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峰回路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九章峰回路转

    重新回到冒险者旅馆的依蒙等人,每个人手里面都拿着二十五个金币。依蒙他们倒也很清楚,对方根本就不怕他们会拿着定金逃跑,因此他们也懒得去想逃跑相关的事。不逃去硬着头皮做任务还有很大生还的可能,毕竟还有其他的团队存在,必要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拿别人当替死鬼。但要是逃了,估计绝没可能活过这个月。

    “我靠!我他妈的看着这个小钱袋就看到了我们的命!”休斯习惯的骂道,把手里的小钱袋来回掂量了几次,“你说咱得命会不会真的就只值这二十五个金币啊……”

    依蒙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被牵动的有些颓丧,看着眼前的四个小口袋,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说道,“算了,咱们离任务开始还有七天的时间,大家就随便挥霍手头这笔钱玩儿个痛快吧!反正接下来我们能不能活着再享用这笔钱也是个未知数,不如就……”

    “我觉得挥霍倒不是眼前应该做的事儿,当务之急是用这笔金币去添置一下我们几个人的装备。”依蒙刚刚开口,高戈立刻打断了他,“现在大家上的装备怎么说总价也没在十个金币以上,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钱,我觉得还是购买新的装备增加大家的保命几率要比挥霍强得多!”

    这句话深得人心,依蒙、休斯和拉纳三个人立刻来了精神,重重的点了点头。

    高戈又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包袱,放在众人面前,接着道,“昨天拉纳的收获还算不错,有几件或许我们能用得上,要是可行的话,就在交给休斯在这几天再附上一些魔法属,这件事儿先别急,我们先去和地下商人打打交道,看看他们那里有什么稀有的好成色的装备。当初我们几个为了做任务方便,都还算装备上了不错的武器。可除了武器没一样中看的东西,现在可不同了,我们需要添置上的东西了,每添一件合适又优良的装备,就是给我们自己多添了一根救命稻草。”

    先武装武器后武装装备,也是依蒙从一开始便贯彻的做法。现在的四个人,之所以战斗力不弱,其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们四个人的武器。当初依蒙便严重指出,在作初级任务的时候武器的精良与否是至关重要的,很简单的,在面对这些一级和二级的任务的时候,他们四个人即便用一般的装备也足能应付自保,这时候的武器精良与否,直接影响到完成任务的效率。正如依蒙所说,初期积累资金的时候,效率是十分重要的。

    只是现如今对于创造效率的武器十分注重的依蒙,要面临解决保命用的铠甲的巨大问题。现在铠甲的价值已经很明显的摆在眼前,以前面临低等级的任务还可以以攻为守,但是现如今面临这种高等级的任务,几个人对于自己这点攻击水准一点都不抱有什么过高的期待,这时候实实在在的防御才是实实在在的活命保障。

    “说到这里,喂!休斯!你那吆喝了半年的独门毒研究得怎么样了?”依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拍着桌子问道,“我们这一群人都正等着被你吹得天花乱坠的毒过活呢!怎么直到现在还她妈的连个也没见到?”

    “我靠!你他妈的以为发明件东西就那么容易啊!那个东西还早呢!只是材料方面就还差得远呢!我们从一开始做任务已直到现在,都只是在做收获钱的任务,收获物品的任务到现在还他妈的不知道什么样子呢!更不用说累积研究这种毒的材料了……我手头倒也有一些毒物,只是现在的毒,也就一些普通的玩意儿,我看一下吧!给我点时间,回头我给手头能用的毒里面尝试着再加点其他效果,至少也别被轻易给解了。”休斯一边骂骂咧咧的回应着依蒙,一边从高戈拿出的小包袱里面取出来被高戈筛选过的收获的那些物品,一件一件的揣摩着,思考着它们的用处以及自己应该如何改造。

    休斯开始忙他的研究,依蒙等人这时候帮不上什么忙,为了不打扰他,便一起离开了房间。高戈准备去联络地下商人,张罗一下他们的装备,顺便开始构思怎么杀价,争取在他们能承受的价钱范围内获得更好的装备。至于眼前无所事事的依蒙,在看着他们两个人开始忙碌以后,无聊的在走廊里来回走了两遍,便拉着拉纳到楼下的冒险者旅馆酒馆区里喝酒聊天打发时间。

    “喂!拉纳,问你个事儿。”依蒙在喝了一大口啤酒之后,擦了一下嘴巴说道。

    拉纳点了点头,眼睛没看向依蒙,而是自己在努力怎么能用叉子一下子兜三粒花生米,表相当认真,“你尽管说就是,我知道的肯定告诉你……”

    “嗯,你也是个盗贼,应该知道这个吧?事是这样的,记得有一次我在决斗中拦腰抱住对方,小决斗,不能杀他还不能让他跑了,他也是个盗贼,在被我抱住了之后竟然能从我手里面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然后我就看到他在我几步之外的地方站着,他这是用了什么招数技能?有办法破解吗?”依蒙问道。

