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秋之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www.cmfu.com发布
  篇前话:谁说故事的主角掉到异世界里就会是那个世界的主角?放

    
www.cmfu.com发布
  *

    
www.cmfu.com发布
  人活到这个份儿上,其实也该够了。马秋就是这么一个例子,真真正正的彻底活够了。

    
www.cmfu.com发布
  早在二十几年前,那时候马秋还十分的风光,中国也没有什么打破铁饭碗,马秋就该怎么过子就怎么过子,过得还不错。那时候,马秋是一家国企的一个部门的经理,几乎天天都在玩儿,但却玩来了工资玩来了漂亮老婆玩来了家,后来和老婆两个人玩儿,又玩儿出了一个闺女,三口之家和和美美,小子过的要多么舒坦有多么舒坦。

    
www.cmfu.com发布
  但是就在女儿十一岁那年,天有不测风云,下岗大潮席卷了整个神州大地,马秋抱了近二十年的铁饭碗就成了这场大潮中一个迅速湮灭的浪花。

    
www.cmfu.com发布
  他的公司倒闭了。

    
www.cmfu.com发布
  他下岗了。

    
www.cmfu.com发布
  天塌下来了。

    
www.cmfu.com发布
  马秋感觉他玩完儿了。

    
www.cmfu.com发布
  从那天开始,马秋就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一切看起来似乎顺理成章,但是马秋却不能这么接受的理所应当。

    
www.cmfu.com发布
  下岗风潮刚刚刮起来的那几年,马秋在公司里面已经感觉到公司里面各个环节不对了,但是马秋不相信这么大一家国有企业国家说丢了就丢了,他不相信公司说倒闭就倒闭。直到现实真的降临了,马秋还不能接受,仍然觉得这只是公司的一个难关罢了。也就公司里面已经发不下工资了,马秋还是卡在公司里面,等着公司慢慢好转。

    
www.cmfu.com发布
  但是,现实况却没有如马秋所愿,公司开始为了偿还外债,一点点的变卖。他在公司当了两年的义务工以后,公司终于只剩下一个办公楼了。

    
www.cmfu.com发布
  这时候,公司正式对外宣布破产。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终于彻底死心,光荣下岗。

    
www.cmfu.com发布
  之前,马秋攒得那点家底,如今已经吃得七七八八。这两年来,几乎都是他人一个人在支撑着这个家。但是马秋却不觉得他对不起他人,他认为,当年他老婆丢下那么多相亲的机会吃准了他就是为了让他养着她。他也的确够尽义务,养了他老婆十二、三年。如今,也应该让他老婆挑起这个担子,反过来养他了。马秋还恶狠狠得想,你她妈的还以为你是当年的黄花大闺女啊,那时候你还值几个钱,现在你一文不值!所以你活该去干几年劳力,等你反养活我个十几年,咱女儿一出嫁,你也就算是出头了。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就悠了四五年。这四五年里,他每天就是吸烟喝酒,大门不迈二步。马秋是不敢出门,自己死卡在公司里当义工这两年里,那些比他小不知道多少的小孩都一个个牛B的拽着,两年间比他这个过去的经理还风光。马秋受不了,马秋想起来就骂,什么东西,当年给我端水我都不要!

    
www.cmfu.com发布
  他人却渐渐开始受不了他了。刚开始的那段子,他人还觉得马秋只是因为失业而有些暂时不能接受现实,所以会消沉一段时间。但是后来事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马秋这一消沉仿佛在也爬不起来了,甚至连出门都不肯。一天到晚,仿佛太上皇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连烟酒都差遣女儿给他买,眼睁睁的在家坐吃山空。一转眼,就这样熬了五年!

    
www.cmfu.com发布
  要是马秋简简单单的吃喝拉撒只是不找活干,马秋的人还能接受。马秋不仅仅是那么简单,每次喝完酒以后还发酒疯,平时不肯出门,发起酒疯来却每次都出去给家里丢人现眼。马秋的人白天在那家的小公司拿着微薄的薪水,晚上为了填补空子去街头摆摊和女儿一起卖书。然而,马秋却并不给她们好子过,在街头摆摊的时候,马秋经常打着醉拳就去捣乱,搅和得半个城里能摆书摊的地方全都知道马秋的那幅德,而且马秋越演越烈,在大街上就对他女儿、老婆动手。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的人开始绝望了。

