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回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十五章回扣

    下午的下课铃声刚刚响起,李翼浩、赵孟德、郑文、干震和曹高卉便一起围住了李明琛,借着问问题,五个人一起扯淡,东扯西扯就扯到了吃饭问题上。

    李明琛这次果然买帐,在五个痞子的簇拥下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立刻同意了晚上一起出去坐坐,有什么问题也好详细解答,有什么事儿也好详细说说,反正他今天晚上没什么事儿。

    五个痞子一听如同得到天敕,前呼后应的跟着李明琛开始大拍马

    李明琛去和老宋及老蔡打了声招呼,这周的课他已经上完了,没什么他的事儿了,所以顺便问问学校这边还有什么安排没有。其实学校能有什么安排?再说了即便有什么安排对他这种外聘老师怎么会不提前通知?这不过是面子工作罢了。五个痞子拍马一直拍到老蔡的办公室,在李明琛去见老宋的时候,五个人又一起捧老蔡,做晚上拍马工作,捧得老蔡的眼睛也眯成一条缝儿,一脸得意地依在椅子上全盘接受。

    天色还不是很晚,五个人陪着李明琛一起走到了学校门口。刚一出校门李翼浩就赶紧问李明琛,“李老师,您习惯吃烧烤不?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倒是知道这附近的大排挡那里的有一家的烧烤做得特别出味儿!包您满意!”

    李明琛点头表示,“烧烤?嗯嗯!不错啊,我喜欢的,所以没什么意见,一切随你们方便就好,大家要是没什么别的安排就去你说得那家店吧!”

    五个人便一起陪着李明琛去了附近大排挡的那家烧烤店,铺铺张张的点了满满一桌子,李明琛中途意思的和几个人客气了几句,“够了够了,别再要了。”

    这一直到酒饱饭足了,各种马声依然不绝于耳。

    李翼浩这次充分感觉到集体的力量大,要是他一个人拍马,估计现在早就江郎才尽。这人一多,李明琛不管说什么话,五个痞子总有一个人能把他的这句话归纳到高明上,然后剩下的四个人一起跟风无限夸大,李明琛这一顿饭吃的可是心花怒放,口福耳福都饱了。要是这五个痞子再是五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顺便饱一下他的眼福,估计这就是他这活了近三十年最完美的一顿饭了。

    五个痞子早就决定好,这次谁都不准谈什么接活之类的事儿,今天只要把李明琛伺候舒服了,很快就有机会谈正事儿。这是第一次和李明琛打交道,可不能给李明琛种下看到这五个痞子就看到了麻烦的感觉。

    只是这五个人的小算盘李明琛早就心知肚明,在几个人一起离开了餐馆,一起回到学校,就要散伙的时候,李明琛突然来了一句:“嗯……我说啊,我最近手头上有个四十五万块钱的活儿,但不知道能不能接下来,要是能接下来的话我自己也做不了,你们有兴趣吗?活不难,你们五个人应该能容易就搞定了,你们想想,要是愿意,后天我正好有事儿要来学校趟,办完事儿咱再商量商量。今天这么晚了,我呐就先回去了,你们晚上回去睡个好觉,现在学习这么紧,可别耽误了学业。”

    说完了,李明琛连给五个痞子什么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立刻打开车门,上车走人。

    五个痞子可就愣在校门口了,在李明琛的小汽车消失在他们视野中几分钟后,才在曹高卉的一声欢呼下沸腾了。五个痞子刚才还在赌博不知道自己是否押对了宝,没想到这事儿就来得这么快。在回宿舍的路上,赵孟德甚至已经开始规划这四十五万块钱应该怎么花。五个人一起狂喜着走回宿舍,在他们眼里甚至连姚宗光都变得可了不少,也就没再去欺负姚宗光。

    这美好时光,唯独李翼浩却没能兴奋起来。在大家的兴致头差不多了的时候,李翼浩喝停了四个人。

    赵孟德他们四个人不明白李翼浩什么意思,但平时李翼浩的行事一直是他们几个人的向导,也就在这个时候都安静下来听李翼浩到底要说什么。

    “这事儿有些悬……”李翼浩严肃地看着四个痞子。

    姚宗光刚才在这五个痞子的欢呼声中隐约听出了点什么,好奇心也让他尽管一个人在上看着书,但耳朵却跟着李翼浩的声音去了。

    “怎么了?悬在哪里?你说话别老是这么说一半儿行吧!”干震见李翼浩又这样说了半截话停了下来,不住拍了一下大腿急匆匆地问。

    “这事儿不是明摆着吗?你们自己就没多想想?既然李老师早就猜透了咱的意思,怎么吃饭什么的那么长时间,后来往回走的一路时间也不短,他都不说,就在开车前的那一刻才说?”李翼浩反问干震,之后眼睛把他们四个人都扫了一遍,见四个人都在等着他进一步说下去,便咳了一声,接着说,“我觉得他这时候说这句话另有所指。你们就想想,这活接不接得下来都还不知道他和我们提前说些这个干嘛?”

