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虐杀刽子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二十四章虐杀刽子手

    丝莉娅大吃一惊,瑟玲娜同样有些措手不及,慌忙中,瑟玲娜猛地把怀中的丝莉娅推dao在一边,自己迅速躲避刺过来的剑。

    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一击杀死她的打算,剑尖明明躲不过去的时候,却停了片刻,瑟玲娜好不容易退了一步,剑在这时候紧接着跟上来,一下子刺穿了瑟玲娜的左肩,然后就这样贯穿着瑟玲娜的肩膀上的骨把瑟玲娜按倒在地,像钉格箩恶魔那样的把瑟玲娜钉在了地上。瑟玲娜虽然有一定程度的受虐倾向,但眼前的痛苦显然已经超出了她的极限,她一声惨呼就这样被撕裂着骨硬生生的按在地面上,霎那间,瑟玲娜得脸色已经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嘴唇也在同一时刻失去了血色。

    这个黑影突然把剑从伤口中拔了出来,瑟玲娜又是一声惨呼,差点晕了过去。黑影又紧跟着一脚踩在了瑟玲娜的肩膀上用力碾了几下,瑟玲娜终于在最后一声惨叫声中被他折腾得失去了意识。

    就在这个黑影的脚在蹂躏瑟玲娜的时候,他的剑在同一时刻顶住了丝莉娅的膛,狞笑着,“哼哼!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大魔导士也开始上演这种下三烂的闹剧?你不是这么怕死吗?开始求救吧!让我看看你的呼救声到底有多么迷人,怎么样?敬的玛瑞女士?”

    正说着,他的剑尖划开了丝莉娅前的紧法袍,两个被挤压的小球瞬间从法袍中跳了出来。同时,这个影用剑的精确也可以清晰得见,在划开丝莉娅前的法袍的时候,有意的在丝莉娅雪白的膛中央笔直的竖着划开了一道浅浅的肌肤。被划过的肌肤,只能渗出一点点血珠,完全没有流淌的迹象。

    这个影正是那个肢解变态。他继续狞笑着,“我在刚才的两队休息中便感觉到自己帮的盗贼少了一个,好不容易一路追上了那种感觉,就发现了这个小婊子竟然想用绑架结束战事,哼哼!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这个变态的剑再次向丝莉娅的口落去。

    丝莉娅一脸漠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狂人,在他剑尖靠近的一瞬间,丝莉娅突然起,将自己的膛向尖锐的剑尖撞去。

    变态被眼前的形惊了一下,迅速的撤回长剑,在撤回的同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丝莉娅左边的**上也被划开了一道浅浅的血口。变态刚把剑撤回来一点,丝莉娅周便瞬间凝聚了无数的直径半米的大火球,没头没脑的砸向他。对魔力十分庞大的丝莉娅来说,这种火球竟然像是无穷无尽的一样,而且全部都是瞬发。

    丝莉娅在变态被击打的后退了一点的时候,一手迅速拉过后的斗篷遮挡住自己的脯,另一手的手边立刻凝结了怪异的符纹。愤怒让丝莉娅雪白的脸蛋上浮现出两朵红润,符纹刚刚结束,一只四米多高的小冰霜巨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冰霜巨人体形虽然庞大,但动作相当迟钝。只是它庞大的躯与变态的防御力还有能够自动在边凝结冰霜结界地能力组以弥补迟钝的行动,在冰霜结界中,几乎任何生物都会变得非常迟钝。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一只黑色剑齿豹和一头冰河猛犸巨象同时出现,冰河猛犸巨象用鼻子卷起昏迷中的瑟玲娜便开始缓慢的离开冰霜巨人的攻击范围,剑齿豹则载着丝莉娅迅速的逃离开这个范围。

    变态在硬接了自己都不知道多少个的大火球之后,慢慢的把护的双臂施展开,露出那双细长无的双眼,眼前巨大的冰霜巨人他视而不见,在冰霜巨人一脚踩过来的时候,他的形立刻化作了一道黑影消失在冰霜巨人的脚下。剑齿豹上的丝莉娅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就被一股力道从黑豹上拉了下来远远丢在了一棵树上。丝莉娅为法师的体并不坚强,撞击在树木上之后她虽然憋住了惨叫声,但一口鲜血还是在她落地后喷了出来。

    变态刚要冲上去继续折磨他的猎物,一声怒吼让整个大地都随之震动,“狂妄的畜牲!你要再敢作出半分亵du丝莉娅的任何举动,我以依蒙.瑞奇马丁之名发誓,即便追随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你撕成一百块以上!”

