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开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十四章开端

    李翼浩这大清早起便十分舒坦,因为自己在依蒙那边爽的够透彻。一想到那个小狐狸精瑟玲娜竟然还是个处女,而且除了还有难得一见的纯真的一面,还是万中无一得漂亮的受虐狂,更重要的是瑟玲娜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坚实稳妥的任务中介基础,这样集众多优势于一的完美的小狐狸,竟然成为他的囊中之物!李翼浩就不住再次兴奋。但毕竟,发泄的是依蒙的体,李翼浩的体还是弹药充足,这大清早便压抑不住的十分有精神的撑起裤子来。

    李翼浩瞄了一眼自己精神的小兄弟,各种念瞬时间又充斥了整个脑海。

    在那些邪的回忆画面里,突然闪出了一个熟悉的美丽影,在美丽的影逐渐清晰的时候,李翼浩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彻底忘了一个人:柳倩欣。

    在这种清晨的冲动中,柳倩欣惑的影挑逗着李翼浩的每一根神经。臆想了好一阵子,李翼浩决定今天反正没什么事儿,就去再陪陪柳倩欣,争取能尽早攻下这个美丽的阵地,也让这边的体尽早充分享受一下甜美的雨露滋润。

    在李翼浩好不容易压抑住了自己的念之后,他慢腾腾的从上站起来,只穿着条裤子打开宿舍门,对着门外大声的伸完懒腰,舒畅的伸完懒腰,李翼浩才回宿舍穿上一件T恤,去洗漱间洗漱。

    李翼浩几乎每天早上都是五个痞子当中第一个起的,自很小的时候他便没有赖的习惯。这点全依仗依蒙的影响,倒是一旦习以为常以后也就没有什么了。

    上午上课的时候,李翼浩走进教室,见柳倩欣早就已经到了,便径直走到她边,请走了她旁边的女生,拉了一下她旁边的椅子,故意坐在柳倩欣边,也不多说话。上课也不能多说话,柳倩欣还对李翼浩理不理,李翼浩也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她。

    昨天,柳倩欣她故意在大清早的时候便下定决心,一整天都不理会李翼浩,她自己心底也总觉得这个人肯定还会一整天都缠着自己,所以想法坚定了不少。但出乎她意料的李翼浩从踏进教室以后根本就没注意她,这让她心里说不出来的不舒服,感觉空的,继而有些恼火。她虽然脑子里面想的是李翼浩离她越远越好,可是心底又矛盾的有些期待李翼浩能做点什么,却又说不上来期待的是什么,便也期待千万不要发生什么。这样一上午,柳倩欣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琢磨李翼浩,心里被搅和的乱糟糟的,也就根本不知道上午的课程老师都讲了些什么。

    柳倩欣也用余光注意了李翼浩一上午,李翼浩似乎一直没关心她的事儿,始终都没有看向这边一眼。到了下午的时候,她便有些沉不住气,直截了当的一次次偷看李翼浩,期待着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但李翼浩依然连往她这边瞄一眼的动作都没有。一天下来,这种压抑的混乱让柳倩欣气愤愤的,晚饭也没有吃好,临睡觉之前还摔了一阵子枕头,眼睛中再次噙满了泪水,只是硬撑住没有流下来。她在气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今天早上柳倩欣一起就自己暗自发恨,要是今天李翼浩再对她不理不问,她便绝对……绝对不再看李翼浩一眼!可惜得是,自己这样发了恨后竟然开始心虚,搞得自己心里更加乱糟糟的。“我该不是……呸呸!不可能!这种小流氓!”柳倩欣阻止自己再想多了这些事,努力平静得去上课。

    上午李翼浩故意在上课铃敲响前几分钟才进教室,目的就是为了确认柳倩欣的位置好坐在她旁边。他到教室的时候,柳倩欣边坐了一个女生。李翼浩大大方方的上前几句客气话把那个女生请到了别的座位上,这样大咧咧的和柳倩欣打了个招呼就在柳倩欣的旁边坐了下来,然后一直温和地微笑着,盯着柳倩欣看。柳倩欣在李翼浩坐在她边的那一刻,心地突然油生出一种别样的安心的感觉,说不出的舒畅,以至于让她的嘴角都忍不住的跳动了一下。面子上,她仍然强作出理不理的样子,但在她心里突然有了种胜利的快感。

    中午下课,教室里所有的人都稀稀拉拉地走了出去,向着不同的目标准备吃中午饭。吃饭的这会儿,李翼浩的话渐渐多了起来,陪着柳倩欣在食堂吃饭,从寻寒问暖到各种笑话,努力和她噌话说。柳倩欣忍住和李翼浩说话的念头,只是在埋头吃自己的东西。

    下午李翼浩还是陪在柳倩欣的旁边上课。那种感觉渐渐消退之后,柳倩欣的心底便又生出一种厌恶的感觉,一直想说让李翼浩离她远点儿,但是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总也说不出口。忍耐中,另一种让她不安的感觉浮了上来,她总忍不住想偷偷看一眼李翼浩,但又怕被李翼浩误解了什么咬着牙硬忍住自己的这种念头。恍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像无形之中被这个她一直看不上眼的小痞子给慢慢侵蚀了思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渐渐控制。

