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两个痞子一条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一章两个痞子一条命?

    天近黄昏,慵懒的夕阳慢慢的没入地平线,只留下一片片红霞的痕迹诉说它曾来过。当昏红的最后一丝光线掠过小镇最高的建筑,小镇教堂的房顶之后,灯火便应时逐渐复活开来。

    小镇中的一座二层的不起眼的仅能用斑驳的墙壁在证明着它的古老与资历的小楼,此刻与众不同的,灯光并没有随着夜幕的降临亮起,但却并非无人在家。一丝细微的呻吟声如同雾里看花般,从同样古老的昏黄木窗中若隐若现的渗透而出。

    房间里柔的呻吟冲到了一个顶峰,终于湮灭在一片急促的喘息声中。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潇洒地甩了一下额头上刚好覆盖住眉毛的棕栗色头发,从上起开始整理上的衣物,并将几个银币放在了桌子上,“这次报的报酬我便放在这里,至于多出来的奖励,我也付出了,合作愉快!亲的小东西……”说着男人又吻了一下已经软在上一动不动的少女的白滑的背脊,这才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慢慢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只剩下那柔的影,伏在榻上,除了雪白的背脊随着喘息轻微起伏,似乎没有任何力气再动一下指头。嘴角洋溢着满足的幸福,依然沉浸在回味之中。

    夜幕慢慢降临,星辰洒满天幕。转眼间,已是半夜时分。

    这时候,本应沉睡的世界传出一丝不协调的波动。在一个深深的地牢里,一阵阵皮鞭的声音打破了应有的宁静,“说!到底是谁给你这个物品列表的?还有,你有多少同党?快说出来!你还能少受点苦!”

    “呸!你他妈的把老子打成这样还想从老子口里辞?马上我的大部队就要来了,我活着你们还可能只是受点折磨,要是我出点什么意外,你们一个不剩、还要搭上你们的老婆孩子都要赔老子回老家去!”一个双手被捆住、吊在半空中的被扒光了铠甲的战士模样打扮的男子气愤愤地骂道。仔细一看,竟然是方才那阵**中的那男主角。他上的衣服被皮鞭抽开了一道道口子,已经失去了刚才的风liu倜傥。但是目光中的神气,却似乎丝毫未变。

    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这个眼神中毫无惧意的年轻人,竟有了一丝丝退缩。

    “别和他废话虚张声势了!他都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直接杀了他!”一个年轻人愤怒的厚道。

    “不行!这个人我在光狼佣兵团里见过!他们绝对不可能只让一个人来完成这个任务!留着他!怎么说也是个人质对方至少不敢乱来!今天晚上,所有人都给我小心地把好这里!丢了人我砍了你们!”这个首领模样的人吼道。

    但这群人却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吊着的男人,又狠狠地抽了眼前这个可恨的男人一顿,才一脸意犹未尽的神色离开了地牢。“你们给我看好了这里!丢了人那你们试问!”

    “是!”门外传来士兵的声音。

    “他妈的!没想到老子刚刚组成佣兵团的第一个任务就这么蛋!”他轻轻呻吟了一声,然后四周望了一圈,“在这个时候还能犯困,老子也是个人才!”他自嘲道。正说着,他张大了嘴,狠狠地打了个哈睡,一会儿功夫,便竟然真的这样睡了过去,伤痕累累的体在空中轻轻的摇摆着。

    李翼浩缓缓得睁开眼,看着眼前陌生的天花板,大脑一时间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种梦他自己都懒得数究竟有多少次。自从他出生以来,便每天都做着这个梦,甚至,现在他已经分不清那到底是不是梦。

    在他的感觉中,梦中的他,和他在一起成长,他多大岁数,梦里的那个他也是相同的岁数,甚至,他有种感觉,他在这个世界睡过去,就会在那个世界醒过来,也同样,每次都是那个世界的他睡过去,这个世界的他才会醒过来,两个世界里的他都存在着。尽管他这样说起来的时候会被同学嘲笑,但是他深深的有这种感觉,因为同学曾经支招说,要是真的那么真实在梦里打自己几个耳光看看是不是真的会疼。李翼浩都懒得辩解,何止耳光,在那真实的梦中他都受过N多次伤了!每次都痛得死去活来的!与其说那是他觉得是梦,实际上纯粹是被周围人怂恿得让他生硬的接受那是个梦!

    李翼浩无力的用胳膊直起自己的体,头很疼,李翼浩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头。昨天晚上几个哥们儿最近都够心烦,无奈一起聚堆,接着兴起拼起了酒,喝得着实多了一些,当中他都吐了一次,自己感觉能这样轻松的起来没酒精中毒死了就已经万幸。他晃晃悠悠的这么坐着,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这时候,他突然发现了异常:这里是哪里?屋子里面十分整洁,桌子上摆着很多花哨的文具,墙上挂着卡通海报,邻近的椅子上还有一个布绒玩具!这活生生就是一个很干净的女孩子的房间!李翼浩倒吸一口气,冷静地看了一下自己。

    一丝不挂,清晨正大。

    他扯过被角掩饰了一下自己精神的下。这一扯,李翼浩差点叫出声来:旁躺着一个一样一丝不挂的女孩!