    “思德诺.拉蒂奇先生,应该收手了!若是你再继续对马瑞女士下手的话,龙骑士马托拉的名字也将成为你的掘墓人之一!”远处的空冲传来了低沉的威胁声。

    “思德诺.拉蒂奇”这个名字从马托拉口中被叫出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依蒙在此刻记起来整个赛隆帝国最骇人听闻的通缉令:“通缉:思德诺.拉蒂奇,此人在近五年中一共非法杀害各类无辜人士两千余人,并且死者们全部被残忍的分割成支离破碎的碎块,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现帝国最高政府向全国所有冒险者高额悬赏此人,生死均可,悬赏金额:50000金币!”依蒙又想到了佣兵业内流传的那个同样骇人听闻的外号:“虐杀刽子手——思德诺”。虽然有人传闻,帝国所说的两千多个被虐杀的数字不实,实际上死在思德诺手中的人没有这么多,只是他的名声太大,所有的虐杀事件最终全都归罪到他的上。可是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一件事,便是被思德诺虐杀人数在一千人以上。依蒙自己便曾经亲见过一个思德诺的手笔: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被思德诺从手指头开始一点点地切碎,一点点的切到只剩下躯干和头颅,然后思德诺又继续开始切割躯干,之后是鼻子、嘴唇、牙齿、舌头、眼皮、眼珠、耳朵、甚至连头皮都被剥了下来。最终,**、**、肠胃、*官、部等等全部被一一切下来。这个残忍的混蛋在慢慢地彻底玩弄死那个女孩之后,竟然又像是在玩拼图一样,把那个女孩的体完整拼凑起来。发现女孩尸体的家人甚至有被着地狱的画面下破胆成为疯子的。依蒙当时刚刚进入社会,只能接一些小任务,那次的任务便是被那家里的人雇用去帮忙收尸,自以为见惯了死人的依蒙在拿起女孩的体然后看到体碎成数百块的时候,吐了足足半个小时,最终只能用单简单得包了包丢进了棺材。这件事甚至影响的李翼浩这边都一样的一个多礼拜没办法正常进食。

    变态浑一颤,回过头恶狠狠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难道像阁下这种残忍的人物,整个磅礴大陆上还能找得出第二个吗?”马托拉丝毫不为这种语气所动。

    思德诺呆了片刻,紧接着竟然像是受到了表扬一样的得意的哈哈大笑,笑罢之后,才狞笑着,或者应该说是微笑,只是在这种恶魔的脸上,根本不会残存什么微笑之类的表。思德诺狞笑着大声说道,“好吧!看在龙骑士夸奖的份上,这个女人我便暂时不再动了,但你们要看管好你们自己的女人,别让她们再出现在我面前,更别开罪我!在我面前网开一面的奇迹最多只会发生一次,若再有瓜葛那时候我才不管是什么人要杀我!要杀我的人多了!我不还好好的活着吗!”说着,他一溜烟飘向了冰河猛犸巨象。

    依蒙远远看到那个影飞快的动作,忍不住恐惧的吼了一声:“住手!”

    这一声刚刚结束,一把匕首便划过依蒙的脸,刺在后的一个高大的队友的手臂上。依蒙瞬间和死神又见了一面,只是这样的一个晚上,依蒙已经不再为任何东西而强烈吃惊了,面对这种程度的惊吓,依蒙只是在明白过来之后微微冒了一层冷汗,其他连表都没有变一点。

    思德诺哼了一声,这边连看都没看一眼,“你又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多嘴!但既然你已经多嘴,就别妄想你还能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我今天心不错,就再给你一次仁慈的选择,是自己自杀还是一会儿我帮你动手?”

