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二章烦!

    回到冒险者旅馆,依蒙先从桌子上拿起水壶,咕咚咕咚的灌了一通,这才走向的位置,从上的背包里拿出一张绸布缝制而成的精致的地图,仔仔细细看了一下,然后在一个地方点了点,“离这里不远,大约二十里地,就在塞尔村的大水井,最大的那个,好像在村长家大院儿的后面。那个水井下面有隐藏的房间,他们一共就这两个存放物品的地点,既然我们要找的东西不在前一个,就肯定在这里!”

    依蒙顿了顿,接着说道,“对方这里把守的人不多,我初步从我严刑供的一个小卒子口中得知,这里才十几个人,等级也都不高,毕竟我们任务想要的东西不是他们最重视的东西……”

    “这么说来的话,你就去睡觉吧!接下来的事我们三个人来做就够了。”拉纳看了一眼一脸疲惫的依蒙道。

    “什么?不用我去了?怎么能没有我?失去我,我们的团队就失去了导航的光芒!我怎么能忍心躺下来休息?”嘴上说得跟一回事儿一样,依蒙的体却很老实的靠近,小心的躺下去,“我是这个团队里不可替代的团长!也是整个团队的希望之火!我……”

    “拉倒吧!我都吐了!”胖子休斯打断了依蒙哼哼唧唧的声音,“就是我们三个人瞎了眼才跟着你组成这个只有四个人的佣兵团,要不是为了回本我们早就撂下你让你一个人去发光了!”休斯抠着鼻孔挖苦着。

    “你们可真得不能丢下我!否则我会良心难安的!”依蒙躺在那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上扭动了一下,盖好了被子,却还煞有其事的哼哼着。

    只是这次没了人附和,三个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甩了门出去。

    “靠!一群没良心的!”依蒙看三个人带门出去,在上翻了个,眼前突然出现了梦中那个叫做柳倩欣的女孩的**影,瞬间似乎又嗅到了一阵阵香气,脸上便洋溢着满意的笑容的,期待着合上了眼。不一会儿,均匀的鼾声响了起来。这种迅速的睡法,依蒙也一样在二十年内练就的驾轻就熟。

    李翼浩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从课桌上慢慢抬起了子,揉了几下眼,无意识的四周看看。教室中竟然只多了寥寥几个人。

    他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另一边这么长一阵子这边才只过了几分钟。这一觉可是够快的。这种况李翼浩也早习惯了,因为经常发生。所谓的梦里过了十几个小时,这边醒过来却几分钟,也或者这边睡了十几个小时,那边刚醒过来办了一个女人又倒头就睡了。总之现实的时间和梦里的时间永远没怎么完全协调过,却总会此长彼短的又能莫名的吻合在一起。

    李翼浩曾经和死党因为这个问题而详细讨论过,死党们也都声明自己也经常有相同的经历,就是明明只睡了几分钟却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好几个小时一样,因而更确定的说,李翼浩那就是梦。梦就梦吧!李翼浩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所以是不是梦对他来说已经并不是很重要,只要两边过得都舒服自在,管它到底哪一个是梦。

    只不过两边生活的差距之大,李翼浩经常都会不经意的拿来做比较。比如吧!为魔剑士依蒙的他,在那个乱世里面保住自己的小命是头等大事;为学生李翼浩的他,则是被通知了家长自己做得好事了就是要了命的大事。再比如,依蒙才十三岁就已经成为一个男人,已经经历女人无数;可李翼浩昨天晚上才好像是摆脱了童贞,还摆脱的稀里糊涂的。最重大的区别就是,另一边是个能用魔法和斗气的世界,而李翼浩到了这边,尝试了N多次,不论是斗气也好,魔力也罢,都没有成功激发出来过一次。论起这种不同的地方,那实在是太多太多,说都说不完。