    
www.cmfu.com发布
  于是开始和马秋两个人先是吵,然后在马秋大打出手的时候开始反击,这些年马秋一直一个人在家里憋着,他老婆在外面却持着一个摊子。这书有多重?他人心疼女儿,每天几乎都是一个人抗里抗外的,力气头这些年算是出来了。这反击着反击着,渐渐的只要马秋敢动手,挨揍的就会演变成马秋。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就越来越觉得他老婆不是东西,可是离婚这句话他死活也说不出口。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终于找到一个知音,在他心里最难的时候。

    
www.cmfu.com发布
  那个人姓赵,以前也是在一家倒闭的国企里当着一个小经理,但是由于这个赵为人实在太老实,所以在职的时候就一点油水都没捞到。公司倒闭以后,这个赵和马秋一样,完蛋了。

    
www.cmfu.com发布
  两个人除了有些不一样,遭遇和心态倒是几乎如出一辙。不同的,比如马秋,清醒的时候骂老婆、指使孩子,醉的时候和个神经病一样在街上撒泼。而这个赵,马秋和他一起的时候则有些心理平衡,这个赵,以前还工作的时候就是个妻管严,完蛋了以后更窝囊,喝醉了竟然只会想着自己的难然后一个人哭。马秋甚至和这个赵碰头的时候,经常看到他家那个才刚上初中叫赵孟德的小崽子,当着他马秋的面儿就说这个赵是个窝囊废。马秋每次看到听到的时候都不吱声,看着这个赵,非但没可怜这个赵,反倒醉心于这种幸灾乐祸,和这个赵比起来,他马秋还算个人物。

    
www.cmfu.com发布
  不过老天没有让这个幸灾乐祸的调解剂持续下去。

    
www.cmfu.com发布
  就那么一天,也不知道是出去办什么事,这个赵的小崽子赵孟德骑着自行车带着这个赵,结果被一辆车给撞了,那辆车见事儿不好溜了,这个赵看到自己昏过去的儿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头,愣是背着他儿子去了最近的医院。到了医院,直到知道自己的儿子只是轻微脑震和伤了一根肋骨以后,才虚脱过去。再次醒了才知道自己左胳膊严重骨折又一路上背着他儿子驼着他儿子的重量,骨头走型的时候骨头渣子伤了周围的肌和神经,已经没办法完全痊愈,痨下了后遗症,左手的灵活度不行了,而且好了之后还一直得哆嗦。

    
www.cmfu.com发布
  那以后,这个赵的那个小崽子对这个赵的态度完全变了,不但听不到骂他爹是窝囊废,竟然还总是有什么活就抢去做,心甘愿的让这个赵就这么闲着。

    
www.cmfu.com发布
  这个赵则在这以后脸上开始洋溢了笑,经常对马秋夸奖自己的儿子,讲自己儿子的光辉历史。比如,由于家里面穷,那个叫赵孟德的小崽子上初中自己就去卖玻璃球和贴纸赚钱自己管自己的口。比如,在那个叫赵孟德的小崽子初中二年级的时候赚到了第一个二十块钱,由于之前一直馋却不敢开口向他妈要钱买的那种廉价小淀粉肠,他就买了一箱那种小淀粉肠,一直吃到腻。比如,那个叫赵孟德的小崽子小学五年级生,他向他妈许的愿望就是能吃一碗康师傅大碗儿面,那对他来说就是奢侈,三块五毛钱他们一家能吃两天,结果那一顿吃得津津有味,却吃得他妈背地里哭得不能自已说自己对不起孩子,他知道了以后就在他初中二年级的生上用自己赚的钱买了三碗儿大碗儿面,在家里隆重的过生……

    
www.cmfu.com发布
  这个赵的眼里就这样似乎新生出一种希望,以前那种死气儿渐渐的消失到无影无踪。

    
www.cmfu.com发布
  这样一来,马秋在这个赵这里找不到平衡了,渐渐的疏远了这个赵,后来就再也不联系了。

    
www.cmfu.com发布
  于是马秋又成了一个人,一个总是不被别人了解的人,一个苦闷的人,一个愤世疾俗却又没有勇气反抗的人。

    
www.cmfu.com发布
  然而这时候,老天却没有再给马秋眷顾,他听说他老婆的一个小学同学、还是同村儿青梅竹马长大的男的和他老婆勾搭上了。那个男的十几年前就死了老婆,可是一直没再娶,直到把自己的儿子送进了大学,自己一个人照料着一家小店的时候才感到寂寞。这时候,马秋的人在摆摊卖书的同时还顺便进一些小商品一起卖,这个男人就在进货的时候和马秋的人相遇,后来经常进货的时候碰面,顺便就聊得多了起来。

