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狐狸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四章小狐狸精

    早在几年前,高戈、休斯和拉纳三个人就已经发现依蒙的处事方法比他们都要成熟老道,所以在这次依蒙提出要组成佣兵团,并直接了当地说他要出任团长一职的时候,也就没任何人反对。

    依蒙成立佣兵团之前,自己一个人打通了很多关节,并在这四年间拉着这一帮人在整个拉伊纳地区活动频繁,创造了很多小成果,累积了不少小名声。用痞子李翼浩的话就是说:要成立公司也好成立工作组也罢,前提条件必须要有订单,没订单就草草成立怎么成立怎么完蛋。转到依蒙这边就变成了成立佣兵团必须要先有足够的任务基础以获得很多人的认同与信任,否则怎么成立怎么解散。

    佣兵团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子就是比较难过,虽然很多不懂事儿的人说,自己当老大了什么都说得算了还有什么难的?但依蒙死去的老师、光狼佣兵团的前任团长马休告诉过依蒙一句话,就是在他十三岁那年妄想成立佣兵团的时候说的:“佣兵团的团长并不是只有表面上看起来威严与权利,一旦成为佣兵团的团长,就要背负起整个佣兵团生死存亡的重大责任,承担所有团队决策上的风险,每一个决定都要为佣兵团的每一个成员着想,为整个佣兵团的运作着想!所以团长并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佣兵团也是成立容易生存难!”

    这句话当时的依蒙并没有理解,直到五年之后,他的老师马休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让整个名震一时的光狼佣兵团霎时间陷入瓦解的危机,为了负起责任自杀以平息混乱,从而保住了光狼佣兵团的那一刻,依蒙才了解到这句话的分量。也应该说,依蒙是被他老师的那一死才死明白的。之后他冷静的分析了所有自己能见识到的所有问题,并决定了自己的方向,足足策划和准备了四年之后,才着手创建了这个佣兵团。这个佣兵团可是凝结着依蒙的所有心血的佣兵团。

    在缴纳了办理佣兵团的手续费十枚金币,在审征官宣读名册:“凯罗神历七千一百六十八年六月八,“龙与地下城佣兵团”正式成立!团长依蒙.卡尔文,副团长兼财务长高戈.曼特西,人事长休斯.米那,执行长拉纳.莫罗尔听令,诸位今后必须在秉承赛隆帝国的一切法规的同时,时刻准备为赛隆帝国的荣耀而战!”的时候,依蒙除了应该有的兴奋,同时感觉到了一个无形的沉重的担子也在此时此刻压在了自己的上。从这一刻开始,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到四个人的命运。也从这一刻起,依蒙一个人承受起振兴佣兵团的责任。

    认证的佣兵团是国家承认的标志,也是受国家保护的标志。不同于野团,一旦势力稍有发展便会遭受各个方面的阻力。但同时,认证的佣兵团需要履行相应的义务,虽然平时佣兵团的运作会相比较而言容易很多,但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所有认证的佣兵团一旦遭遇大型战事随时随地都要为国家的战事出力,听从国家的差遣。与正规的军队不同,由佣兵团所组成的临时的没有经过长期训练的没有整体默契的军队,往往是国家各类战事的炮灰,是各类战事的第一批牺牲者。

    利润从来都与风险是双生兄弟,兄弟二人的形态和模样从来不会差别很大。

    至于他们佣兵团的名字:“龙与地下城”,是李翼浩的世界里的一类游戏的统称。拿到依蒙的世界,依蒙只说了一遍,便得到团队内所有人的认同,佣兵团的名字就这样决定了。

    “我靠!咱这个佣兵团不错,全他妈的是领导,没一个手下!”休斯在刚刚成立的时候这么骂过一回。

    休斯还在依依不舍的一件件的往桌子上摆放他的战利品,每放下一件都流露出疼的神色。就在他还揣摸着每一件东西的时候,依蒙的房门被推了开。依蒙刚才提到的小狐狸精就这样招呼没打,便一扭一扭像老熟人一样走了进来。

    瑟玲娜,这个拉伊纳地区小有名气的女人,却才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瑟玲娜一头金色的长发,打着波浪卷,惑的落在她那雪白的肩膀上,小狐狸精的皮肤,似乎就是贵族小姐一样的细滑、明亮。她是绝对的美人坯子,肌肤的冰雪顺滑,与她小巧却精致的五官,搭配得如同一幅美丽的画。湛蓝的大眼睛时刻闪烁着惑的波浪,感火红的嘴唇,无时不刻的挑逗着男人们的神经。最引人注目的却并不是她精致的脸蛋,而是她那一对硕大的**。那么惊心动魄的隆起,随着她每轻轻一步便微微晃动一下,再加上小狐狸精虽然衣服众多但穿来的全部都是低领的衣服,使这种景象绝对的冲击着每个男人脆弱的神经。

