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章(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碧空万里,阳光普照,在这样美好的子里,塔勒山更显得庄重与奢华。这种奢华,不同于被人类侵蚀后改造过的奢华,而是大自然对它格外青睐的自然奢华。山顶,常年被万年不化的冰雪覆盖;山脚,却延伸着带阔叶绿树组成的带森林。从山腰到山顶,仅仅只需要你走过这一座山峰,就足以品味到世界各地的自然风景。塔勒山,孤独的立在天地之间,他的雄伟,使他那银白色的山顶早早便成为旅行者们的坐标。

    只是,旅行者们从来不敢靠近这自然奢华的塔勒山,尽管它的美丽仅仅是从远处眺望也能连灵魂都为之净化。这是神圣的领域,只有被神选中的人才有资格靠近它的山脚。若是胆敢在未经神的许踏过雷池半步,神的仆人会轻易的结束他不敬的生命。

    莫斯拉罗迈开他沉重的大脚,从宏伟的银白色宫中慢慢走出来。他那巨大的躯,使他每踏出一步便让周围的地面随他震动一次,上百米高的银白色宫四周,便会在震动中飘落一些银白色的冰粉,在空气中闪烁着太阳的光辉。这种景致尽管莫斯拉罗已经不知道回味了多少遍,但依然津津乐道,于是每当他迈出宫的最后一步,都会落得十分沉重,宫之上的冰粉便会蒸腾起一阵冰雾,莫斯拉罗在此刻都会停一小会儿,抬起巨大的头颅,把那阵蒸腾起的冰雾吸入鼻孔,那阵冰爽每次都让莫斯拉罗沉醉的嗓子中发出咕咕的声音。

    今天的清晨,似乎宫周围的风也变了节奏,莫斯拉罗吸入那一阵冰雾的时候,竟然鼻子一阵瘙痒,紧接着莫斯拉罗就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巨龙的喷嚏,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这个喷嚏,竟让莫斯拉罗周围的空气扭曲出一个透明的圆球气流,急速向外扩张,直至消散不见。整个塔勒山顶,似乎都为之一振,宫方圆的所有凝结的半米多粗的冰锥都被这一个喷嚏纷纷震落,片刻间,整个塔勒山顶一阵冰追破碎的清脆声,声音汇聚的多了,竟也有种轰鸣的感觉。

    莫斯拉罗摇了摇头,狠狠地打了一个响鼻,重新激起周的一层冰雾,他抬起头,轻轻的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

    空气中多了一丝动的不安。

    莫斯拉罗的唇角不易觉察的露出一丝微笑,在他抖了一下庞大的躯以后,重新迈开大步,走出银白色的宫

    走出宫,更能领略到宫的雄伟。银白色的巨大宫,即便在一个山顶上与山体比较也依然那么显眼,整个宫不知道是用什么物质搭建起来,通体银白色,从地基到宫顶上的浮雕材料,都是这种银白色的不明物质。并且,如此巨大的宫更匪夷所思的见不到任何石料之间的接缝,仿佛这个宫就是一个整体,是用一块巨大的银白色的不明石头雕刻出来的一样。覆盖在整个宫表面的雕刻并不奢华细致,但却大气,朴素,神圣,庄严。顺着道走出被两个巨大的六翼天使浮雕拥抱的宫门,可以看到厚达十几米的墙隔开了厅和道,墙外,以二十八根三十多米粗的需要七八十人才能围起来的巨大的银白色柱子支撑起高过百米一片巨大的天花板。天花板下,是一段并不长的、以宫同种材料铺制成的道。不过,这不算长是对庞大的莫斯拉罗而言的。如果是一个人站在这座宫的一角,这个宫完全可以被他看成一个诡秘、空旷、神圣又庄严的城市了。

