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启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十六章启程

    直到站在队伍之列,依蒙才真正切实的感觉到沉重的危机。

    原本依蒙以为,维尔那个老头子会找一些大的佣兵团,有个浩浩的几百人来护送,但结果直到集合碰头的时候,依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这个队伍甚至还没有一个普通商队的规模大,算上依蒙他们四个人总共才三十二个人,这还包括要护送的人及那个人的三个仆从。想到己方能战斗的人数不过才二十八人的时候,依蒙这次真的和他开玩笑的那样,眼前已经看得到棺材了。

    除他们之外的这二十四个人的实力,也让依蒙他们四个人心惊跳。

    他们四个人暗地里小心翼翼地把每个人都侦测了一遍,结果显示,只有两个人能看到等级,而且是高戈十八级才能看得到的二十一级,二十级以下的除了他们四个,就只有被保护的那个人和他的三个仆人。

    被保护的那个人行踪非常神秘,高戈拿水晶侦测的时候,对方显示出来的等级仅仅三级,这种级别和平民没什么两样。这个人的装扮也令依蒙不舒服,这大天的,他却从头到脚连衣服带袍子不知道穿了多少层,包得不用说模样年龄,就连他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来。

    这个古怪的人从刚和众人照了个面就和他的三个仆人躲进了马车,便一直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吃喝拉撒在那小小的马车里全部都能解决一样。

    他们的队友中,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人物。

    最让他们发毛的,是和依蒙同样是魔剑士的一个人。

    此人全黑色的、明显能感觉到是散发着魔法属的、仅仅看一眼就知道是稀有装备的、不知名的皮甲,后又是一个黑的密不透风的斗篷,头顶却没有按照常理的佩戴皮帽,而是缠了一块黑色的头巾。他消瘦的脸上的胡子似乎从来没有整理过一样,横七竖八的长了一脸,眉毛有些细长。他脸上一直带着一种恐怖又残忍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没见他的脸有过别的表,也没见过他注意周围任何人,但所有人都有意躲着他。

    集合之前,这个人从路边捡到一只流浪猫,开始的时候喂流浪猫食物。直到集合,在猫开始对他有好感之后,他把那只猫捧在手里,就那样突然活生生的开始一小撮一小撮的拔猫上的毛!毛拔完了,他又把那只猫的四肢全部弄断,继续捧在手里欣赏那只已经近乎昏厥的猫。这却还不是结束,在他看到猫已经开始适应眼前的痛苦不再哀号与颤抖的时候,他在猫的小爪子上撕开一点皮,然后就像剥橘子一样从这个小爪子开始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地往下剥猫的皮。

    依蒙几个人原本以为他们已经适应杀戮了,但在眼前这种光景下,几个人还是不寒而栗,那只猫每叫一声,几个人就打心底冰凉一下。

    在那个人把两只手全部搞得血糊糊之后,盯着手里的一团,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

    依蒙本能的感觉到他还没有玩弄够手中的东西。一切如依蒙所料,那人开始剥开猫尸体的肚子,把刚刚喂下去的东西全部像是拿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谨慎的收集起来,放在右手心,盯了一会儿,便竟然一仰头掺和着血吃了下去!看到这个变态竟然还在仔细的咀嚼,依蒙早上吃的东西全都涌在了嗓子眼儿里,好不容易压抑住让自己没有吐出来。

    但依蒙苍白的脸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恐惧与厌恶。

    四个人从一开始便和其他人一样明确与这个变态划清了距离。

    但也不乏有看起来很温和的佣兵,比如说在集合过程中,依蒙就和一名老佣兵搭上了话。

    老佣兵是一名战士,叫作温斯,名字如他的面庞一样的温顺,方脸浓眉,嘴角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即便那张老脸上有很多道恐怖的伤疤也掩饰不住他那种与生俱来的温善。依蒙很快便和他打成了一片。论了年龄,依蒙很亲切地称呼他温斯大叔。

    “温斯大叔,您说我们只有二十八个人,这次任务能顺利完成吗?”依蒙打量了一圈,然后谦虚地问温斯,“您见多识广,应该比我们这些新人要有把握预计结果吧?”

