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魔导士的恐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二十一章大魔导士的恐怖

    依蒙被女魔剑士刺回了自己的现实,赶紧握住手中的剑,给自己剑上加好各种属的附加伤害的魔法,硬生生的卡住自己的好奇心,盯向丝莉娅的方向。

    “你知道这个大魔导士的什么报吗?”依蒙在紧张的对峙了一段时间后,见对方半点动静都没有,咽了一口唾沫,轻轻歪过头问旁的女魔剑士。

    “你想知道什么?”女魔剑士一动不动,依然全心戒备。

    “比如对方的年龄,对方的终极技能什么的。”依蒙接着说,并在这个时候偷偷用余光瞄了几眼女魔剑士露在外的细白的肌肤,忍不住又咽了几口唾沫。之后回忆的时候依蒙都在佩服自己,那种况下,他竟然还有色心。

    “丝莉娅.玛瑞,年龄我只知道是四十多岁,她是磅礴大陆术士中排行榜的第三位,仅次于‘魔神’马恩格和大魔导士斯卡兰奇,也是进入圣域阶层中最年轻的术士,更是最强大的女术士。据传闻,她能够召唤有名字的深渊恶魔,我知道得就这么多……”女魔剑士说道,握住长剑的手指稍稍活动了一下,重新握紧。

    有名字的深渊恶魔,依蒙不住浑一颤。

    魔法师在进入宗师阶层之前,所有分支之间的区别并不大,进入宗师阶层之后,才开始有了具体细致的分别,在进入圣域阶层之后,差距才会明显。

    术士,本来是指血统中带有天赋的使用魔法的人,但是自从发现可以通过“恶魔血祭仪式”来制造这种天赋,术士便成为游在与恶魔交易、契约当中的职业专称。术士的召唤道路原理相当简单,只有两种,连依蒙这种魔剑士职业都知道:一种是在特定仪式中召唤一个异界生物然后打败它,强迫失败的异界生物与他签订灵魂契约,然后只要有足够的魔力支持,便可以随意召唤与他签订契约的异界生物;另一种是以付出相应巨大的魔力与庞大的精神力以及特定的魔法道具为代价,邀请自己没有战胜过的异界生物暂时协助。总之,除了魔力的消耗颇为可观,并不像黑魔法师、幻术士、死灵法师等其他分支那样需要有庞大的魔法知识做辅助,修炼的过程基本没有什么特别难理解的地方。

    但是对于魔力的要求,对于这种只能慢慢积累的、最原始的魔法动力的庞大要求,使这个职业成功道路并不比任何其他职业容易半分。至于魔力需求有多大?简单的一个比方,被召唤的生物只有意识从异界过了来,也就是说需要有完全足够实质化塑造出一个它原先体的那么多魔力支撑。能将魔力这种缥缈的能量物质化成需要的体到底需要多少魔力能量?依蒙只知道,自己那点可怜的魔力也就能召唤几只魔界水蛭,但是却可以施展若干魔剑士魔法。

    关于术士们的事,依蒙还知道一点,磅礴大陆上魔法师们的神域称号“魔神”的持有者马恩格.鲁道夫便是一位术士,那个术士有多强大呢?据说他征服了一只传说中有说是上古之神、有说是神的分的神兽:“泰坦神兽”作为自己的最强召唤生物!泰坦神兽有多强大呢?一只高到近百米的泰坦在踏平了三个小国家之后才被近百万条生命为代价送回了异界。

    深渊恶魔是一种智力与能力成正比的强大恶魔,即便是最弱的智力低下的深渊恶魔被召唤出来对付几个宗师阶层的人物也不是难事。若是深渊恶魔有了相当的智力,那它的强大程度会成倍提升。至于拥有了高智慧,能够给自己取名字说明它已经拥有能够熟练的纵语言的能力,这种程度的深渊恶魔有多强大?依蒙甚至感觉到,若是被对方成功召唤那只深渊恶魔,即便马托拉也不是对手。

    依蒙的想法很快被证实,“你不必担心那个有名字的深渊恶魔,据我所知现在她的魔力即便全盛时期也只能够勉强支撑召唤一次,在这种场合上运用那种强大的生物绝对大材小用,结局恐怕她自己也没办法收场。话说回来若是她召唤了那只恶魔,那我们只有逃命,马托拉大人也不是那种生物的对手。现在她已经用了很多次魔法,所剩的魔力应该绝对不足以召唤那只恶魔,所以我们根本没必要担心那个!”女魔剑士接着道。

    依蒙重新吞了一口唾沫,心稍稍缓和,接着郑重的问道,“那比如说你的名字和年龄呢?”