    莫斯拉罗迈出道,迎接他的,仍然是银白色的山道。这种银白色则是以万年玄冰凝结而成,在灿烂的阳光下,闪耀出来的光辉让任何人都无法睁开双眼。莫斯拉罗却并不在意耀眼的光芒,他晃动着他那庞大的体,一步一步地走出山道。山道的尽头,是万丈悬崖。莫斯拉罗站在悬崖旁边,停住了他的脚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这寒冷却清澈的空气渗透到他的每一个肺泡中后,重重的吐了出来。刹那间,这口气化作了一阵白色的雾风,在半空中呼啸出撕裂空气的哨声,惹得这山顶的狂风随之不自然的滚动了一番,才肯不愿的消融进苍穹。

    为圣地守护神的银龙,莫斯拉罗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没有离开过塔勒山。但是他从来不因此感到孤单。神的领地也并不是总是这么平静,总有一些不安分的生灵妄想一些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踏入这片神圣的领地。莫斯拉罗不但不会讨厌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生灵,反而时时刻刻期待着他们的出现。正是因为他们,莫斯拉罗才没有孤单。

    莫斯拉罗仰天长啸一声,整座山再次随之震动。长啸过后,架下的山体依然在微微颤抖。莫斯拉罗深深地望向蔓延至天际的森林边缘,嘴边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莫斯拉罗之所以离开他的宫,就是因为觉察到一丝不安分的波动,门前的喷嚏,更让他感觉到来客的强大,他站在山顶的入口,等待他的客人到来。

    晴朗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若是不仔细观察,如同一粒灰尘一样的黑点都会让人忽略它的存在。但这逃不过为圣地守护神莫斯拉罗的眼睛,莫斯拉罗此刻已经眯起了眼,仿佛正在享受即将到来的**的快感一般。黑点慢慢靠近圣地塔勒山的山顶,若不是它仅仅是一个黑点,甚至都能让人感觉到它的放肆、它的目中无人。黑点张狂地移动到莫斯拉罗不远处停下,仿佛撕裂空间一般的愣是在虚空中撕出一片黑暗,黑暗伸出几条触角一样的影子,伴随着本体猛地膨胀开来,蔓延出一团巨大的黑雾,黑雾膨胀的迅速,宛若从另一个空间被强行技压过来一般。慢慢的,黑雾停止了生长,此刻黑雾笼罩的空间,已经足以和莫斯拉罗庞大的躯相比较。停止成长的黑雾重新慢慢凝聚,凝聚成一个黑色的仅仅两米左右黑色光滑的球体,光滑的球体的表面突然粗糙起来,开始像羽毛一般片片张开,纯黑色的羽毛中,伸出了一只与这浓黑完全不相容的雪白色但充满力量的手。这只手伸向莫斯拉罗的方向,又忽得往后一摆,这团黑色立刻落成一长袍,一张英俊的面庞与一头火红色的卷发在长袍倾泻间浮现开来。长袍仅仅在风中漾了一下,刹那间周一紧,化作一散发着黑色光芒的轻甲,整个过程,就像连续的几幅华丽的图画,在最终凝结成一个着通体亮黑铠甲的完美男人:健壮,却不失修长的体,轮廓分明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蓬松的和他面容一样耀眼的火红的卷发慵懒的搭在肩膀上。

    山顶狂风肆虐,但这个近乎完美的男子竟然连那头蓬松的头发都没有动一下,仿佛狂风也惧怕他一般,皆从他边绕过,连铠甲后的蓬松的披风的一角都不敢揭动。

    莫斯拉罗直到此刻才慢慢睁开那双慵懒的眼,不屑地向远处立在空中的人周扫了一遍,重新眯了起来,“魔王卡农这次可真打算下血本,竟然把自己手下最得意的两大将军之一海因里希派了出来,是不是说,若是这次再不成功他便会亲自上门呢?”一个声音从莫斯拉罗的体里沉闷的发出,他的嘴则半分未动,“你的手下呢,海因里希将军?该不是说你只是个光头将军吧!”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对付的仅仅是一个仆人而已,自然魔王也是只需要一个魔仆便足以应付,又怎需要什么手下呢?”海因里希丝毫都不以为然的回答,他活动了一下脖子,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从虚空中撕下了一块仿佛是物质的东西。这团东西被海因里希用力一甩,铿锵一声,化作了一杆同样散发着深邃的黑色光芒的长枪,“若不是用包括塔勒山在内的三座山峰封住了我族的魔脉,如今天下究竟谁被称作是魔族还不一定,神这个位置本就是胜者的位置!”