    温斯笑了笑,温和地回答,“我们不只有二十八个人呐!我们有三十二个人……”

    “您是说……算上我们要保护的人?”依蒙有些惊讶地看着温斯的脸问道。

    “你还太年轻,所以在这种重大任务的时候没有从集合就开始提升自己的警惕的习惯,以后可要培养自己的这种习惯啊……你仔细静下心来,闭上眼睛用感觉生命气息的方法来重新感觉一下,便能感觉到,虽然不确定在什么地方,但的确存在一开始便隐匿了自己行踪得很强悍的盗贼在我们周围啊……”温斯的眉毛轻轻挑动了一下,眼睛像是很不在意的在一个方向看了一下,脸上依然不变的是那种温和的笑容。

    依蒙注意了温斯刚才眉毛挑动所看向的方向,在温斯的提醒下果然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点似有若无的气息隐藏在影中。这时候依蒙浑冒出了一层冷汗,若不是温斯的提醒,他还真的不知道竟然还有潜伏在影子中的盗贼。对于温斯的善意提醒,依蒙赶紧连连称谢。

    “以后你便知道了,这些高等级的任务,很有可能从一开始的时候便被对方的眼线盯上了。因而,从集合的那一刻,任务就已经开始。若是在这时候那些见不得光的盗贼们才开始发动隐技能,很有可能就容易被对方用锁定魔法锁定,然后无所遁形,若是遇到这种形就不用说之后在战场的相遇了,盗贼们就要比常人先行一步啊。这些事应该对你以后有用……”温斯笑着拍了一下依蒙的肩膀,似乎看出了依蒙又有问题要问,便故意打断接着说,“虽然魔法锁定也是只能确定一个大约的范围,但高等级的魔法师们可是有不少大面积的低级魔法,比如一个‘群体恐惧’什么的,那时候失去定力的盗贼的处境可相对而言太不利了……”

    温斯很巧妙地把结果预估的问题回避掉,依蒙接着又试探了几下依然无果。在告别温斯重新回到他们自己小组的时候,依蒙把刚才听到的事全无保留的讲给了所有人,拉纳微微吃了一惊,“那我怎么办?”

    “你就先冒充魔剑士好了,你不是用两把匕首吗?把其中的一把藏起来,这段时间先让休斯暗地里帮你一下学魔剑士的样子。一旦发生战斗的时候,你便立刻潜形,若是成功的话一直到任务结束就别在现形了,失败的话……我想想……”依蒙皱着眉头仔细想了好一阵了,“对了!就打我们熟悉的暗号然后大家一起围在马车周围采取防守状态!这次是保护任务,若是不能完成所有人都领不到剩下的钱,所以马车周围应该是最安全的。虽然说这样做容易被其他队友记仇,但那是以后的事儿了,我们死了的话可就没有以后了!”

    “没想到我们还他妈能碰到这种好人,那叫温斯的老头不错嘛!”休斯远远看了温斯一眼,这时候温斯就像是已经觉察到休斯在看他一样,朝这边笑了一下。休斯在与温斯的目光相撞的时候突然间便感觉到浑一凉,额头上霎时间一层细密的冷汗,立刻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依蒙皱着眉头,狠狠跺了休斯一下,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只铅笔和一个小本子,并招呼其他三个人把那本小本子围了起来,只有他们四个人能看到,然后才在上面写道,“这次任务一旦开始,我们一定要离那个变态和这个温斯远远的,越远越好!”

    拉纳有些不明白,刚要开口问就被依蒙严厉的目光把话吞了下去。

    依蒙接着写,“以后要是有重要的事一定不能用嘴巴说,大家都有本子和笔,就用这个交谈。据温斯所言,我们周围潜伏着四个盗贼,但他说得是否准确还不清楚,我自己所能感觉到的只有两个,所以是否我们周围有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谈话是很危险的!”

    高戈也拿出本子和笔,“你说得没错,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才感觉到周围有隐形生命的迹象,我也是隐隐约约感觉到两个,但却只知道在这方圆几百步内,具体位置根本分不清楚。”

    “我能感觉到三个,出于职业的本能……我有些不明白,既然温斯老人那么和善,还教给我们一些我们不懂的东西,为什么我们还要躲着他?”拉纳也写道,“我觉得在他周围受他照顾不是更好吗?他的等级可比我们要高多了!”

    依蒙吐了口气,接着写道,“你一直没注意过吗?自始至终这个所谓的温和的温斯,从集合到现在只有我去和他过辞,其他哪里还有人和他走得近过?这说明了什么?他不是和那个变态一样是只有一个人而没有团队,就是他的队友是影子里面的盗贼。”

    依蒙翻过一张纸,接着写,“前者,他为什么一个人连个团队都组成不了?虽然咱不能那么肯定说,但还是可以比较肯定,他这个人人品上绝对有问题!很可能他那张温和的脸只是用来逢场作戏的!这种事我们都会更何况是他这种在行业里面打了这么多年滚的老家伙了呢?为了利用我们说点很有用但与任务具体执行无关紧要的东西来获取信任不是很理所应当的吗?我们级别低,万一出现这种状况很可能在战场上被他拿来当盾!