    晚上,李翼浩在把柳倩欣送回家之后,便回到宿舍接着和众人玩弄新搬进宿舍的那个瓶底。也在这天晚上,五个痞子知道了这个瓶底的名字,瓶底的名字叫做姚宗光。五个人初步商量决定,在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之前,先只要见到姚宗光就一起哈哈大笑。反正对方傻,这种初高中生的手段也足能让他自己心里堵得慌一阵子。

    姚宗光果然受用,看着几个人狂笑的表,先是以为自己上除了什么问题,仔细检查了好几遍,没发现衣服上没有什么之后,拿出小镜子又对着脸照了几遍,依然无果,迷茫又诧异地看向众人,半天之后终于明白自己被对方耍了,脸色气得发白。几个人一见得手,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干震笑得跺着脚拍着大腿,郑文拍着桌子上气不接下气。

    又是一天清晨,依蒙起依旧老一伸懒腰,之后去洗刷,洗涮完毕以后回到边,叫醒正在假睡的瑟玲娜,“别装了,快起来吧!你的店的生意早就开始了……”

    小狐狸精发现依蒙早就知道她在假睡,脸上一阵发,扯过一个被角盖住自己的半张脸,眉目中有些嗔责的撒神色。但看到依蒙并没有留意她此刻的神色,有些失落的慢慢从上坐起来。

    “怎么了?快穿衣服啊,难道还想大清早再来一次?”依蒙在穿戴好自己的衣物之后,回头看着全**的,正用被角挡住关键部位的慢慢坐起来的人的瑟玲娜的体,突然感觉自己又来了精神。

    瑟玲娜一见李翼浩膨胀的下,脸色白了一下,慌张地赶紧摇头,“不是!我……我没有内衣……所以没办法穿衣服……”

    依蒙这才想起瑟玲娜的内衣昨天晚上被他撕碎了,而瑟玲娜那件外衣,几乎暴露到她的大腿根部,这要是没了内衣的掩护,很容易guang外泄。但依蒙可没有那么好人,装作没听懂的再次趴在上,坏笑着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瑟玲娜从依蒙的目光中再次看到yu望,恐惧的浑一颤,却紧接着因为这种恐惧而兴奋的内心重新燥,手臂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依蒙的手重新握住了瑟玲娜雪白的肩膀,一点点揉捏着瑟玲娜肩膀上地弹的肌肤,体往前一倾咬住了瑟玲娜的嘴唇,贪婪的吸着。尔后嘴唇和手一起慢慢下移,一同落在了被角遮挡不住的饱满的部上,在小白峰的根部突然狠狠咬了一下。

    瑟玲娜忍不住轻呼了一声,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微微顿起眉头,体像狂风中的树叶般颤抖起来。

    但一切嘎然而止。

    静静的等待更加猛烈的暴风雨的瑟玲娜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宁静了下来。这样僵在那里好一段时间,瑟玲娜才忍不住慢慢睁开眼睛。

    依蒙竟然站在她三步之外一脸满意地坏笑着,目光不安分的扫描着瑟玲娜每一分露在外的肌肤。看见瑟玲娜张开眼睛后,依蒙才哈哈大笑着上前,轻轻捏住瑟玲娜的小脸蛋,“你就这么饥渴啊!这近二十年压抑了不少吧!”

    瑟玲娜这平时极厚的脸皮,此刻腾的一下连额头都涨得通红。依蒙见自己期待的效果已经达到,便继续哈哈大笑着打开自己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条长裤,丢给瑟玲娜,“你先穿着这个吧!一会儿别忘了还我啊!”

    瑟玲娜接过长裤,抱在了前,看向依蒙,见依蒙一直死勾勾的盯着他看,咬住下嘴唇忍耐了一小下,羞涩的作出一幅生气模样,半命令的口气柔声道,“你……转过去……”

    “你还有什么我没看到过?穿就是了!”依蒙微笑着说,丝毫不为所动,站在那里仍然盯着仔细的瞧。

    “不行!你转过去!”瑟玲娜红红的脸蛋上突然浮现出任的可,微微顿起的眉毛,嘟起的浅红色小嘴,耳边的长发在雪白的肩膀上跳动了一下,让依蒙再次怦然心动。依蒙几乎已经完全看呆了,清醒过来笑着说道,“好!好!我回过去。但你要快穿啊,否则我可不敢保证……”

    瑟玲娜还没等依蒙的不能保证什么说出口来,就异常迅速的把衣服全部穿着完毕,从上跳下来,蹬上鞋子便慌张的往门外跑。依蒙的裤子对于瑟玲娜来说有些长了,这一慌张间,自己的右脚踩住左腿的裤子差点摔倒,一个趔趄后,瑟玲娜狼狈的用双手提起裤腿,风一般的掠出了依蒙的房间。依蒙看着那慌张逃走的可影,不住再次舒畅的笑起来。