    正说着,海因里希的长枪化作一道黑芒,他眼前的白色冰川一声巨响,炸开几道裂缝。裂缝越来越大,被刺中的冰川表面分裂出的一块巨大冰块正慢慢离开它依赖了千万年的本体,滑到边缘的一刻,轰然坠入万丈悬崖,许久之后才听到山脚传来沉闷又恐怖的巨响。

    莫斯拉罗站在原地并没有动,突然,他的边亮起几道白光,片刻笼罩住莫斯拉罗的全。顶级龙族防御魔法“龙芒圣甲”的最高级别二十级魔法,莫斯拉罗竟然瞬发!直到这时,莫斯拉罗才算是真正睁开双眼。他抖动了一下双翼,伸展着自己的四肢,在原地摇晃了几下。霎时间,山风仿佛更加猛烈。

    海因里希褐色的瞳孔在这个时候闪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狂风中都不曾飘动的头发,此时像是被微风拂过一般,轻轻飘动了几下。

    一人一龙对峙了片刻,这种场面说不出的诡异,若仅仅从材上看,海因里希面对莫斯拉罗,不外乎是一只青蛙在与一头大象对峙。但任何人都很明白,当力量达到顶峰的时候,形态已经不再是实力的代名词。眼前这两位世界顶级的强者对峙期间,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即便是此刻的冰川与狂风都掩饰不住自的颤栗,不安分的颤动着,时不时冰川裂下几块硕大的碎冰,混合着洋洋洒洒的冰屑,落入云海之下的深谷。

    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破,海因里希突然消失在原先的位置。几乎在同一时刻,莫斯拉罗巨大的头颅向前一倾,嘴唇骤然打开,一记龙息喷在了他前方的虚空上,白色的圣焰从莫斯拉罗巨大的嘴巴涌出,激得嘴唇旁边的细鳞都沙沙翻动,圣焰在莫斯拉罗的嘴唇正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扇面,绵延数百米,在莫斯拉罗的前方久久不散,这是神圣属的圣焰,是代表着主神的神力。也这同在一时刻,莫斯拉罗震动了双翼,与那庞大的躯不协调的在空中灵活的运动着,眨眼的工夫已经离开了山顶几百米之远。白色的圣炎中,在这一刻飘散出几道美丽的泛有黑色光芒的丝带,丝带的轻柔,眼睛似乎都能捕捉得到,温和的在莫斯拉罗周附近游走,只是仿佛莫斯拉罗的体周围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巨大球体,所有丝带只能轻轻抚mo着那个看不见的球体,没有一条丝带能够靠近莫斯拉罗。终于,一条条黑色丝带仿佛并不甘心,放任一支无形的巨大而灵活的手细致的折叠着它们的形状,一会儿的功夫,空中渐渐盛开几朵依然如丝般柔和的直径四五米的巨大黑色玫瑰,迤逦且诡秘,默默地聚在莫斯拉罗边随时准备抚mo眼前的巨龙。黑色玫瑰仿佛是静止的,但周遭的空气却早被它的影响化成了几个能用眼看得见的气流漩涡,从气流漩涡看下去的世界,空间都被扭曲,如同在水上看水下的世界,随着水面波纹,水下的世界扭动成各种形状。

    莫斯拉罗在黑玫瑰盛开的一瞬间,同时瞬发了顶级龙族圣属攻击魔法“圣光裁决”,和第二击龙息,目标同样是他面前的虚空。霎时间,天地间仿佛多了一个太阳,但这第二个太阳却不比原先太阳那般柔和,甚至夺走了原先太阳的光彩。周围的一切,甚至几千米下的森林,都失去了本的颜色,刹那间只要这第二颗太阳能够照耀到的地方,全部都只剩下苍白的颜色,连影子都是苍白的。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因为失去了色彩而仿佛静止了一般,包括这高空肆虐的狂风在第二颗太阳升起之后都失去了本动不安,新生的太阳的能照耀到的地方霎时间化作苍白安宁的天堂,仅剩下几朵滴的黑色的玫瑰在这片已经苍白的空间中显出极端夺目的光彩,与这和谐而安宁的光亮不般配的存在着。