    “嗯……这种况应该有三种方法从对方怀里面逃出来。”拉纳停止了自己的努力,把叉子放在盘子旁边,然后立起一只手,比划着说道,“第一种是体技,第二种和第三种则是定技。第一种体技没有什么好说的,破解方法很简单,只要你的力气够大,对方的手没办法撑开你的胳膊,并且最主要的他的脚只要碰不到地面,就一定没办法逃了……另两种定技嘛……说实在的,虽然我是盗贼但也是不知道怎么破解。若硬说我知道的,你也知道,盗贼的定技属于潜行技能分类的,运用的时候必须要有足够的定力,只要搅乱了对方的心神,便会大大降低成功的几率,失去稳定绪的盗贼只能和战士一样运用斗气技能了。”拉纳又仔细想了一下,最终确认的点了点头,以表示自己绝对没有记错什么。

    “妈的!还真麻烦!还要搅乱对方的的心智,靠,容易搅乱心智的盗贼还能算是盗贼吗?”依蒙大骂了一声,无奈的直起,眼光随便四处望了一眼。

    “小子!你看着我骂谁呐!”突然,临近桌子上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皮肤的古铜色也掩藏不住酒喝高以后通红的两腮。依蒙呆了一下,目光落在了这个人上,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鼻子中不屑地哼了一声。依蒙已经看得清清楚楚,眼前这个壮汉是只纸老虎,别说杀人,恐怕连架都没打过几次。

    冒险者旅馆所有在酒馆区内的人,此时目光瞬间一同转移到这场一触即发的在冒险者旅馆内司空见惯的打斗,整个小厅内都安静了下来。

    “问你呐!你他妈的哑巴啊!”对方的大汉用力重新拍了一下桌子,指着依蒙怒吼道。

    拉纳这时候本来就因为刚才的尝试一次兜起三粒花生米但一直没有成功,而坐在那里一个人郁闷,心差到了极点。依蒙更好不到哪里去,他都知道马上有可能就去送死了却无法拒绝之前招惹上门来的瘟神,憋着一口气没地方出。两个人仅仅从对方的这种问话的口气也能判断出,这个大汉虽然长得彪悍,却绝对没怎么经历过生死场面。在冒险者旅馆里面打架,这群趟过刀子口的人哪有质问第二遍的闲心?

    拉纳被依蒙暗地里踩了一下,硬忍住自己的怒气,把本来要拔出来的刀硬按了回去。在体格上,对方远远超出了为盗贼的拉纳,是以若不是要杀死对方,拉纳会费很大力气。至于依蒙摁住拉纳,这很清楚不过,在冒险者旅馆内打架很稀松平常,但没几个人敢在冒险者旅馆里面杀人。杀人是很明显的犯罪,制服犯人离领赏的地方不过隔了几个房间,这群在刀刃上大滚出的人谁也不在乎轻松的多赚点酒钱。

    摁住了拉纳,依蒙则搭理不搭理地拿着桌子上的酒杯,慢慢喝起啤酒。周围人也对这场争斗没了兴趣,大家基本上都是老油条,一看形势就已经判断出谁输谁赢,自然也便不是很心,对那个大汉一片嘘声。

    大汉被周围的状况憋得脸更红了,脸上不自然的绷起了几道青筋,揭翻眼前的桌子,伸手就去抓依蒙得衣领。然就在他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儿,半杯多啤酒准确地灌进了他的两只眼睛里面。他忍不住惨叫一声闭上了眼,就在这几乎同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头发已经被揪住,头猛烈的撞击在坚硬的桌面上,嗵的一声震得桌子上的小碟子也跟着发出一些琐碎的声音。

    冒险者旅馆的设备仿佛是给决斗者们准备的一样,就比如说这桌子,桌面就是近二十公分厚的实木板,四条腿更夸张的直接用了四条比大腿还粗的木桩子。这大汗结实的撞在这种桌面上不见得比撞在地面上好受多少。仅仅这一下,大汉便已经找不到北了。

    依蒙缓慢的站起来,一脸厌恶的一只手拎住对方的脖子,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腰带,看似比对方小了足足一圈的体,竟然把大块头扔出去门去就和扔了一只猫一样。在那个找茬的大汉被丢出去之后,所有人都哄笑起来,一起嘲笑起那个狼狈的影。依蒙站着对周围所有人无辜的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重新坐下来,向柜台点了一杯新的啤酒。

    这一个小小的插曲,让两个人多少痛快了一点。依蒙则在这稍稍缓和的氛围中暗地里狠狠地骂,“小狐狸精!你等着!把老子莫名其妙的拉上了贼船,老子不从你那里赚点回来老子他妈的跟你姓!”