    但两边也有些相似的地方,最明显的就是,都有一群打打闹闹的和他一起长大的死党。

    依蒙那边是依蒙、高戈、休斯和拉纳,李翼浩这边是李翼浩,赵孟德,干震,郑文和曹高卉。

    高戈他们的个由于是在杀伐中渐长大的,为了找到自己处杀戮世界而不被残忍蒙蔽双眼的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所以每个人从外表到个都有很明显的特征。比如高戈是认认真真地对待自己的兄弟和感以冲淡影,休斯是用适当的放纵生活以及学习依蒙的痞来冲淡影,拉纳则是用对于兄弟之外的任何事物都不很在意的方法来躲避影。

    李翼浩这边则不大相同。俗话说,“挨着铁匠会打钉,挨着木匠会拉锯”,五个人由于是在和平中长大的,打小就在一起,大家贪玩儿啊什么地成为地道的痞子以后格上都差不多。

    尤其是郑文和干震这两个人,谁见了和他们说上几句话之后都问他们俩是不是兄弟,虽然外表差异不小,郑文高高壮壮,干震高高瘦瘦。

    顺带一提,这两个人在还在五个人中是最高的,干震略比郑文高一点。

    但每当被别人这样问起来,郑文都非常不屑,“丫别拿这**眼神的人和我在一起行吧?我再怎么说也比他品位强了十万八千里!”

    干震则每每都反耻笑,“品位强他妈的十万八千里管用?来点儿实际的,你这个头就他妈的死活都追不上我这两厘米!老祖宗都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孙子纯粹就是在嫉妒我!”

    话说回来,他这就算是两边有一边是梦也好怎样也罢,但他的确因此比平常人多活了一个二十一年,两边的完全迥异的知识被他这样融合在了一起,见识比往常这般成长起来的孩子显然多了不少。若只论年头,他今年都是个四十二岁的中年老头了。也就,在哪边都因为自己的阅历丰富折服了边的几个死党,两边都当着精神领头羊。

    早在还上初中的时候,那时候看香港电影看多了,李翼浩又在依蒙那边十三岁就妄想成立佣兵团而受挫,为了填充这种失败感,和他的四个死党组成了“斧头帮”,觉得这就在这边这个世界上可以牛B一把了。只可惜,“斧头帮”比当时流行的这类电影还要短命,短短一个月就在老师和家长的交叉火力下湮灭。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继续违规打架,在整个初中打出了名堂。什么叫做打出了名堂?就是在你扁了某个人之后那个人还不敢告老师和家长谎称是自己不小心摔的。这五个人在初中的学校中没人敢惹,尤其是李翼浩。为依蒙的他,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仅仅十五岁就已经杀过第一个人,之前接受的各种生存训练拿到太平盛世里面混小痞子,真就是拿着斩马刀切苹果一样的小菜一叠。

    但就这样,这五个人还是一起被家长拿钱硬塞进了高中那座新监狱,希望他们上多多少少能带上点儿文气儿。

    在高中,这五个由不安分子组成的小团伙叫了很多个称号,只是又都被他们自己一一否定,因此到了高中监狱刑满释放也没有想到合适的称号。就在家长们早对这五个混人的将来不抱什么知识分子的妄想的时候,这五个人却又让所有认识人侧目:一起在第一年就考进盛京的同一所还不错的影视类大学,也不知道是天上那个神仙瞎了眼。

    这里再次首推李翼浩,他竟然高考的时候真的模仿笑话,真的掷色子答选择题,真的还再掷一遍检查,竟然也考上了!(题外话:希米也是这样考上大学的,千真万确=..=)这让那些第一年没考上大学的正在复读的瓶底们听说后饮泣后都有自杀的冲动。

    五个痞子的家长也乐翻了天,迫不及待的给他们安排行程,还准备了酒宴庆祝。家长们乐翻天的原因有二:一方面,这五个混蛋让他们失望了十八、九年快二十年了都,好不容易算是给家里长了一次脸;另一方面,家里人早受够了这五个混蛋,巴不得把他们早送出去好折腾一下社会。欢庆宴会的当晚,五个痞子终于决定了他们这个五人团伙的名字,这就是后来又响彻整个大学的著名的“学痞五人组”。

