为肌男站出来的那一幕,不由得希望赌一把,赌赢了,那么马托拉就会成为后台,暂时能撑下门面。要是把马托拉能拉下来,肌男多半也会帮手。若是顺利的话自己今天晚上可就保住一条小命啦!再说即便赌输了,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按照马托拉看起来的为人,至少也能保证高戈他们安全离开。

    想到便做,依蒙在确认了思德诺还要同小冰霜巨人斗上一段时间的时候,立刻向马托拉走去。

    马托拉看到依蒙走上前来,眉头不住皱了一下,多年的经验,他预感到麻烦事而马上就要来了。果然,依蒙走过来立刻一脸哀求道,“马托拉先生,在现在这种况下,在下已经没有别的什么可以选择了,在这即将奔赴黄泉之际,唯有一点事希望您能答应在下,那在下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在下明白,这样冒昧的请求您实在有些唐突,但是眼下,在下实在找不到什么别的人可以信赖,所以深切希望马托拉先生您能答应在下的请求,那但有来生,为您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马托拉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依蒙,沉默了一小会儿,才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回答,“你先说来听听……”

    依蒙叹了口气,接着深切看着马托拉的双眼,“既然事以至此,在下打算和思德诺一拼。虽然说结果可以预见,但也不会轻易束手赴死。只是,在下这一去,却也可能会牵扯到我的那帮兄弟。只求马托拉先生,若是在下此次一去不回,希望您能答应在下将我的众兄弟收入贵团,在以后的子里多多少少照顾一下我的兄弟们,别被思德诺偷偷下了狠手。虽然在下知道这件事会让您十分为难,但依旧恳求您,若是马托拉先生您肯答应的话,那在下也可以安心一战,死而无憾了……”

    马托拉一凛,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小角色,眼光中不免油生出一丝好感,他沉默了片刻,小心起见便想再试上一试,以确定眼前的角色不是故作姿态。马托拉喜欢重义气的人,但却因为这个特点,他以前被别人利用过。与之前看起来很有心机的依蒙的所作所为,马托拉难免心生怀疑。于是,马托拉再次沉默了一阵子,缓缓道,“你放心去好了!我会替你照顾好你的兄弟的!”

    赌输了。

    但是毕竟高戈等人也有了安的荫凉,依蒙重新吐了口气,一脸宽慰的笑容向马托拉深深鞠了一躬。当他抬起子的那一刻,女魔剑士玲那一火红的铠甲映入了他的眼帘,那个“这个女人可以利用”的念头,和脸上的笑同时绽放了出来。那深沉而动的一笑,让玲感到一股寒流透而过,她觉察到依蒙的那丝微笑是绝别的微笑!

    依蒙用依依不舍的目光看过了每一个人,他在心中祈祷,在场的不管哪一个人都会被他的目光感动、然后心甘愿的来当牺牲品,这每一眼都是一场赌博,所以面对一根根救命稻草,他真诚而又深沉的看过了每一个人,除了高戈他们。全部看了一遍以后,依蒙才慢慢地转过,走回了战场中央,心里乱糟糟但强忍出来一幅从容的样子,脯远远看着正在折磨小冰霜巨人的思德诺,以及那秋风中的树叶般的瑟玲娜,眼神在极度绝望中硬生了一种镇定。

    玲在依蒙的微笑与目光扫过后,静静的看着依蒙苍凉而悲壮的背影,终于按捺不住,走向了马托拉,“团长……他……刚才和您说了什么?”

    马托拉看着依蒙的影,皱着眉头深深地思索着,最终,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感受,松了一口气,把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玲。

    “那团长您的意思是?”玲看着马托拉的眼睛,用一种隐藏不住迫的语气问道。在刚才的战斗中,玲便是托了依蒙几个人的福才没有葬虫雾,这是自信与高傲惯了的玲第一次与死亡如此接近,和依蒙等人算得上战场上的真正的生死之交。此刻听说依蒙已经坦然赴死,心猛地一缩,一种悲伤与愤怒应时而生,看向马托拉的目光强硬的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马托拉看着玲,温和地笑了一下,“按照你的意思做吧!即便你想救出这个小子我也会帮你的!”

    玲的惊讶在脸上凝固了少时,但转瞬间退却,变成了兴奋,她深深的向马托拉鞠了一躬,心中真真正正的充满了尊敬。在她抬起重新看向依蒙的时候,脸上顿时转变成一种严肃,是那种即将踏上战场的严肃。玲站在了马托拉的马前,手压在剑柄上,看向远处的思德诺。

    思德诺仍然与小冰霜巨人缠斗着。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