    神圣的龙息也是白色,在这第二个太阳的强烈光辉下,失去了任何色彩,若只是看,根本不存在。但这并不代表它失去了威力,巨大黑色玫瑰仿佛承受着*一般的疯狂的舞动,圣光的全方位刺伤,龙息的单方向突破的蹂躏,使得这妖冶玫瑰在疯狂的舞蹈中一点点被撕掉,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扯碎而凋零。

    就在此刻,一个黑玫瑰的空气漩涡中心飘散出一点点白色的碎屑,与周围的苍白揉为一体,若不是黑色玫瑰的衬托,这碎屑根本就不存在一般。这些碎屑仿佛轻风吹动一样慢慢靠近了正在吐纳龙息的莫斯拉罗。莫斯拉罗并没有注意到这一丁点细微的变化,仍然在非常满意的折磨着自己的猎物。龙息结束,莫斯拉罗满意的慢慢闭上了嘴,这时候,刚才的那些碎屑中的几片,在莫斯拉罗合上双唇的一瞬间飘进了他的嘴里。

    莫斯拉罗重新看着重现在半空中的黑色影,不屑地笑了一声。这次的战斗实在太没有意思了,莫斯拉罗完全感觉自己高估了对方,魔界将军竟然都只有这点力量,那么可以想象,魔界的实力在这个世界已经被削弱成什么样子了。刹那间,莫斯拉罗既更加畏惧于主神的威能,又难免有些失落。眼前这个本来可以轻易毁灭一个位面的强大存在,现如今却只有这点力量,这点力量甚至还不如区区人类的一个千人军队带给他的快感,除了**具备魔界的变态防御还算结实以外,对方的实力甚至还不如一个进入贤尊阶层的人类,实在让他失望至极。

    尽管对手很弱小,但莫斯拉罗在这一千多年以来养成了一个习惯,莫斯拉罗从来不会迅速杀死对手,而是在第一次重创了敌人之后,一点一点将这些胆大妄为之徒慢慢折磨、细致蹂躏致死,让他们死在痛苦中、死在绝望中、死在恐惧中,使他们的灵魂都深深烙印下他莫斯拉罗的恐怖,灵魂都为莫斯拉罗的强大而颤抖,然后被消散在极度的绝望与悔恨中。

    两股圣力同时揉搓,几朵艳的巨大黑玫瑰终于坚持不住,此刻的黑玫瑰的直径只剩下不足半米,被苍白的世界撕碎之前,一个狼狈的黑影从几朵玫瑰围绕的中央的虚空里被弹出,紧接着仿佛撞在对面虚空中不存在的墙壁上一样又被反弹了一下,才慢慢稳住了一点形。黑色影重新调整了几次形,才终于彻底在空中稳住了体,摇摇晃晃的抬起疲惫的躯,他嘴角流出了一道金黄色的血液,原先泛着黑色光芒的轻甲暗淡下来,有几处甚至冒起了轻微的灰色烟雾。此刻,海因里希在半空中停顿着恢复体力,开在半空的几朵黑色玫瑰骤然消失。方才几十秒钟,战斗便出现了停歇,双方的实力差距可见一斑。足有两分钟,海因里希才重新板,上的黑色轻甲慢慢恢复了光泽。这期间,莫斯拉罗半点都没有趁人之危扑上来的意思。

    “若不是魔脉被封印,你这种小角色怎么配与我对决?即便被你们吹捧的主神凯罗我也不会放在眼里!”海因里希喘息着,愤怒的闷吼。

    “然后呢?嗯?”莫斯拉罗嘲笑地问。

    “然后,你要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今天便是你的死期!肮脏的小爬虫!”海因里希暴吼一声。