    四个人一起呆了。沉默了好一阵子,曹高卉挠了挠头,抬起头来首先问道,“不是你想多了吧?”

    其他三个人都瞪了一眼曹高卉,显然他们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儿了,但是却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儿,就有一同看向了李翼浩。

    “你说他是什么意思?”郑文做了他和赵孟德、干震三个人的代表,看着李翼浩小心地问道。

    “我也在想,但大体上有了点眉目了。”李翼浩捏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捻了几下的模样,一脸深沉的接着说道,“李老师这句话说得很妙,就是那个活儿接不接得下来还不知道。也就是他在等我们给他回话,要是咱给他的答案满意了,这活儿就接下来了,要是咱给他的答案令他失望了,这活儿自然就飞了!”

    几个痞子再次一起静了下来,赵孟德皱着眉头,看着李翼浩的眼神想了好一阵子,嘴角终于浮出了一丝微笑,“我知道他在等什么了,李子,你他妈的也太不地道了,你早就猜出来了吧?李老师是在等咱跟他商量给他多少回扣!对吧?”

    李翼浩满意地笑起来,“不愧是当年做过买卖的人,没错。而且,不仅仅是回扣这么简单,还有回扣的尺度是大是小。”

    “那……咱给他多少回扣?一折?我看最多给他两折!”曹高卉接道。

    “呃!你们几个人,把他给我抬出去!妈的!你当菜市场上讨价还价呢!”李翼浩笑着骂道,对着曹高卉指指点点。

    三个人干笑了一声,曹高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李翼浩,也就不再多嘴。

    赵孟德想了想,咬咬牙说,“我看依照李老师的想法,恐怕最少跟他对半儿砍,少了恐怕入不了他的法眼,只当咱没有下次了。”

    李翼浩看着赵孟德,笑着说,“还是你最了解了,很接近正确答案了,但还是有点儿远。”

    “难道……给他七折八折?他干什么了我们给他这么多?”郑文有些忍不住,从上坐起来,强烈表示自己的不满。其他人也明显在脸上写出了不满。

    “就他能拉来四十五万的投资那他那张脸就最少值四十五万!你还七折八折就心疼,你知道吗?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打算最少给他九折我们自己最多留一折!”李翼浩高声道。四个痞子一下子静了下来,老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直到姚宗光翻了一页书,纸细微的哗啦了一声,才打破宿舍的宁静。

    “九折……这可是……可是四十多万呐!”郑文虽然觉得李翼浩说的有些道理的样子,但是一想到四十多万就这样要飞走了,浑上下所有的都在疼,也就有了一种抵抗的不能苟同的态度。

    李翼浩看这众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对几个人郑重地说,“你们别被这个四十五万的数字给蒙住了眼行吗?这些钱到手了吗?我这样问你们,要是李老师从一开始就对我们说,他有个两万的活儿,你说我们干不干?这钱还不是我们的呐!再说了,他本来说那句话就是在试探我们,而且要是成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为了以后着想,就是还要从我们上割下来该给的也要给!”李翼浩顿了顿,“还有啊,你想想李老师是教咱什么的?我就问你,做Flash动画做到什么程度能值四十五万?还我们这五个人很容易就能做得了,我们五个人什么水平别人不知道我们自己哈不知道?这不就是天上掉包子硬砸我们吗?这种事儿是不是真有还悬呐!”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这一刻才算明白过来李翼浩的意思,一起深深吐了一口气,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靠!我服了你了!李子,我这辈子就跟你混了!”高大的郑文做扭捏的姿态扑上来抱住了李翼浩,还用脸故意在李翼浩得脸上蹭了两下。

    “我!你恶心死吧!滚你妈的!你以为你他妈的是个漂亮妞儿啊!”李翼浩把郑文那张恶心的脸推到了一边,厌恶的盯着正在状纯女生的郑文,做了几个呕吐的动作。众痞子一起哈哈大笑。

    “好吧!就听你的!咱啊就给他最少九折!”赵孟德回到自己的边,满意地躺下去,“你说的也是,就是他只给我们两万的活儿,也他妈的比我们现在跟着其他老师蹭那几千块钱的还麻烦得要死的活儿强啊!”

    干震、郑文和曹高卉一起点头。

    李翼浩看着赵孟德又笑起来,“不是我自夸,这里又要显示我老先生的高明啦!我问你们,谁知道李老师的底线到底在什么地方啊?要是报多了咱自己可要折本,但要是报少了他老先生瞧不上又会不乐意,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跟李老师直说到底给他几折回扣!这事儿,需要磨!什么折扣乱七八糟的事儿咱都别和他说,直接让他自己开价!要是开得我们还能接受,那就做!要是开得我们不能接受,就跟他使劲儿磨,要实在磨不出东西来那我们就全当折了今天晚上三百多块钱不就得了?李老师这么滑头的人应该不会那么不识趣,所以一般而言虽然他自己稳赚大头儿,但只要咱们够聪明应该不会很亏待咱这哥儿几个!”

