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湿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十章不湿鞋

    一直以来,李翼浩都不会被另一边的依蒙牵扯了这边的精力,依蒙也一样不会为李翼浩的事头疼,虽然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却在这一睡一醒间划分得十分清楚。只是偶尔间,有些共通的东西也会让另一边稍稍分神。就比如说,小狐狸精放在那里到底应不应该办了。这件事,让李翼浩从上坐起来之后仍然犹豫不决,毕竟自己这边大半的yu望就是在那边解决的。“事儿真他妈的难办!走一步算一步吧!”

    李翼浩刚刚在洗漱间刷牙的功夫,胖乎乎的女值班的老师就风风火火的找上他,“小李!我记得你们宿舍里面还有一张空位对吧?”

    李翼浩和这些值班老师们的关系都还不错,说话倒也随变了些,他含着满满一口的泡沫,回过头来呜呜嚷嚷的嘟囔,“哎哟,老师!您看,我们都是搞动画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太多了,只说每人人手一台电脑,还是台式机,就那十几平米的地方我们还要住人,那些东西真的这就紧张的。您要是把那张再倒出来,我们的那些杂耍往哪儿塞啊!这整间屋子里面也没地方让我们塞了啊!”

    “别人能放得了为什么你们放不了?再说了,小李,这不是我的意思啊!学校领导压下来的,你看看,这学校的宿舍哪里还有空位?我这也和学校那边反应了你们的状况了,但学校这边的确也有困哪啊!你要体谅学校的苦衷,总不能让学生睡大街吧?”胖乎乎的女值班老师口里喷着唾沫星,继续唠叨着,“你们的东西多我了解,这不!今天我这已经来这里帮你们一起收拾了!来!快点!我在你们门口等你……他们该不是还没起吧?”

    “让您猜着了,老师,还有两个睡着的。”李翼浩无奈的喃喃着,继续刷牙。学校没有空位?这上学上到一半突然怎么就凭空多了一个人?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借口,听不来也信不来,但地方是人家的,又有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能做的唯一抵抗就是稍稍不合作,能拖就拖,拖过去没了这事儿,拖不过去再说拖不过去的。

    “我去叫起来!都快上课了!”说着,这个值班老师就站在他们宿舍的门口先砸门然后大声吆喝起来。看来这次值班老师是铁了心了要摆平他们。

    李翼浩听着值班老师的吼声,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继续刷牙洗脸。空就空呗,大不了住进来让五个人心烦,五个人再齐心协力把对方挤兑出去。

    上午上课前的几分钟,教室里的人坐得满满当当的,这是一堂大课。

    “班长也不知道李老师的电话?”赵孟德的脸上有些颓丧,一个人依在后的桌子上,有气无力的问。李明琛的名字背后他们随便叫着玩儿,但是到了教室以后,几个人对于马上有求于他的人立刻态度上有了明显转变,这也是这几个痞子几年来的默契了。

    “没事儿,大不了我去问老蔡。”李翼浩倒不是很在乎这件事。

    老蔡是指他们宋院长的两大得力助手之一,也是学校里面资格最老的一批老家伙之中李翼浩他们见过得最圆滑的老狐狸代表,说是给老宋干着财务,实际上大大小小的事儿基本上都要她经手。李翼浩他们和老蔡相处的也是蛮不错。这一群小痞子曾经几次想从老蔡那里学校内部消息的辞儿,都被不知道怎么得就给滑没了。

    还有一次李翼浩他们亲自碰到过老蔡亲自处理一个年轻的小主管的事。那件事是这样的:有一个年轻的小主管,看样子也就二十五、六岁,按理说也算是年轻有为,所以难免有些心高气傲。公司里安排他到李翼浩他们学校招工,小主管一进门就很傲气地说他是某某某某公司的主管,来这个学校招工,然后就接着说他们公司规模有怎么怎么大、怎么怎么牛B,和什么什么影视名人做过什么什么接触的之类的,总之是很不把老蔡放在眼里。

    老蔡当时就在小主管发完威之后,微笑着问,“嗯,嗯,请问贵公司都具体做过什么片子呢?”

    小主管一听片子,立刻口若悬河,呱呱呱呱说了老半天,一脸得意的样子。说到差不多的时候,很满意的停止了介绍。

    老蔡还是一脸笑呵呵的,“嗯,嗯,还有呢?”

    小主管一听,想了一下,接着又唧唧咕咕的说了几个。

    老蔡依然是一脸笑呵呵的,“嗯,嗯,听说过,那还有呢?”

    小主管开始冥思苦想,想了老半天终于又说出了几个。

    老蔡不变的笑呵呵的接着问,“嗯,嗯,还有呢?”

    小主管摇了摇头,他已经想不出什么了。

    这时候老蔡突然变了脸,往后面一靠,脸上换了一脸不屑,“就这些啊!噢,对了,你是来做什么的来着?”