    瑟玲娜一进房间便靠近了桌子,故意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露出自己雪白的耳朵后面的脖子,慢慢弯下腰去看着桌子上凌乱的物品。

    在这一众人等的眼里,仿佛是这小狐狸精的体实在承受不住自己那两颗硕大的球,放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一样。她那一低领长裙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并将两个**积压出的一种能带动所有男人眼神的深深的沟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几乎每晃动一下都能在每个男人的神经上随之被拨弄一下,再结合了她的美貌,简直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尤物。

    小狐狸精的模样虽不是绝色倾城的那种美丽,但那湖能流淌出让男人的心随之漾的时不时还会出一股股波浪的水汪汪的眼睛,那小巧的鼻子,那感的嘴唇,那精巧的面庞,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半露在外的双腿,还有会利用自己每一分每一毫的美貌来征服看官们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也足以让很多的男人为之沉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瑟玲娜,你怎么来了?”依蒙明知故问道,心里则想省了下楼去亲自找她了。

    瑟玲娜的一波潮水立刻向了依蒙,嗔的从鼻子里面哼出,“人家可担心你们啦!这不刚刚看到你们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来看你们……”

    “我看你是担心我们的钱吧!”休斯接道,两只眼此刻直勾勾的盯着瑟玲娜的部,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按捺不住,慢慢地向放在桌子上的两个球靠近。

    “哎哟!看您说的!我是那种人吗?”瑟玲娜用拐肘顶了一下沉迷在色迷迷眼神中的休斯,脸上露出一幅嗔责的神色。休斯看的漾,哈哈干笑了两声,不愿的收回了手。

    拉纳比较害羞,虽然也被瑟玲娜勾引的七荤八素,却只敢偷偷瞄几眼瑟玲娜。但这却逃不过小狐狸精的眼睛,瑟玲娜故意在拉纳偷看的时候一波秋水了过去,让拉纳顿时面红耳赤,再也不敢看向瑟玲娜。

    高戈面对眼前这个风的女人则是没有多大兴致,脸转向了一侧,露出一种不屑的神。高戈有自己固定的女朋友,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那种,是一个纯朴漂亮的姑娘,也是这一群人青梅竹马的邻居。

    接下瑟玲娜第一**浪的依蒙一支胳膊竖起来,支住了脸,盯住瑟玲娜地脸,以及她傲然的部,缓缓问道,“哟!我怎么才能知道你是怎么担心我们的呢?我可是感觉不到啊……”

    瑟玲娜形轻巧地一转,部便趴在了依蒙的另一只粗壮的胳膊上,嘴唇靠在了依蒙的耳朵旁边,嗔道,”您说呢?”

    “我不知道啊……”依蒙歪着脸坏笑着,瑟玲娜已经挑起了依蒙心中的野兽,耳边的呼吸声几乎能让他丧失理智,要不是高戈他们就在眼前,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小狐狸精丢在上,狠狠的蹂躏一番,“让我看到一点点表示好吗?”依蒙继续用这种挑逗的口吻说道。

    “嗯~!您怎么会不知道呢?”瑟玲娜的体撒的晃了晃,部也就这样在依蒙的手臂上蹭了蹭。依蒙被搞得心里痒痒的,也就让瑟玲娜继续这样给他带来快感。在赚足了露水便宜之后,才慢腾腾地打开了桌子上的小口袋,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枚金币,用两根指头夹着,慢慢的塞进了瑟玲娜深深的沟中,并立刻乘机揩油抓了两把。

    瑟玲娜看着那一枚金币,眼睛瞪得老大,嘴巴都合不上,上前一把抱住了依蒙的脖子,脸在满脸胡茬的依蒙脸上蹭了几下,吻了他的鼻子。依蒙的口此刻被压得喘不上起来,却充满着窒息的快感,手肆意的在瑟玲娜同样丰润的股上抓了几把。

    瑟玲娜让依蒙揩油到基本合适的程度之后,才重新站起来,回头送给在座的每个人都一层波浪,勾魂的散去几句道别的话,一扭一扭的走出了房间。

    这期间休斯羡慕的要死,眼睛死勾勾的盯着依蒙的手,咽了好几口唾沫。

    “我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用,仅仅这种风的样子,就让我觉得他没什么用处,虽然咱这第一个任务就是她介绍的……就算她认识几个人,也不值得为她付……”高戈则有些不满刚才的景,在小狐狸精刚刚离开房间就哼了一声开始抱怨道。方才的事在他眼里,甚至觉得依蒙是为了美色惑才出那么多的酬劳,难免有点不平的感觉。

    “你们谁曾经听见过小狐狸精的脚步声?任何时候。她穿得可是最容易发声的高跟鞋。另外这么短的时间内是谁告诉她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公证师傅那个老头子虽然是冒险者旅馆的人但任何人都知道天皇老子都别想撬开那个古怪的老头子的嘴,这件事儿绝没可能是他说的。”依蒙早早便看出了高戈的不满,便在高戈刚刚开始发牢便打断了高戈不满的牢声。