    “我叫玲.伊斯坦摩尔,今年十九……”女魔剑士正处在高度戒备当中,根本没思考便脱口而出,但说出来之后立刻发觉不对,终于从那种戒备中缓过神来,目光像匕首一样刺向依蒙,“你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总叫您这样年轻又漂亮的女孩为队长会把您叫老了……”依蒙见已经得手,顿时脸上绽开了商业笑容,握住剑的手立刻摊开,向玲耸了一下肩膀。

    玲哼了一声,对于依蒙地解释显然很受用,便不再搭理依蒙,重新看向前方。

    “我觉得我们似乎不需要这么戒备……”对杀气非常敏感的依蒙感觉到丝莉娅的方向现在一点杀气都没有,不似刚才那样充满了对弓箭手的杀意,心底突然油生出一丝松懈。依蒙对杀气的感觉自从被马托拉都认可了以后,不免心底有一点飘飘然的自信。没有了杀气之后的丝莉娅,仿佛从那个位置消失了一样。再加上马托拉那边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一阵阵传来的他们冲击的波动刺激着依蒙的神经,让依蒙总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看向那边的冲动。

    玲回过头瞪了一眼依蒙,依蒙识趣的闭了嘴。

    最后一只被召唤出来的异界生物剑齿蜘蛛发出一阵牙碜的嘶叫声,化作一团轻烟回到了它们原本的世界。丝莉娅招唤的所有异界生物完全被消灭,包括看得见的还在地上蠕动的魔界水蛭。杀死最后一只剑齿蜘蛛的温斯手中已经变成深色的剑,此刻正开始冒出一缕缕青烟渐渐恢复它原本的颜色。温斯在原地稍一休息,便立刻把盾牌挡在自己面前,面向丝莉娅的方向做好戒备的姿势。

    马托拉与肌男的战斗最终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是不是因为好奇心,而是被迫吸引。在几次强烈撞击的闪光后,依蒙开始了解刚才丝莉娅所说的“被小风撕碎”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决斗的场地在夜空中混合着斗气卷起了四个小型龙卷,中间一个稍大,将两个人的影包裹在其中。依蒙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周已经让他适应的一**的冲击浪潮使他很清楚战况的紧张和激烈。围绕在稍大的龙卷周围还有三个小型龙卷,风是无形的,但却并非无力的,被四个龙卷掠过的树木转瞬间就被成了秃子,所有的叶子一片不剩。至于被中心的大龙卷不幸卷入的树木大都会应声而断。被卷进风中的叶子混合着泥土,在斗气光芒的照下雕刻出四支诡异的渗透着白光和红光的灰绿色柱子,在不远处扭动着,并且影响的范围范围越来越大。

    两队人马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波及,为了免受伤害,两队人马的首领一起命令自己的队伍往后撤退,给两位圣域阶层的变态空出了一块半径近五百米的角斗场地。

    这就是圣域阶层的战斗!

    依蒙在撤退时候的心,除了震撼还是震撼,看向绿色柱子的目光充满了敬佩,羡慕,崇拜,嫉妒……各种滋味从心中涌出,不一而足。

    就在两队人马撤退的时候,丝莉娅刚才消失的地方突然窜起一道白光,直长空,一眨眼的功夫,便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包括弓箭手也无法在这夜空中确认一紫装的丝莉娅到底在什么高度上,可见丝莉娅在已经超过了五百米的高空上。这是一个“疾速飞行术”魔法。众人有些迷茫,因为很清楚的一个现实,若是弓箭手都没办法看得到的魔法师,对方肯定也不能锁定地面上的任何敌人。若是召唤飞龙什么的有翼生物,那它们只会在高空中魔法师周围盘旋,那样的对方怎么能攻击他们呢?

    正在所有人不明白丝莉娅到底有什么用意的时候,答案慢慢揭晓。

    天空中,缓缓落下一队格箩恶魔,显然被施加了“羽落术”,格箩恶魔一落地,便开始整理队形。

    格箩恶魔,是少数几种具备团队合作意识的恶魔之一,体和材较好的波霸人类女子类似,只不过皮肤呈暗灰色并且十分粗糙,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下是一张狰狞的面庞。任何一个成年的格箩恶魔都相当于一个二十多级的盗贼或弓箭手,动作灵活,下手狠辣,擅长运用长矛和弓箭,再加上它们懂得配合,绝对是一种恐怖的对手。

    格箩恶魔们一落地面,简单整理好队形之后,持有长矛的六个格箩恶魔便立刻像女人哭嘶一样的尖叫着就近冲向眼前的队伍,马车后面的那一小队,两个手持弓箭的格箩恶魔则搭好弓箭就近向周围的人。很显然,它们没有被下达锁定攻击的目标,便就近攻击。

    地上的众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样攻击,因此都有些紧张与恐慌。正在着慌乱中,天空中又落下一只没有任何攻击力的三眼麋鹿,正摔在依蒙队伍的不远处,由于高度实在是太高,而三眼麋鹿并没有被施加任何“羽落术”之类的法术,所以尽管是魔界生物,落地的瞬间也被摔得全骨折奄奄一息。

    依蒙正在纳闷这头三眼麋鹿有什么用意的时候,在一阵恐怖的“嗡嗡”声中一群密集的未知有翼昆虫便从天上冲下来,扑在三眼麋鹿的上,瞬间,那头将死的鹿便成了白骨,化成了轻烟回到了异界。

    依蒙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了麋鹿的作用,原来麋鹿是饵,这群恐怖的虫子最初目标便锁定了这头麋鹿,从而准确地从高空中飞到依蒙等人的边!只要吃完了麋鹿,这群虫子会和格箩恶魔一样冲向最近的目标!这种狠辣的手段是依蒙根本无法想象得到的!