    混痞子时间一长,这几个人步入大学以后觉得周围的同学很多都他妈是傻子。尤其是那些以为自己专业很强就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二愣子。学痞五人组懒得和他们有过多的交往,生怕自己也受到影响被灌输了傻劲儿。

    最近家里人给的钱一直没加,于是迫的五个花钱如流水的痞子打算趁着上学的时间搞点古董什么的赚点零花钱用来补缺。只是商量了很些子一直没有个具体方案拿出来,只能自己隔三差五得找点零活,赚个一分半毛的。这让他们五个人一直心如火燎,看着手中的钱入不敷出,连泡个马子都渐渐显得困难,难免就会去做点简单又廉价的发泄,如昨天晚上的聚堆。

    李翼浩坐起来,靠在自己后的椅子上,向后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头还稍稍有些昏昏沉沉的。他又伸了个懒腰,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刷牙、没洗脸、没吃早饭。但紧接着又让他想到了一件愉快的事儿,让他渐渐来了精神。早晨虽然只看了几眼的白花花的子简直就是一幅勾魂的绝代艺术佳品,忍不住在意识中把那个影子稍稍自己完美了一点并趁机亵du了一下来补充自己第一次上了这种美人却没有记忆的无比空虚。就在他自己暗爽的时候,给他带来愉快的那个人,出现在正持续意李翼浩面前。

    柳倩欣脸上现在已是悬崖百丈冰,李翼浩脑子里则尤有花枝俏。柳倩欣盯着李翼浩的脸,李翼浩也盯着柳倩欣的脸,只不过目光中的成分明显不同。“你给我出来!”柳倩欣几乎是在命令。李翼浩一脸无奈,眼前却没有人让他对着耸一下肩膀,只好用咳嗽掩饰了一下然后有些无聊的跟着她往外走。但幻想和眼前有机结合,李翼浩的脑子里依然没停止胡思乱想。

    刚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柳倩欣愤怒地回头劈脸就问,“你打算怎么办?!”

    李翼浩傻呆呆的站了一会儿,终于收回了心志,反问道,“让我负责任?好啊!我是坚决不反对对你负责任!打心眼儿里说的!要是能的话,真想掏出心来给你看看!”

    “你休想!”柳倩欣目光中几乎燃起了火,一副要冲上来一口咬死李翼浩得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那……我们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就这样让这件事儿过去?我觉得这样可惜的……”李翼浩看着柳倩欣,有些失望的吐了口气。

    “你畜牲!”柳倩欣的愤怒甚至让有佣兵记忆的李翼浩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那你说怎么办?我的大小姐?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要么我折一下市面价钱算钱给你?我现在没钱,先欠着你的?”李翼浩无意识的耍起了无赖本,说出了嘴却又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了些,赶紧闭嘴。但泼出去的水,多出去的嘴,已然收不回来,李翼浩努力让自己平静,眼睛看向别处。

    柳倩欣狠狠地咬住下嘴唇,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扇了过去。李翼浩轻巧的闪了过去,索破罐子破摔,“我得脸可不是随便让别人抽着玩儿的,你说咱们昨天晚上可是投意合,这本就是你我都有份儿的事儿,为什么反而你像是来讨债的?告诉你,这种事男人才折本,你想想,男人可是每次都把精华都奉献出去了啊!别一脸我欠了你十万块钱的样子好吗?”

    其实昨天晚上的事儿李翼浩根本就一点记忆都没有,因为一方面自己喝醉了,另一方面这种上的记忆从来都只发生在依蒙上,他李翼浩这边偶然得这么一次在醉酒中已经完全混在了那无数次之中,根本找不出来是哪次。于是只记得昨天晚上中途喝吐了一次……想到这里,李翼浩赶紧低头,检查衣服上有没有呕吐的污渍,然后抹了抹嘴,还是不放心,朝洗手间的方向不耐烦地望了望。

    柳倩欣看着眼前的无赖,咬住下嘴唇也没办法忍得住自己心中的委屈,下巴僵硬到已经没办法再用力,眼泪早在眼眶子里面打转,最终恨恨地挤出几个字,“我第一就给了畜牲!狗畜牲!”