    莫斯拉罗刚打算仰起头来嘲笑眼前的海因里希,正再一记龙息给眼前这个狂妄的影一点教训,却只是张开了口,没有了任何圣炎从他巨大的嘴中涌出。他终于发觉自己的体发生了异常,他剧烈的咳嗽了几下。巨龙的咳嗽,在空气中震起数层能用眼看得见的波纹。继而,巨龙拍动着翅膀,似乎在努力着什么。慢慢的,莫斯拉罗的周围恢复了往常,高空的狂风再次涌动起来,从巨龙的体中穿过,从他高傲的龙角中穿过,从他翅膀的缝隙中穿过,胜利般的响起愉快的口哨声,把彻骨的寒冷带给了莫斯拉罗。

    寒冷!被圣力包围的莫斯拉罗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奢侈过这种感觉了!平时,他只能在宫边的冰雾中让鼻腔体会一点清爽而已!但寒冷原来是真实存在的!本来立在莫斯拉罗上的龙鳞此刻都紧紧地收缩起来,把冰冷带到他的血中,血液都似乎要一点点开始凝固。

    这是寒冷!

    “怎么样,傲慢的爬虫?不能使用龙语魔法和龙息,也不能联络到你的神的滋味如何?”突然间,海因里希旁爆起了黑色火焰,黑色的火舌时不时便冲出一条,扭动一个华丽的动作后消失在狂风中。在这黑色火焰中,海因里希的头发肆虐的摆动着。黑色火焰在海因利息全上下剧烈的燃烧着,仿佛要将这个渺小的影化为灰烬一般,只是那看似渺小的影却在这黑炎中越来越清晰。

    黑色火焰完全燃烧过以后的海因里希,皮肤微微渗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金黄色,让他的面庞再增几分刚毅又辉煌的傲然气质。这时候,他的头发重新恢复了平静。体上的铠甲,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黑色光芒,而是一种诡秘的透露着金色的黑色光芒。

    莫斯拉罗这才惊恐的发现,原来海因里希从一开始便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如今释放力量的海因里希,让巨龙清晰地感觉到,即便莫斯拉罗没有被封印也不是对手。

    眼前这个小小的影里,即便在三大封印的强力压制下,竟依然蕴藏着是几乎可以睥睨一个位面的庞大力量!在凡人看来,那小的影似乎还不够庞大的莫斯拉罗塞牙缝的,但莫斯拉罗却清楚的体会到了自己只是一支爬虫的意思。

    莫斯拉罗突然间发现,自己轻敌竟然是被魔族们一点一点的引导的。之前,死在莫斯拉罗手中的魔族可谓不计其数。莫斯拉罗一点一点地回忆,这才发觉,魔族最初派遣的是一些无名小卒,然后,前来送死的魔族地位越来越高,但他们的力量却只是每次都只提升一点点而已!为了让莫斯拉罗种下魔族实力被彻底压制的假象,魔族竟然牺牲了这么多精兵良将?!当他仔细回忆的时候,突然再次嗅到了谋的味道:来的,除了眼前的魔族两大将军之一的海因里希,其他的,真的是本尊么?

    他竟然忘记了魔族最擅长的,除了高深莫测的攻击和防御以外,就是对灵魂的魅惑了!

    那么,之前自己传送给主神的讯息都是错误的了?

    莫斯拉罗开始不敢再想下去,这背后的谋,让莫斯拉罗仅仅是摸到一点边缘都不住开始颤栗起来。

    “你这卑鄙的小人!竟然使诈!”莫斯拉罗闷吼着,咆哮着,“卑鄙的混蛋!解开你肮脏的封印!我们用我们各自的荣耀决斗!我们用各自的信仰决斗!你这样胜之不武!”

    “最卑鄙的是你们的神!我们帮他创造了世界,他不但没有履行诺言与我们平分世界,反倒将我们的力量脉络封印,将我们永远地赶到地下!”海因里希一脸愤怒,“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只不过,我坦然承认,杀了还具备力量的你需要消耗我在这个世界蓄积了几千年的力量中的一部分。而这股力量是用来对抗你们那才应该被称作为肮脏的神用的,你没这个资格!”