    那小主管立刻就蔫了,明白自己张狂了。这不是明摆着吗?自己竟然跑到有名气影视院校来宣扬自己那个不知名的小公司在片子上有多少建树,不是自己找刺挠吗?好在他这么年轻就当到主管因此还不笨,立刻恭恭敬敬的开始重新自我介绍,说他是某某某某公司的职员,希望来贵校能帮忙引荐几位高材生到他公司屈就。

    老蔡这才正理八经儿的和他谈。

    这之后,老蔡这个深不见底的老太太极为高明的说话方式深受几个混蛋的推崇。这几个混混倒也十分有自知之明,知道一下子模仿这些老油子,不论是底气还是力度的把握四个人都是绝对的力不从心,就都在老蔡面前表现得很温顺,努力蹭点处事之道的精髓以为己用。

    “唉!你说,在宿舍能搬进来个什么人啊!”曹高卉回过,问坐在后的李翼浩他们。

    “天知道!管他呢!咱提前猜这些干嘛?咱又不是喜欢闲话的娘们儿……”赵孟德重新伏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说。

    就在这时候,干震终于及时地踏进教室。李翼浩他们早就给他占好了位置,所以干震直接奔向那个空位。他刚在李翼浩他们边坐下,上课铃就响了。气喘吁吁的干震平静了好一会儿,忍不住骂了一句,“!累死我了!”

    几个痞子一听,忍不住一起笑起来。干震愣了一下,转瞬明白过来,“谁他妈的往歪了想谁是孙子!”干震瞪了周围这几个人一圈,狠狠地说。

    “孙子怎么知道爷爷们想歪了?”郑文嘿嘿笑着说,几个人又哄笑起来。

    中午吃过午饭以后,李翼浩一个人去了老蔡的办公室。

    一进门,李翼浩立刻嬉皮笑脸地喊道,“蔡老师!我来看您啦!”

    “哟!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心了?又有什么事儿啊?你看看!就连我吃个中午饭都不让我吃安稳了。我这忙得啊!你看看这些单据,每天都这样来欺负我这个老太太了……”老蔡抬了一个眼神,然后又重新把眼睛落回了她那张杂乱的桌子上。

    “这不也没办法嘛!咱学校什么事儿能离开您蔡老师?要是没您老人家帮助宋院长主持大局这学校不早就乱成一锅粥了?”李翼浩赶紧赔笑。

    老蔡显然十分受用,“是啊!什么事儿离开我……”就在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像是在证明李翼浩的马拍到点子上一样,老蔡脸上压抑不住一种骄傲的无奈,“你看!这不我筷子还没拿好就又来了电话了!这中午饭吃的……喂!对!是我!哦!动画班的档案?你等等啊……叫什么?牛圆圆?我这儿最近没收到她的档案,要么你再查查?……”老蔡和电话另一边扯着,倒出一直手,向闲站在一边李翼浩示意有话就赶快说。

    李翼浩赶紧小声说道,“我找您要一下李明琛李老师的联系方式,就是电话号码……”老蔡一伸手制止了李翼浩,李翼浩很识趣重新站在一边,等着老蔡和电话里的人说完。

    “你要李老师的电话干什么?该不是又在琢磨些什么吧?”老蔡把电话挂断之后,便从桌子一边立着的一大堆文件夹中抽出一本,打开看了看,从其中抽出一张纸来,“诺!就在这里面,你自己找找看……你把它折起来干什么?谁说让你带走了?你拿去我以后怎么联系老师们啊!你们这群学生啊,老师想从我这里捡现成儿的,要不是你们我能这么辛苦吗?”

    李翼浩唯唯诺诺,打开纸一行一行的找起来。老蔡一边吃着饭盒里面的东西,一边继续嘟囔着。李翼浩根本没听她嘟囔了些什么,只是在被问了“是不是啊?”就赶紧点头说是。李翼浩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拿出手机记了下来,便又恭维了老蔡一阵子才离开了老蔡的办公室。

    一出了办公室的门口,李翼浩就迫不及待的拨通了电话。然就在他这边刚听到电话的等待音,就在不远的拐角处听到了手机的响声,李翼浩正在想是不是巧合,就听前面拐角处和自己的手机同时发出一个声音,“喂!您好!”

    李翼浩赶紧加快了脚步,看着李明琛的背影喊道,“李老师!是我!您的学生李翼浩,就在您后。”

    李明琛回过头来,脸上稍稍凝固了片刻,瞬间绽出和气的商业笑容,“哦,你好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这句话的口气被李明琛把握得极为精准,既不失,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李翼浩也立刻学着对方的样子堆了一脸的商业笑容,“没啥重要事儿,李老师。就是我们小组的几个人啊,想请您去一起去吃个便饭,这没打扰到您吧?”