    依蒙的眼睛瞬间乱转,终于憋足了劲儿,喊道,“对于让您生气我十万分的抱歉,思德诺先生!但是……”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思德诺嘶叫一声,一个“火球术”也在这时候冲向依蒙的面部。

    若是单纯的“魔剑士火球术”,属于魔剑士的一阶技能,但威力远逊于魔法师们所发出的“火球术”,并且等级越高差距越大。魔剑士的“火球术”即便满级二十级,威力也不过正统魔法师们的九级左右而已,伤害并不可观。但那是单纯的、一般的“火球术”。思德诺的火球术相当怪异,先不说速度远胜于一般“火球术”,竟然火焰魔法本具备武力攻击能力!

    马托拉仅仅看了一眼,便发现那不是单纯的魔法,而是将斗气和魔法混在一起的怪异的东西,思德诺竟然能将斗气和魔法融为一体!从这方面来讲,思德诺简直是个天才!但马托拉根本来不及告诉依蒙当心,依蒙的头就像重重挨了一重锤,头拽着子猛地往后一扯飞出去,和后的人翻滚在一起。

    依蒙被这一个小小的火球打懵了,躺在人堆里老半天没有起,只剩下浑在抽搐,这一击让全无防备的他严重脑震

    好在旁边的一个僧侣发现势头不对,被火球术攻击怎么会流鼻血?又想到刚才依蒙夸张的动作,立刻发动了“顶级复原术”。

    伤到大脑的攻击,“治愈术”和“治疗术”都是不能用的,那只会落下大脑永久伤害,极有可能会成为弱智,因此只能用“复原术”恢复到体之前的某个状态,“复原术”有一定的副作用,由于它是一种逆转状态的魔法,所以会对体正常的生理规律产生不良影响,并有一定几率会让人暂时失去所有记忆,因此一般况下“复原术”是不会被应用的。

    依蒙得鼻梁刚才被“火球术”打断,但在“复原术”中,慢慢恢复。这个僧侣在确认了依蒙已经有了意识以后立刻停止复原,改用“治疗术”。

    依蒙又一次从死神的怀抱中走了回来,他从地上挣扎站起来,远处的思德诺已经切下了冰河猛犸巨象的鼻子,已经把昏迷中的瑟玲娜小心地摆在地上,准备用一个“冰霜术”先让她醒过来好一点一点地解剖这个小美人。

    依蒙踉踉跄跄的支撑起体以后,全力克制住自己的恐惧,用尽所有力气吼道,“停手!她是维尔的妻子!瑟玲娜,就是您现在冲向的那个女子是我们的委托人维尔.杰弗逊大人的妻子!所以您不能下手!您……”

    昏倒之前依蒙就想到想到维尔和阿玛塔西塔帝国的皇子们有牵扯,猜出维尔的份肯定会有点官爵之类的东西可以利用,所以加一个大人也不足为过,此时更能增加维尔这个名字的威慑力。而且,既然维尔能找来思德诺做任务,应该不会一点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说不定他们之间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依蒙这一声果然有效,思德诺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看向站起来的依蒙,“维尔那老东西的老婆?哼!这么年轻的老婆?”虽然他口气中充满怀疑,但是却没有再进一步行动。

    “正是这样!没错!这个女人正是老夫的妾!至少现在名义上还是!”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依蒙此刻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吃惊了,这一个晚上实在是太混乱。

    响亮的声音过后,维尔竟然从马车中缓缓走出,走得那样从容。维尔脸上依然浮现着那惯有的商业微笑。“所以思德诺先生,您先不必急着动手!”

    维尔顿了一下,突然吼道,“瑟玲娜!”