    正说着,海因里希根本无视漂浮在半空中的莫斯拉罗,径直飘向银白色的山道,他要去毁掉山道另一端尽头的宫内的封印祭坛。他要将摩脉的三大封印之一:塔勒山顶宫连根拔起!

    莫斯拉罗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最终他下定了决心一样,重新长啸一声,奋不顾的冲向了海因里希。

    没有龙族魔法和龙息的龙族,在海因里希眼里连一条爬虫都不如,海因里希连头都没有回,一道黑色的丝带便轻描淡写地穿透了他后巨龙的心脏,尔后又轻柔的回到了海因里希的体。莫斯拉罗浑一颤,他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大笑了几声,拼命的拍动着自己巨大的翅膀让自己还能停留在空中,山顶上的常年覆盖的冰雪此刻在莫斯拉罗的翅膀下被刮起了无数的冰渣雪粒,到处飞舞着闪烁的晶莹。

    笑声结束,莫斯拉罗庞大的体撞击在山道的边缘上,而后从山道的边缘堕向了山脚。

    海因里希在这个时候猛然间停住了脚步,他惊诧地回过头,盯着后落入山下的巨龙的尸体,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

    一个巨大的透明的仿佛实质的灵魂从山谷底部飘了上来,灵魂在狂笑着。

    “卑鄙!比卑的人类还要卑鄙!这就是你们的神?!竟然在自己虔诚的仆人上安置以死亡来触动的魔发陷阱?!”海因里希立刻将手往后一挥,轻甲刹那重新散成了黑雾,笼罩住海因里希。

    “没用的!你为一个魔族将军难道还不知道‘空间漂移撕裂’的威力吗?现在我便告诉你!这就是为我死亡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巨大的灵魂狂笑着,“对!没错!我只是一只狂妄的巨龙!但是,在我莫斯拉罗即将离开这美丽的世界的时候,带走得却是魔族两大将军之一的海因里希!灵魂不灭的话虽然可以存在千百万年,但是只有对我神的荣耀才是永恒的!因此即便我的灵魂就此消散,可我莫斯拉罗的名字将永留在神的边,永留在凡人的史册!”

    黑雾爆裂开来,海因里希全一丝不挂,周迸发出蕴含着黄金色的黑色火焰,火焰同在躯体一起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然而仔细看过去火焰中的海因里希,竟只有半个体!尽管只有半个体,尽管在这雄伟的塔勒山顶上这半个体显得那么脆弱与渺小,但是在他体挣扎的范围中,没有任何物质能够安然无恙,山道,山道两边的冰川,甚至深埋在冰下的红色山岩都在一瞬间爆裂坍塌,整个山顶如同一角塌方的楼房,瞬间露出了被尘封了几千几万年的红色岩石。混合着流淌中的红色碎石的白色冰屑,形成了一条迤逦的彩色瀑布,宣泄垂下!

    “不必挣扎了!海因里希!‘空间漂移撕裂’是用空间之刃,加上能将一个空间推动的伟大力量造成空间漂流来进行的撕裂,是连灵魂都能撕成两半的,只有我们伟大的神,我们伟大的凯罗!才能够驱动的魔法!你的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莫斯拉罗灵魂的声音越来越弱,渐渐的,作为这庞大魔法的消耗,莫斯拉罗的灵魂慢慢消失在这个空间当中。

    在莫斯拉罗的灵魂彻底消退的一瞬间,海因里希仅有的半个体渐渐化作了金黄色和纯黑色的两种细屑,在狂妄的山风无的掠过之后,带走了海因里希所有生存过的印记。苍白的山顶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除了它那露出红色岩石的、一直延伸到宫门口的巨大伤疤。

    凯罗神历七千一百零二年二月二十二,魔族将军海因里希阵亡在塔勒山顶,神魔的天平严重失去平衡,魔族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再也没有任何举动。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