    众人一愣,这才发觉。

    “还有,小狐狸精是这家冒险者旅馆的老板娘,但谁见过老板?她这么一个年轻的女人撑住这么大的一个排场,周旋在各色人当中,能简单吗?给她点好处绝对没我们的坏处,但要是给少了,她都不一定会再看上我们,那时候我们才是自己断了一条财路。而且,她是个女人,回扣的钱要比男人少很多。这个任务要是男人介绍的,我们为了拉住这种关系至少要给他两个金币的回扣,甚至这是第一次,可能三个金币一个都别想留住了!但女人却只用一个金币就能打发,何乐而不为……”依蒙硬生生地把那句“顺便还可以占点便宜,算算简直比和有关系的男人打交道合适个百了八千倍”咽了回去。

    高戈这才开始明白瑟玲娜的价值,对此也就不再抱怨什么。休斯则在这时候插了一句,“下次要是付钱的话我来怎么样?我快被这小**把魂儿都勾去了!却他妈的连一次露水便宜都没赚到……”

    依蒙呼哧一声笑了起来,几个人都乐呵呵地看向休斯,一幅“即便给你钱你能赚到便宜吗?”的样子,让休斯多多少少有了些尴尬的神色。

    依蒙站起来,也不等大家再继续做出什么反应,接着说道,“唉!睡了一整天了,也该出去活动一下了。我去办理给里斯坦的礼物,晚上给他送去。拉纳,你也快去印广告,越快越好,好做宣传,宣传单上有一半儿现在用,就再加上,新佣兵团成立,前十个任务仅收一半费用,出血大优惠!嗯,就这样写!”

    “哦!还好,还有二十二个银币,可以去买点便宜酒……”休斯还没说完,就被依蒙重新打断。

    “对了,休斯,桌子上你搜刮来的那些碎钱和那二十二个银币总起来一定超过了三十个银币,你拿着这三十个银币去冒险者旅馆的任务区里面看看那些需要交底额保证金和中介费的任务有没有适合我们做的、总价在三十个银币以内的任务,有的话挑几个接下来,我们在以后的几天里再小活动一下赚点额外经费。”依蒙没理会已经彻底颓废的休斯,又回过对高戈说道,“高戈,这些东西就要麻烦你了,你先鉴定一下,然后去冒险者旅馆的贸易区把这些东西中没用的全部卖掉,对了,别忘记还有拉纳放在魔力保险箱里的那些东西你也拿出来鉴定一下,卖剩下的我们以后有空一起来分析一下然后由大家决定去留……”

    安排完一切事物以后,依蒙简单得去洗刷了一下,便穿好自己的皮甲,取了两个金币走出了冒险者旅馆。

    直到深夜,依蒙才疲惫的回到了冒险者旅馆。他口里喷着细微的酒气,摇摇晃晃的走上了二楼,有气无力的打开自己房间的门。

    “瑟玲娜,今晚要住在我这里吗?我可是打心眼儿里不反对。正好我累了,我觉得你能帮我重新激发出活力来……”依蒙看见小狐狸精就在屋子里面坐着,等着他回来的模样,忍不住调侃道。

    “死相!”瑟玲娜站起来用小葱一般的手指,在依蒙的眉心中央轻轻点了一下,“我这听说您现在在搞新团成立优惠,这不,我就又给您拉来了一个客人,我和他约好了,若是您不忙,明天早晨和他见个面怎么样?”

    “我这边广告宣传单还没印好,你就都知道了,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在想些什么吧?”说着,依蒙一把搂住了瑟玲娜纤细的腰肢,把她轻巧的子揽到了怀里,故意用下顶住了瑟玲娜的软处,“要么再让我付出一些额外的奖励?我的某些功夫可是要比做任务还要熟手……”

    瑟玲娜一点也没有反抗,反而媚笑着迎合着在依蒙怀里扭动了几下,然后依蒙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儿,自己的怀里便空空如也。小狐狸精不知道怎么从他有力的手臂中滑出去两三步远,回头抛了个媚眼,风万种地说,”那我们明天早晨见罗!”说着,便关上了门。

    依蒙看着瑟玲娜消失的影,心里被挠得痒痒着,有些落寞的骂道,“妈的,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好女人都他妈的一样难到手……”

    依蒙刚刚躺在上,门外传来轻微的有些零乱的脚步声。

    “那些广告单我刚刚已经给了瑟玲娜了……”拉纳面红耳赤的推开门说道。

    “我听见盗贼能跑出声音来,又看你的脸就知道,她肯定没拒绝吧?”依蒙忍不住笑着说,拉纳得脸上清楚得写着他刚才被小狐狸精戏弄过。

    “我去睡觉了……”拉纳羞赧的立刻想逃走,一只脚已经迈出了房间。

    “别急!先帮我把灯吹了。”依蒙坏笑着说,“我都脱了衣服了,懒得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