    “骂得好!骂得好!真是让狗给办了!那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李翼浩正一方面关心自己的脸上是否狼狈,另一方面自己心里面也乱糟糟的,根本静不下来,急于摆脱眼前的窘态。他还有些其他的担心,他昨天晚上糊里糊涂的把事儿做了,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有没有做过什么安全措施。而且,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怎么和柳倩欣搭上的?又是在怎样的景下去了她家?之后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全都是一片空白。

    柳倩欣算是彻底绝望了,哭着转跑走了。

    “你说我这冤枉不冤枉,你是第一次,就好像我之前做了很多了一样,我不也是第一次嘛!而且最他妈的冤枉的是,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把我宝贵的童贞给出去!而且还是你柳倩欣!我冤枉的不止想哭,都想找个地方撞死算了!”李翼浩看着柳倩欣跑走以后自己在嘴里喃喃着,就仿佛周围有人在偷听一样的小心翼翼的小声喃喃。看着柳倩欣消失在前面的拐角处,李翼浩赶紧冲向洗手间,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草草地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一点,重新回了教室。

    教室里,柳倩欣正趴在角落里的一个位子上,哭得呜呜的。她边围上了几个女生,都在安慰着什么。这一刻李翼浩的愧疚加深了一层,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做过火了。

    “我靠!你他妈的昨天晚上跑哪儿去了!喝酒喝到中途找不到人了,我们还以为你和桌子底下去啦,把桌子翻了都没看见个影!”一个平头的子还算壮实的、一米八左右的、和李翼浩一样一脸痞子像但是个方脸的、长得比李翼浩坦一些的男人走过来,拍着李翼浩的肩膀问。

    “别提了,闯祸了……唉!郑文,他们呢?他们仨哪儿去了?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李翼浩懒洋洋的抬起头问。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们“学痞五人组”其中的一员,和李翼浩从小玩儿到大的死党之一,郑文。

    “爬不起来了,让我帮他们喊到,咱两个一人喊一个,然后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喊最后一个!”郑文坐下来。

    “别闹了,我没心……”李翼浩肚子也在这时候开始饿了,昨天晚上的饭早吐光了。然后由于刚才的那一丁点儿良心发现,他突然间特别心烦起来。

    “我靠!什么事儿把我们的李子给难住了?说说看,哥们儿我倒想知道你还有什么祸没闯过……”郑文就近拉了张椅子,笑嘻嘻幸灾乐祸地坐了下来。

    “我他妈……我他妈昨天上把……给……给……给那个了……”李翼浩朝还在哭得呜呜的柳倩欣努了努嘴,然后无力的趴回原处。

    “这不他妈的是好事儿吗?我们五个人就你最晚了啊!赵孟德那兔崽子初中就是男人了!今天晚上值得纪念啊!我们‘学痞五人组’终于都是男人了!”郑文朝柳倩欣的方向瞟了一眼,“我说怎么大清早就唱戏,原来男主角躲在幕后还没敢出场啊……”

    “好娘个腚的好!我他妈的昨天晚上一点感觉都没有,就今天早上一起看见我们两个都赤条条的,然后就……唉!算了算了!妈的!这算什么事儿!”李翼浩摇了摇手,懒得继续说些有的没的。

    “嘿!李子,咱丑话可说在前头,你昨天晚上带了吗?”郑文小声问,“咱玩儿是行,恋也未尝不可,但可别造成后果什么的啊,咱他妈都才刚刚过二十呢!”

    “我不知道!我不都说了吗?我他妈的什么都不知道!”李翼浩有些窝火,这一刻忍不住的一拍桌子几乎要站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