    看到三眼麋鹿被瞬间啃成了骨头,为队长的玲洁白的皮肤上顿时生出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其中还有出于女的对虫子一类东西的天生厌恶的绪。

    此刻其他人也并不比玲的感觉好受。那堆虫子在吃完了麋鹿之后,下一个目标立刻就近锁定,冲向了站在最前面的玲。

    玲虽然在这个队伍里面级别最高,但年纪轻轻的她什么时候面对过这种事,看到冲过来的虫子傻了眼,瞬间脸色苍白,手中的长剑竟然开始颤抖,又哪里还能做出任何命令?在虫子冲到只有不到两米远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尖叫一声瘫软在地上,浑抖成了筛子,蹬着地面往后退着。

    依蒙此刻也吓破了胆,腿抖得像筛子,在玲瘫坐在地上的时候,站在第二位的他拼了命的从喉咙中喊出了一声,先一步冲向了虫堆。

    高戈看到依蒙冲向前,猛地跳出去一把揪回了依蒙,自己率先冲进了虫堆,把手中的斧头横过来当作虫拍用力的拍打着。但虫子的数量实在是太恐怖了,高戈地努力完全无济于事,虫子分成了几堆,分别飞向了众人。高戈上此刻也爬满了虫子,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恐惧与体的疼痛,丢下了斧头一边拍打着自己的体一边带有一丝哭腔地惨叫。

    依蒙被高戈拉回去的一瞬间,猛地冷静了一点,他回头,几乎是哭着吼道:“休斯!放火!放火烧我们自己!快!**的!快啊!”

    呼喊中,他自己手中也凝结出一个小火球,丢向了高戈。

    休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几乎尿了裤子,在依蒙的呼喊声中恢复了一点理智,也不顾发动咒文,更顾不得什么钱,抽出好几个“火墙术”的卷轴便在自己周围点了起来。

    火墙刚一点起来,六个人便一起扑到了火墙中开始在地上打滚,片刻空气中弥漫出一阵阵烤的香味。

    除了后队正在紧张的与格箩恶魔战斗没有空闲关心他们之外,其他两队都被前队的战斗惊呆了。刚才格箩恶魔落下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害怕的祷告千万不要落在自己周围,但此刻虫子们上演的这一幕让左右两队的人都清晰的重新暗自祈祷,他们宁愿倒在格箩恶魔的长枪下也不愿意被虫堆活活啃死,仅仅想象一下那数不尽的虫子冲过来然后在上蠕动啃食的景象,所有人浑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几个人被烤了个半熟才终于从虫子的威胁中解脱,火墙术的效果也在这个时候渐渐消退。六个人都躺在地上,猛烈的呼吸和颤抖着,“火墙术”的威力并不小,所有人此刻都只剩了半条命,之前的“石肤术”只对物理防御有帮助,面对魔法攻击一点用处都没有。

    刚才在火焰中落了厚厚一层的虫尸在火焰熄灭的时候全部化作的轻烟回到了异界。

    左右两翼的僧侣们在这边战斗刚刚停止便赶紧跑过来给他们施展“群体治疗术”,直到这几个人勉强能动了僧侣们才重新回到自己的队伍。

    依蒙队伍的主教在能动了以后勉勉强强站起来,继续施展“群体治疗术”,片刻工夫,所有人上所有的创伤都以眼能看到的速度恢复到开始无伤的状态,除了他们上被烧的残破的衣服以外,似乎任何虫子的痕迹都没有留下,仿佛刚才就是一场恶梦。但是刚才的恐惧却深深烙印在几个人的心中,除了主教以外,其他五个人明明已经完全恢复了可依然连站都站不稳,主教也只是在强打着精神,此刻脸色的苍白和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掩饰不住他内心同样的恐惧。

    依蒙此刻才真正明白与圣域领域的战斗是种什么样的战斗。

    刚才的虫堆也就只对他们这种不能将斗气实质化成火焰的搏职业和没有高等防御魔法“火焰法袍”的魔法职业有用。若是马托拉在,只要爆炸一下斗气就能杀死所有的虫子。

    但明白并不能克制住他的恐惧,依蒙在弯下腰在地上的灰烬中摸索自己的长剑的时候,体竟然连弯腰这种简单的动作的平衡都把握不住,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他抓住地面重新坐下来,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

    几个人终于还是支撑不住,在依蒙坐下去以后都重新坐在了地上,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空气,贪婪的感受着自己仍然活着的欣喜。拉纳甚至忍不住哭了起来,他这一哭,玲也忍不住,扑到主教的怀里紧紧抱住主教嚎啕大哭了起来,主教一边拍着玲的后背,一边虔诚地念念着对主的感恩词。

    活着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太好了!依蒙瘫坐在地上,浑颤抖着,也忍不住想感恩,但他却没有信过任何神,此刻竟然不知道该向哪位神灵感恩,最终,李翼浩的记忆乱入,依蒙内心虔诚的默念:“真他妈的谢谢老天爷、观世音菩萨保佑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