    “哎哟,这事儿,难办的,我最近都忙的,你看……”李明琛脸上露出无奈。

    “没事儿没事儿,这事儿也是我们自作主张,真得很对不起啊,您要是有空的就赏个脸,要是没空我们哥几个再多等几天……”

    李明琛眯着眼,透过眼镜仔仔细细看了李翼浩一遍,“要么……我看看晚上吧!今天晚上要是有时间我就尽量……”

    “唉!好的好的!谢谢您啊!打扰到您真不好意思……”李翼浩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之后两个人又搭了几句话,便各忙各得去了。

    下午一放学,五个混混一起出了教室,直奔取款机每人取了一百块钱。李翼浩在取了钱之后立刻重新给李明琛去了电话,“喂?李老师吗?我是您的学生李翼浩啊!嗯!请问您现在……哦?短信?没有啊,我没收到短信……哦!没关系没关系,该道歉的是我们,我们这也没征求您的意见就自作主张……嗯,嗯……没问题……那老师您下次大约什么时间有空?那天我再给您去个电话怎么样?……哦!好的,那以后再说……嗯……好的,那里老师再见啊……嗯!嗯!”

    几个人仅仅看着李翼浩听手机的表和说的话,就已经判断出李明琛今天晚上没给这几个人赏脸。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一脸无奈。李翼浩挂了电话,无力地对哥几个说道,“他说他突然有事儿来不了了……”

    “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郑文跟着无奈的吐了口气。

    “没办法,人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了,要是面子和咱们这么不值钱谁随便叫叫就能叫动那他不早累死了?”李翼浩深吸一口气,五个人一起吐了一口气,一同干笑了几声,无奈的一起去了食堂吃饭,吃晚饭以后便慢腾腾的回了宿舍。

    宿舍门口堆着大包小包的若干东西,还站着一个材消瘦、长相十分大众化、个头和郑文差不多高的瓶底,傻乎乎的一动不动,仿佛一个雕像。直到看到五个陌生人都在打量他,并靠近他的方向,才微微动了一下头,也好奇的反注视着五个流里流气的人,脸上掩饰不住地露出一丝不屑。

    五个痞子看到这种目光,心里都说不出来的别扭。这要是从前,现在已经上去扁这个不识抬举的人了。只是这五个人好不容易同时被神眷恋了一把,运气的竟然上了这种还不错的大学,连逃课都不敢经常为之,自然不会做出这种被学校一刀卡擦了的事儿,也就忍了下去。

    李翼浩看着那人就不住哼笑了一声,其他四个痞子也同时表现出厌恶的表。眼前这个角色就蠢到这样了还敢用瞧不起他们的眼光看他们,值班室离这里二十步远,这傻B就不知道先拜托值班老师把门打开把东西拿进去吗?五个混混同时十分默契的交换了个眼神,已经暗下决定,一定要找眼前这个二愣子的麻烦。

    “你把东西放在这里干什么?这是我们的宿舍,别放在这儿碍事儿行吗?”郑文首先开了口。

    “我就住在这个宿舍。”瓶底十分严肃地说。

    “你就他妈的住这儿?我靠!我他妈的在这里住了快两年了怎么没他妈的见过你这路鸟人啊?”赵孟德把瓶底往后拨弄了一下,并用脚把几个包裹踢开,让出一条路来,拿着钥匙上前打开了门。

    “你说话最好尊重点!”瓶底呆了一下,忍了忍,还好没傻到神的地步,还知道点害怕,知道对方人比他多。

    “抱歉!我说他妈的的时候没一点他妈的不尊重,没他妈的办法,老子就他妈的是个俗人,我这还已经因为他妈的上了大学变得很他妈的文雅了,以前老子他妈的每句话都他妈的离不开他妈的女人他妈的生殖器呐!”赵孟德连头都没回推门进了去。剩下四个痞子听赵孟德的这一通,差点笑出来,但硬忍出一脸严肃跟着大摇大摆的进了宿舍。

    门外的瓶底的脸憋得通红,在门外用鼻子呼哧呼哧得喘着粗气。干震接了句,“怎么了?哥们儿?学驴打响鼻呢?”几个人终于一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瓶底感觉自己受了莫大的侮辱,在门外一动不动的忍了老半天,才把自己的怒火强压了下去。这时候他提起了自己的行李,一句话不说就往门里面走。

    郑文拦在了门前,“你干什么啊?”

    “让……请你让开!我要把东西拿进去!”瓶底闷着气,沉沉的说道。

    “你为什么往我们宿舍里放东西啊!”郑文反问。

    “学校安排我住这儿!”瓶底膛说。

    “学校?我们怎么不知道?你说学校就学校啦?要是每个人都说是学校的安排可以随便在宿舍里面走动,少了东西算谁的?”干震应和着问。

    “就是嘛,你拿出点证据来!”郑文道。

    瓶底在门外气得都有些发抖,把包往地上一扔,就朝值班室走过去。

    几个痞子相视一笑,立刻一齐动手帮瓶底把行李整整齐齐的拿到了宿舍里面来,在唯一的一张空位上摆放好,便开始锻炼他们的职业笑容。

    “看来我们以后又有乐子了……”李翼浩笑道。

    “你别在那里办老好人啊!刚才你可是一句话都没说!我!我们都下水了你也别在岸上假装不湿鞋的!”赵孟德坏笑着看向李翼浩。

    李翼浩一脸无辜地耸了一下肩膀,整个宿舍重新哈哈大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