    那个女孩还在沉沉的睡着,对这周围的一切浑然不觉。李翼浩大气不敢出一声,轻轻的从的一边下了,用枕头挡住自己尴尬的下半shen,满屋子寻找自己的衣物。这越慌张越出乱子,咣当一声把站的稳稳当当的椅子都绊倒了,自己也一个猛子扑在上,左手正好抓住了**的女孩那雪嫩的右大腿内侧,只要再微微动一下小指,就能触动女孩最神秘的源泉。

    女孩醒了,懒洋洋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坐了起来,眼睛都还没睁开就不满地嘟哝着问:“小卉……大清早闹什么……”

    李翼浩眼睛瞪得比向葵还大,女孩坐起来的一瞬间,圆润峰得两座小白峰随之颤抖了一下,峰顶浅浅、小小的褐红挑动着他每一根神经。李翼浩喉咙干的直咽唾沫,也同在这一刻,他好不容易把眼神从女孩的挪到女孩的脸上,这一刹那,李翼浩就不仅仅是吃惊这么简单,他感觉自己活像冲进了恐龙博物馆当众砸碎了一幅完整的恐龙化石然后又没能逃走一样震撼:这是他们班里虽然长得最漂亮但却因为特殊原因对人十分冷淡所以排行第二的班花柳倩欣!

    说到班花,若是在高中李翼浩就算睡了班里第一的班花也根本不会这么吃惊,但他现在所在的大学是家全国有名的影视院校,是那种根本没办法选校花的院校!是随便捡几个女孩都能去很多理科院校当校花的地方!这班花的分量就重了不知道多少。

    柳倩欣惺忪的双眼终算发现了一点异常,和死勾勾的盯着她体的、趴在上的、手一点一点地从她大腿上缩回去的男人对了眼神。李翼浩一时间尴尬的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哈……早安啊……”

    李翼浩已经准备好迎接随之而来的尖叫声,但出奇的是柳倩欣并没有尖叫,只是一把把被子抢了过去,慌慌张张的把自己的体勉强遮了起来,然后就用几乎能一把火烧了李翼浩的愤怒的目光盯着李翼浩。

    “你混蛋!”柳倩欣闷了很长时间,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她现在也已经乱了神,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李翼浩听得傻乎乎的,他没反驳什么,只是仍旧趴在那里,眼睛却像穿透了眼前漂亮的女孩,看向更深远的东西。柳倩欣见李翼浩这样子死盯着自己,心底的愤怒霎时间变成了不安,两个人这么一起发着呆。终于,柳倩欣的恐惧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的羞耻心,她忍不住从被子中伸出脚,小心翼翼的点了不远处的李翼浩的胳膊一小下,又猛地缩回来。guang乍现又隐,足能让很多男人疯狂。

    李翼浩这才从那种发呆的状态中惊醒回来,甚至,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甚至顾不得欣赏眼前几乎能撕裂每个男人理的风光,从上一下子弹了起来,盯准了自己的衣服扑上去几下就在了自己上。又恍然间,仿佛意识到一些什么,猛地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被他一系列动作吓到甚至发抖地步的柳倩欣,傻乎乎的干笑了一声,“今天我有急事儿,有什么事儿咱们改天再说!”说着便冲出了房间。

    柳倩欣就这样愣在了那里,眼睁睁的看着李翼浩就这样溜了。恐惧伴着李翼浩的关门声一起随着李翼浩去了,却又在一刹那,不安与失落无地砸在了她已经瑟栗的神经上。她在上越缩越紧,被子的边缘,渐渐显露出蓝花单上一小团不起眼的已经黯淡了的红色。她盯着那团红色,这次感觉到发自体里面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刺痛。她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忍了几忍,终于忍不住,把脸埋在了被子里面嘤嘤的哭起来。

    李翼浩冲出了楼道,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居民小区,转了一圈仔细观察了一番,渐渐分清了东西南北,四周放眼望去,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建筑物,总算知道了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确定了方向,他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今天上午是大学语文,正好可以去睡觉!”说着,什么都没准备就这样空着手跑向了学校。这里离他学校并不远。

    李翼浩跑得这么匆忙是有原因的,原因是恐惧,他隐隐的感觉到,另一个他已经发生了什么,正处在危险当中。这种时候,他更加分不清到底那是不是梦,“妈的!说不定这边这个平凡的我才他娘的是梦呢!!两个都是梦也说不定!就像《黑客帝国》里那样!”李翼浩边骂边跑,气喘吁吁的踏进学校的大门,然后马不停蹄的跑进教学楼。就这凑巧,他刚朝电梯打算招手,电梯就关了门,然后还一楼一停的往上开,李翼浩没那耐,从就近的安全通道一口气爬上了八楼。