    姚宗光拿着书的手猛地一颤,手一个不稳,书啪的一声从上铺掉了下去。

    几个痞子不约而同的看向姚宗光。

    姚宗光这次浑一颤,在他眼中,这五个人突然间高大起来,尤其是李翼浩,他突然觉得李翼浩这个人十分的可怕。

    五个痞子看着姚宗光的脸,嘿嘿笑了起来,曹高卉从地上捡起了书,丢给姚宗光。

    姚宗光在五个人的目光下脸上一,连句谢谢都没说就赶紧回过去面对着墙像是继续K书的样子。

    五个痞子得意的哼了一声,继续闹腾起来。这事儿既然已经解决了,就先撂在了一边。几个人开始闲扯,从盘古开天辟地扯到本某个AV女友大腿根部有个小痣,从海底三千里探险扯到女人那儿的毛儿到底有几种形状,总之是天南海北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一直扯到熄灯睡觉。

    又是清晨,依蒙从上坐起来,依然老一地窗前伸懒腰后去洗漱。现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头已经去了,只剩下眼前马上要面临的棘手任务了。

    高戈这些天在地下商人那里多少有了些收获,搞到的装备成色还算不错,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以前的装备。好装备摆在面前,每好一分就代表自己的小命儿的保障又多了一分。这方面自然马虎不得。依蒙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一全新的浅褐色皮甲,这是他长这么大了第一次穿据说是一种什么什么魔兽的皮质铠甲,这种魔兽的皮显然质量很过硬,不管是从韧还是硬度上,都极为可观,甚至用自己那把剑轻砍了一下没留下什么痕迹!不过显然,这皮甲也对得起了它的价钱,那个价钱在依蒙脑子里转着圈,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的穿在了上。

    就在这前几天,依蒙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便跑去问瑟玲娜。原来,他想起了传送卷轴。既然有传送卷轴这种东西,为什么不让需要他们护送的人直接用卷轴传过去,反而要这样大费周折的派人护送?虽然他以前从来没用过这种奢侈品,但是算起来这个卷轴也就十几个金币的价钱,不比找这么多团队要强?

    “这种低等的卷轴并不稳定,也就是说虽然记录点在这家店,但传回这家店的几率并不大。而稳定的高等传送魔法,需要大魔导士们的能力才能做到。但大魔导士的魔法能力虽然足够,却不一定有能力相近的炼金能力,别的炼金术士又很难配合,所以那种稳定的高等传送卷轴已经直追某些圣器的价值,即便这样依然都有价无市。另外,中低等传送魔法容易被神官,也就是精英阶层的僧侣觉察和捕捉,甚至听说成为主教的宗师阶层僧侣还能用一种魔法直接打断中低等的传送魔法!”小狐狸精如是说。

    “嗯……我听说过,僧侣一旦踏入宗师阶层以后成为主教,便可以使用一种五阶的叫做‘秩序稳定’的僧侣魔法,可以在一定限度内破坏扰乱秩序系别的魔法……你问这个干什么?”休斯在依蒙又找到他门上询问的时候如是说。

    依蒙重新为这个卷轴的实用起了怀疑。

    “这点你不用太担心,因为你也是战场老手儿了,应该很清楚。这种护送任务,一般对方锁定的是被护送的人,相对应的也就会忽略保护他的人。只要你们离他们远一点,不被对方重视了,就有机会靠这个逃走。”小狐狸精在看到依蒙的不安的时候如是说。

    依蒙重重吐了口气,捏了一把怀里的瑟玲娜说道,“你说的倒简单啊!护送任务丢下护送人不管?那请问我们信誉怎么办?而且照你这么一说,这次任务当中还会碰上宗师阶层的人物啊!我可是连精英阶层都没到啊!级别差了近十级,我怎么现在就已经感觉自己看到棺材了……”

    “虽然说你们本来就是被他当作炮灰雇用的,但是这次的任务又不只有你们,别的团队肯定有能够对抗这种力量的人物存在。否则找一群只能去送死的护送那不就是直接往外扔钱吗?”小狐狸精那时候赤条条的躺在依蒙的怀里,一边轻轻在依蒙膛上画着小圆圈,一边似乎并不在意地说,“而且,你不已经想好了,一旦任务无法达成,就直接把护送人宰了然后嫁祸给对方自己再跑路吗?这样又有什么信誉问题?”

    依蒙当时忍不住把怀里的可恨的小东西用力的揉弄了一番,“你已经不止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啦!这虫子都生到我心里去了!”

    所以这天早上,依蒙虽然说有些压力,但却并不是十分的紧张。在他小心翼翼的穿着好一装备以后,拿了桌子上的那把长剑,去叫醒高戈、休斯和拉纳。

    高戈、休斯和拉纳也是一的新行头,高戈全黑灰色的钢铠,休斯上一黑袍,拉纳则和依蒙的穿着基本相同。

    四个人在洗漱完毕以后一起下楼去,草草的吃了一些早餐,便急匆匆的奔赴任务集合地点。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