    本来还在昏迷中的瑟玲娜竟然在这一声暴吼中醒了过来,依蒙也在这声暴吼中突然感觉到浑都不舒坦,仿佛这一吼,直接在灵魂上扯了一下一样!

    “能解释一下眼前的事吗?嗯?”维尔的语气中突然充满了严厉和愤怒,“能告诉老夫曼坨拉镇冒险者旅馆现在由谁接手运营吗?是谁赋予了你可以随便转让老夫个人财产的权利?还有,这个小子为什么这么袒护你?你又是基于什么理由离开你本来应该在的位置来到这里的?这么公然得不把老夫放在眼里怎么还敢让一个无名小卒来利用老夫的名义?!说来听听!看看老夫是否能听到什么合理的解释!”

    刚刚醒过来的瑟玲娜还没弄明白刚才都发生了什么,被维尔猛然间这么一问已经完全乱了阵脚,她用没有受伤的右臂支撑起体,看着眼前已经超出她承受范围的一切的一切,脸色更加苍白,体甚至在维尔的质问声中开始瑟瑟发抖,却是半个字都不知道应该怎么为自己辩解。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肌男这边的那个首领模样的人此刻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作出什么反应,也便和所有人一起沉默。只是,渐渐发现事有些不对,他突然嚷道,“维尔.杰弗逊?为什么?马车里为什么是你?道格拉斯呢?”

    维尔看了一眼那个首领模样的人,不屑的笑了一声,“琼.道格拉斯大人现在已经和布尔玛下会晤,估计现在恐怕已经由布尔玛下陪同觐见大帝了,让睿智的德华下失望了。”

    那个首领模样的人一脸慌张,大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可能过得了边界!即便过了边界他也不可能进入帝都!我们……”

    维尔哈哈大笑,打断了那个人的话,“你们?你是说你们完美的边界封锁吗?

    “好吧!德华下的安排实在是够完美的!先在每个能通过关卡上安排了重兵,严密检查所有经过边界的人和队伍,连携带的箱子里面,车子底部都要细致检查,并且每个人都要面对德华下提供的画像核对,甚至仔细到检查是否易容过。

    “又在每个关口上非常隐蔽的设置了‘生命感应’的魔法阵,以防止队伍的箱子或者马车中有暗仓,所有在暗仓中藏有人的队伍全部在过了边境以后秘密绞杀。

    “还为了防止不易被发现的暗仓中有断绝生气的魔法阵阻绝生气使‘生命感应’法阵无法准确侦测,在关卡的入口处再次隐蔽的安置了‘破坏法阵’的又一层魔法阵,更为了防止暗仓中的人以假死状态逃过,甚至在那那两个魔法阵下面再次隐蔽的施展了一个‘尸体骷髅召唤’的魔法阵,可谓是万无一失啊。

    “至于其他险地边境也没有放过,德华下谎称得到暗报有细要潜入帝国,以捕捉细为借口,用大帝的名义在整个边境都安排了士兵把守,并且每个士兵的小队长都被下达了凡是非关卡过境者一律格杀勿论的命令。德华王子依然怕有纰漏,又在边境的主要道路和村庄、城镇中雇用了地痞流氓做暗线监视是否经过的人与关口那便吻合,更在去往帝都的途中所有的城镇中都安排了人马暗地监视回报。

    “德华下还在帝都的所有入口也都像边境关卡那样布置了一番,安排了更多的人马不放过每一个进入帝都的人,让我们即便能够躲过边卡所有的埋伏也没办法混进帝都面见大帝。

    “最让人叫绝的,德华下居然请到了教皇坐镇在整个帝都里花费巨资作了‘异界屏障’,让老夫的‘噱空之间’以及其他所有魔法师们的传送技能都没办法用。

    “最后,德华下又处心积虑的在一个不起眼的关卡上安排了一队会收受贿赂的队伍把守,故意制造了漏洞的假象,引我们上当从这里通过。”

    维尔不屑的笑了一声,“这便是整完美的计划,老夫没说错什么吧?或者还有什么遗漏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