    正琢磨怎么把瑟玲娜骗进自己的房间,然后怎么对付比自己高很多级别的小狐狸精的依蒙,在打开自己房间的门以后,发现小狐狸精瑟玲娜早就已经坐在里面等他了。

    依蒙一脸丧气,刚才的部分念头几乎全都从脑海中飞走。眼前的瑟玲娜上竟然淡淡的散发着一股杀气,只弥漫在瑟玲娜周很小的范围内,甚至一般人都觉察不到这股杀气。这让开门前想事想得入迷的、一直没有防备冒险者旅馆里会有杀气、因此没有发觉这股杀气的依蒙,顿时生硬的咽下了不少念。天生对杀气敏感的佣兵们在任何杀气面前都会立刻恢复理智,而依蒙又对杀气出乎常人的敏感。

    依蒙下意识的盘算自己应该怎样对付有可能发生的危机,在打开门之后,站在门前不再往前走半步,随时准备夺门而逃。

    对付瑟玲娜的招数,刚才上楼梯之前依蒙是一直在盘算,但不过也就是如何把小狐狸精给上了,没再敢对这个后到底还有些什么怪物的小狐狸精有进一步的妄念。就这样还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一个人对付瑟玲娜,依蒙到现在还不知道小狐狸精到底比自己高出几个级别呢,要是冒失动手的话,这个已经把他推到悬崖边的小狐狸精还能做出些什么事依蒙还真的不敢想。找人帮忙?让高戈来帮自己干这种事儿还不如求一头大象说复杂的精灵语言来得容易。至于拉纳,那个还没破的盗贼遇到这种事儿,绝对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只会越帮越忙。唯一志趣相投的休斯,虽然为魔法师的他被大家强迫训练过体力,所以体素质比普通人强一点,但也就强一点罢了,过来近压制实力未知的瑟玲娜?有没有他真的结果都一样。

    可要依蒙打消这个念头却是万万不能,他已经觉得自己在这个小狐狸将上折本折得太多了,不赚回来点他都疼。而且现如今他能做的也就是沾点露水便宜,也只有这种事在这个世界里是没办法拿出去说的,对方已经有了丈夫自也不必考虑什么责任问题,出了问题反而是她应该担心的。至于他想过以后要是自己发迹了一定要回来报复,那却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再说瑟玲娜刚刚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是一个二十级以上的盗贼,这种天分谁说得准将来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但看到瑟玲娜的一瞬间,依蒙突然有了办法:可以去买两个便宜的魔法卷轴,一个“麻痹术”,一个“迟缓术”,低级的就行,说不准休斯自己就会做!自己好歹也是个魔剑士,无声无息的催动两个低级魔法卷轴绝对不是难事,这招必须出其不意,所以反而大魔法会被轻易发现,低级魔法是最好的选择。中了这两个法术的盗贼还能在那极短的时间内保持心平气和那就是旷世奇才了,依蒙遇上这种状况即便失败也没啥怨言,到时候自认倒霉。但若是对方乱了心智,全麻痹又附加迟缓还是体以灵活取胜而没多大力气的盗贼,怎么可能逃得过靠力气吃饭的魔剑士依蒙之手?只要抓住那一瞬间把对方制服,接下来什么不都是手到擒来吗?

    想到这里,依蒙忍不住嘴角动了一下,打算一会儿便立刻去找休斯商量这件事,实在不行,和休斯两个人一起把这该死的小人儿轮流疼一番也没什么不可。

    瑟玲娜出奇的安静,对平时开朗又风的瑟玲娜来说简直判若两人。她看见依蒙走进门以后,杀气顿时收敛了起来,站起来对依蒙挤出一丝微笑。

    “怎么?杰弗逊夫人?还有其他分赴需要小人去做吗?”依蒙盯着瑟玲娜,口气丝毫没放松,脑子里面却已经开始规划着到底以该怎么在制服了这个小狐狸精以后竭尽所能的折磨她,一个个邪的场景结合着眼前的小狐狸精,在依蒙的脑子里面都活了起来,火几乎都要压抑不住,怒火掺杂着火让目光凌厉无比,盯得瑟玲娜浑不自在。

    “请您不要生气,我此一来也是为了表示我诚挚的歉意……应该说,我也是被欺骗的人,我和大家是同一时间知道的任务内容,并没有比大家早一秒钟……您也应该发现,我只能服从那个人,我的一切都是他给予的,就算他毁了我所辛苦建立的一切我也不能有半句怨言……”瑟玲娜断断续续的解释着,但仿佛意识到只有解释不足以平息眼前的事端,便伸手把桌子上的一个小包袱打了开。

    依蒙这才注意到,桌子上多了一个小包袱。

    包袱一打开,依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包袱里面放着四个一模一样的圆形的红光闪闪的刻有细密的奇怪的魔法符纹的金属盘子,以及一个都能看到丝丝魔力流动的魔法卷轴。这些东西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仅仅看一遍便已经能觉察到它们不菲的价值。

    瑟玲娜眼神中似乎压抑不住心痛的神色,最终还是咬咬牙,继续对依蒙说道,“这四面是来自神秘的东方大陆的护心镜,本又加持过神秘的东方魔法,带在前除具备护心的物理防御之外,还有一定几率能造成魔法反弹的效果……至于这一个卷轴,是一个可以容纳十个人的传动门魔法阵,传送的目的地就是这家旅馆,在最危险的时刻大可以用来逃生……”瑟玲娜顿了顿,接着说道,“另外,大家这次安全回来以后,我和大家保证,近三年内绝对不会再收取任何介绍回扣,并且每个任务在尚未确定任务内容之前绝对不会再交给诸位来做,更不会出现像今天这种强迫的行为,希望能弥补我给大家所带来的困扰……”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