    迈进教室,教室里才寥寥数人,还有近一个小时才开始上课,李翼浩也不管什么,挑了最后一排座位,虽然说刚刚睡醒,却伏在那里说睡就立马着了过去,这也是他二十几年里练出来的绝技了。

    吊在绳子上的战士打扮的男人猛然睁开眼,四周看了一圈,倒吸了一口凉气,“靠!这他妈的是哪个生孩子没眼儿的孙子想出来的招?要杀老子一刀子不就利索了嘛!”骂着的功夫,他努力弯曲自己的双臂,把自己的子向上牵引。他的子下面是一潭深水,刚才已经没了他的膛马上就到了脖子。

    正在这时候,地牢外面传来了一些零星的砍杀声,不一会儿,地牢的门打开了,一道清冷的月光打了进来。“依蒙!还活着吗?活着吱一声!”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十**岁的年轻男人,脸上的稚气还没有完全退去,黑色的头发微微卷曲,无力的垂在额头上。脸色微微有种风尘的黄,但更多的是一种白皙。这名男子眼睛并不大,蓝色的眸子却在这地牢门口显得格外闪亮。

    “吱你妈个头!我他妈的快被这帮万人骑养的给淹死啦!快帮我把绳子解开!拉纳!”在水里被叫做依蒙的这名男子看了一眼门口,气呼呼得骂着。

    “!你骂谁万人骑养的?放水的是你爷爷!”拉纳后一个声音骂了起来,大咧咧的跑进来一个敦实的胖子。胖子一魔法师打扮,留着一头精神的短发,眼睛眯着成了一条缝儿,鼻子微微泛红。

    “你脑子进屎了啊!休斯!闲着没事儿放水当尿尿玩儿啊!要不是他们刚才是把我吊起来用鞭子抽,而把我捆在石凳上用夹刑,我他妈现在已经隔了!”

    “不放水难道你打算让我们三个人一挑十,打他们三十几个人进来救你啊!姥姥!你那条狗命不比我们任何一个值钱!”休斯站在台阶上看着泡在水里的依蒙,不屑地说。

    “要骂出去再骂!是不是这次打算全部的人都死了这里啊!”正说着,门口又出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影,他和胖子休斯留着一样的短发,但却显得成熟又有些稳重。四方脸,阔鼻子阔嘴,一幅豪爽的样子。这时候他背后扑上来一个步法踉跄显然受了伤的看守士兵,他却连头都不会,手中的巨斧在他背后闪了一道银光,他背后的士兵前一道血浪标了出来,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拉纳!快给我解开绳子啊!我一开始就没打算指望那死胖子!高戈!你从那里帮我踹死胖子一脚!狗吃屎的那种!让他也下来泡一回!哦哟!拉纳!轻一点!我他妈的刚被那群兔崽子轮番抽了一通!”

    这样折腾了许久,依蒙才算是狼狈的从水底狗爬游到台阶旁边,“依蒙!你以后还是穿你的皮甲吧!为魔剑士妄想和战士一样挨揍,你不就是找死么?搞得自己连放个加速的保命魔法都放不出来!”材魁梧的高戈不满地啰嗦着。

    “要穿也要回去换穿吧,这里哪有的穿?也成!胖子!把你的衣服脱了!给老子穿!老子块冻死了!反正没衣服你只要拿着那根法杖光着股也照样放魔法!个熊!哎哟!这帮孙子刚才真下力气!你看!我被他们抽的!浑都血糊糊的!你们要不要试试?挨完鞭子被凉水一泡能从脚心爽到头顶!比他妈的办十几个妇还爽!噢哟!”依蒙踉跄地走上楼梯,高戈从刚刚砍死的士兵上扯下一件外丢给依蒙。

    休斯也在这时候从腰里面取出一瓶装满红色液体的小瓶子丢给依蒙,“我真他妈的!还要伺候孙子!你记帐啊!这瓶恢复药水一百个金币!”

    “去向冥神要你那一百个金币吧!这种烂货色也就只有你能做得出来!拿到冒险者宾馆连几个铜板都卖不了!”依蒙咬开瓶塞子,朝水里吐去,然后几口把一瓶子药水灌了下去。药水很有效,依蒙上的伤口以眼能够看到的速度愈合着,“好在这次挨打不是很亏,捎带着让我颇感欣慰的几条命和我们需要的报。我已经知道了我们要找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但恐怕要快去,否则说不定马上就被他们挪了窝!”

    “你少罗嗦几句什么都就快了!”高戈气乎乎地转向外面走去。

    依蒙愣了一下,好奇的看向拉纳,并朝着高戈的方向努了努嘴。拉纳看着高戈的背影,耸了耸肩,小声说道,“我们这群人当中没有比高戈更在乎你这条命的人啦,听说你偷偷冒充对方的战士混进对方的老窝去打听消息的时候他就已经很生气啦!”

    依蒙一脸无辜,跟着拉纳一起耸了耸肩膀,便也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