    在瑟玲娜逃走以后,依蒙也跟着走出了房间,找高戈他们仔细商量了一下今天的行程,才同大家一起下楼去吃早餐。

    依蒙刚刚迈下楼梯,发觉今天冒险者旅馆有些不对劲儿。他停下来仔细打量了周围一圈,才发现今天的旅馆突然安静了不少。他仔仔细细的观察了旅馆内的每一个人,发现包括女服务员的所有人都在发呆,目光统一看向一扇门后。依蒙也看向那扇门后。

    一会儿工夫,瑟玲娜从那扇门后轻盈的走了出来。这一刻,依蒙也看呆了。瑟玲娜突然一改往万种的装扮,脚蹬浅棕色及膝长靴,着黑色连衣长裙,上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高领长袖衬衣从黑色连衣长裙乍得延伸出来,金黄色的长发在头顶细致的盘旋了一下,间或垂下几缕,与卷曲的鬓角游成一片。平时惶惶的瑟玲娜今天竟然肌肤只有清丽的脸庞和细嫩的小手露在外面,在黑色的连衣裙衬托下,显得肤色细白得几乎吹弹可破。

    这一装扮,凸现的小狐狸高贵纯洁、温顺可人,与之前风的尤物判若两人,也难怪所有人都看得有些呆了。只剩下眼中那一**不变的柔水,向大家诉说着她依然是那个瑟玲娜,只是在着高贵纯洁的外表下,那一**柔水不再能调动起男人的兽,勾引起的,是男人希望细致呵护眼前柔弱的影的冲动。这一幕漾中,甚至很多老佣兵在看到此刻的瑟玲娜眼波流动后都心中涌起一股潮,古铜色的脸上微微泛起不易觉察的微红,递到嘴边的啤酒杯直到洒了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自然更不用说那些年轻些的男人们。在这凝固的时刻,几乎每一个看到瑟玲娜的男人都希望自己能马上成为高贵的骑士,来博得佳人的垂

    依蒙呆呆得看着瑟玲娜,眼中和在场所有男人一样放着异样的光芒。瑟玲娜的眼波在与依蒙炽的目光相撞后,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一阵潮红,羞涩的低下了头躲进了柜台里面。小狐狸自己有口难言,今天的装扮完全是为了掩饰昨天夜里疯狂的痕迹,她细白的肌肤上依然还留有浅浅的指印与牙印。这一见到依蒙,种种令她羞臊不已的画面重新涌入了她的大脑,使她不敢直视依蒙健硕的影。

    瑟玲娜脸上的明显变化,让每个注视她的人的目光刹那间同时指向了依蒙,依蒙浑一颤,看着扑过来嫉妒的、怨恨的、羡慕的、崇拜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凉气,硬挤出一脸无奈的表,耸了耸肩膀。

    冒险者旅馆猛然炸开了锅,几个和依蒙很熟的佣兵公然扑上来,当众无折磨这个幸福的人,当中有休斯那张嫉妒的胖脸自然没有什么可惊奇的,但竟然还有一项稳重的高戈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拉纳在看到纯一面的瑟玲娜后,死掉的心不又活泼的跳动起来,眼神再也离不开瑟玲娜的影。

    自此以后,依蒙.卡尔文在曼坨拉镇冒险者旅馆的“地位”陡升,所有男人都抱有“崇敬”的目光看向他的下想象着他隐藏的巨大能量,所有女人都抱有痴迷的目光看向依蒙健硕的影想象着他高超的技术。后来更迅速传出了各种流言,把依蒙的上技术传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有不少男人都慕名而来向依蒙讨教一二以做己用,还有很多少妇看向依蒙的目光都充满了炽,在依蒙瞄她们一眼的时候故意惊呼出声音,回报更烈如火的目光,那种**的眼神让很多在场的明白一点的未出阁的少女都羞得不好意思抬起头注意周围的光景。

    这让让依蒙好些天都浑不自在,在冒险者旅馆里面甚至都不敢一个人吃饭喝酒。但这时候能指望上的高戈、休斯和拉纳三个人也都一起没有了义气,丝毫不关心依蒙的死活,故意和他走得远远的,让依蒙浑发毛了好几天。每天都在冒险者旅馆里面冒险。

    时间有时候过得非常慢,李翼浩这边千辛万苦的,终于熬到了下一周。李翼浩等五个痞子这些天都小心计算着李明琛的课程,盼星星盼月亮的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几个人可算是细致体味了一把度如年。若不是有姚宗光这个活宝给他们的生活增加乐子,估计他们这些子会无聊到死。

    李翼浩这些天可有些紧张,因为他两边都要马上面临重大挑战了。依蒙那边,也是在今天便要踏上危险的征程。李翼浩这边,除了要迎战深不见底的李明琛,行踪突然变得不定的柳倩欣也是一个需要他马上调整策略才能攻克的山头。

    五个痞子这次已经约好了,只要一下课,便借着问问题,一定要和李明琛搭上话,然后五个人一起邀请李明琛晚上赏脸一起吃顿饭。五个痞子的表都异常严肃,一幅破釜沉舟的模样,在上课铃即将敲响的时候,一起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迈进了教室。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