    一张纸又写得满满当当,依蒙又翻过一页,“至于后一种状况,藏在影子里面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知道吗?说得难听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温斯的掌控中呢!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完全信任?再说了,即便他不是我们估计中的那种坏人,但在战场上,自保才是首要,这种高等级的任务战场中,他哪里能顾得上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看这众人开始明白的样子,直了一下腰,才又拿起笔,“这样说来,即便靠近他也不会有太大的好处,但可能存在的害处却有不少,我们又为什么要离他很近?这种况下宁可错误地把他当坏人也不能天真地把他当好人!因为我们刚刚认识!信任还无从谈起!要信任我们合作过几次之后确认了他的人品再说!”

    拉纳和高戈一起点头,休斯犹豫了一下以后接道,“大家要是没什么话要继续写了,就由我把这些东西销毁吧!”写罢,见其他人默许,便立刻在指尖燃起一个小火球,其他人配合地把写字的几张纸撕下来,瞬间被休斯化成了灰。

    休斯的小火球刚刚凝聚,所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向了四个人,很多人不由自主地瞬间发动了魔力或者斗气的波动,甚至还有人散发出了一阵杀气。

    四个人同时感觉到从头顶凉到脚心,几张纸变成灰个过程一动都不敢动,就算被火烧到了手依蒙也浑然不觉得样子。当所有人发现这四个人只是在烧东西,才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在那种压迫感消失之后,几个人立刻都感觉到自己贴的衣服已经被汗溻透。依蒙第一个缓过神来,这才发觉手指被火烧伤的疼痛,把手指含在嘴里吸了一下,脸上难看的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无奈的耸耸肩膀摇了摇头。几个人都立刻会意,这种用笔交谈已经是最后一次。

    依蒙拍了拍自己的股,朝休斯努了努嘴,然后摇了摇头。

    休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休斯的斗篷下面别着他们打算用来炸死保护人的魔法炸弹卷轴,但眼前的形势看来,要是他们硬着头皮拼命还有生存的可能,但要是谁敢把保护人炸了,估计立刻就会被眼前这群变态们围杀。到时候在特别会审讯折磨人的佣兵手中,痛痛快快的死了恐怕还会是最好的出路。

    四个人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绝望。可就在这时候,一件不小的喜事儿降临:依蒙在刚才的紧张中,无意的流动着自己的斗气和魔力,结果竟然在这种无意当中突破了十七级,在这关键时刻进入了下一阶层:精英,并即刻便能使用四阶技能。四个人相视一笑,毕竟,这便代表他们保命的几率又上升了一丁点。

    集合时间终于结束,所有人都从最后的修整状态中迅速转变。在出发的前一刻,很多人都尝试着激发自己的斗气和魔力确认自己的状态,并做足了准备活动,才慢慢得组成队伍。

    被委托人选拔出来的临时的首领,站在一块石头上,细心安排着眼前所有人的位置。这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从他健壮并伤痕累累的战马与他背后的长枪可以轻易看出他是一名久经沙场的骑士。

    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所有人知道了他的名字。

    依蒙深吸一口气,在听到名字的那一刻,他已经绝对不仅仅是吃惊那么简单了!他竟然和磅礴大陆四十几名拿到圣域称号的顶级强者之一的、大陆上十大佣兵团排行第九的“天网佣兵团”老大:“龙骑士-马托拉.郝其”一同组队任务!

    在听到这个人自我介绍后,依蒙忍不住把得直了一些。有这种踏入圣域阶层的强者一起做六级的护送任务,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而且这个过程完全可以使尽浑解数巴结眼前这位英雄人物,虽说基本一定不会被英雄人物们青睐,但只要这样认识了以后总是有很多机会可以利用的。这一刻,依蒙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前程都光明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和依蒙一样的反应,在这名“龙骑士”道出名字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尊敬,除了那个变态魔剑士。

    所有盗贼之外的人被分成了四队,每队七个人,分别围绕在马车的四周。

    依蒙等四个人被安排在马车的前面,这是为了弥补明显的实力差距,他们就这样与领队马托拉站在了一列。与他们站在一起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人,这两个人是马托拉的队友,也就没有人对这两个人的实力有任何怀疑。

    虽然同坐在马上,但这两个人的职业明显并不是骑士,男的是僧侣,女的和依蒙一样是魔剑士。女人比较惹眼,虽然覆头式皮头盔挡住了女人的脸,但她长长睫毛下一双迷人的闪着晶莹剔透的蓝色光芒的大眼睛,从头盔里倾泻出来的金色长发,以及似乎是量定做的把那玲珑材雕刻出来的皮甲所勾勒出来的曼妙的材,更有一小截露的粉白修长大腿,无一不在显示着她的动人,轻易勾引着男人的视线。

    只是在马托拉名字的威慑与女魔剑士透骨的高贵气质下,没有一个人的目光中流露出贪婪和猥亵,有的只是羡慕。自古以来,美人与英雄从来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小小的队伍在马托拉的名字下也有了些浩浩的气势。马托拉胯下的战马一声嘶吼,似乎成为队伍的战号,队伍整齐的沿着一条小路开始前进。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