    
www.cmfu.com发布
  其实马秋的人还并没有想过什么,马秋却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档子事儿,一天喝得酩酊大醉,竟然撒着酒泼闹到了那个男的店里。马秋的人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算是让马秋丢到家了,丢的就是撂茅坑里都不会有人拾掇。以前的时候,马秋的人遇上马秋在大街上撒酒疯总还忍耐着把他哄回家,然后在家里吵,在家里闹。但这次,马秋的人实在忍无可忍,在接到电话听到这么一茬子,她蹬着自行车就去了那男人的店里,用巴掌把马秋打出了那家店。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的人觉得,自己和马秋真得过到头了,这子真得过到头了。

    
www.cmfu.com发布
  后来,马秋的人要和马秋离婚。

    
www.cmfu.com发布
  马秋不依。

    
www.cmfu.com发布
  马秋以死威胁,马秋的人冷笑着看着他,反问,你敢吗?你真那么有种吗?那就死吧!死了正好利索!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吼着,我知道你这个**就盼着我死了然后立马钻了那男的被窝里头!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的人哼了一声。还真就这样,她说,说完了以后把门一摔,连看都不看马秋一眼便走了。

    
www.cmfu.com发布
  马秋找他女儿帮忙,告诉他女儿,他其实还很她妈,让他女儿用死吓唬吓唬他人。

    
www.cmfu.com发布
  没想到,他女儿也和她妈一个表,冷冷的看着马秋,反问他,?爸爸,你看样子真的已经喝酒喝傻了,你都快五十的人了和我说?你难道不知道,一个女人要离开一个她忍受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不是因为什么狗,而是那男人已经彻底废物了!不但废物还是严重的累赘!已经连累的她再没办法一起正常的过子了!你知道吗?你在我妈眼里已经是个废物的累赘!我妈正盼着想丢垃圾那样把你丢了!?我看你是怕我妈走了以后你没吃的了吧!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忍不住给了他女儿一巴掌。

    
www.cmfu.com发布
  没想到,他女儿被他抽了一个趔趄以后,反而恬起脸来让他打。你打!你打!我让你打!你除了打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孩子你还有什么本事?我告诉你!我妈要是和你离婚!我绝对跟她走!你要死要活随你去死!你死我都不为你掉半滴泪!你不是整天还自以为是!还说什么你养了我和我妈十五六年,也该我们养你十五六年,你那死样儿!先不说男人养老婆孩子是理所应当,就算不是理所应当,我妈完完全全的只是吃你过一次吗?我妈一直有工作!而且那些年,我妈什么时候不是对你百依百顺?!你呢?下岗以后整天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凭着让我们养你还净给我们添乱!我们不但要养着你还要忍受你耍脾气,使子,让你打让你骂,从一开始你和我妈结婚你就没把我妈当东西!我和我妈早受够了你了!你打吧!你张狂也就张狂这几天了!过了这几天你就不再是我爸!以后别来攀附我!你来一次我让我男人打出去你一次!

    
www.cmfu.com发布
  马秋高高的举着巴掌,再也没办法打下去。

    
www.cmfu.com发布
  之后,他家里就只剩下马秋一个人。老婆回了娘家,女儿住进了男朋友家。后来,女儿结婚了,竟然连喜贴都没给他。

    
www.cmfu.com发布
  他这次真的一个人在家里坐吃山空,老婆留那点积蓄吃完了,便开始变卖家里的家当,但家里的那些家具什么的收破烂的都不愿意要,旧到家了。旧衣服这年头根本就没有人可能买,新的都不愿意穿谁要旧的?他把能卖得全部卖光了,能吃的全部吃完了,饿了两天以后,他一怒之下把房子价卖了。

    
www.cmfu.com发布
  就这样,他又吃了一年多。这期间,他听说他女儿已经有了孩子,但是他却连见都没见到过。他自己的娘家,在自己的父母过世之后和他断绝了来往,据说,女儿的婚礼都邀请他们了唯独没邀请他这个当爹的。

    
www.cmfu.com发布
  一年多以后,当初为了让房子尽快出手好能吃上饭,马秋弄到的钱本来就不多,这一年来连租房子带吃饭喝酒吸烟,空了。这次他真的没辙了,他只好去他人的娘家门上找点吃喝。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的人的娘家,他的小姨子一见到他,立马递给他一纸离婚合同,让他签了字滚蛋。

    
www.cmfu.com发布
  马秋要见他老婆说话。

    
www.cmfu.com发布
  他小姨子让他签字滚蛋。

    
www.cmfu.com发布
  马秋要见他女儿。

    
www.cmfu.com发布
  他小姨子让他签字滚蛋。

    
www.cmfu.com发布
  马秋破口大骂。

    
www.cmfu.com发布
  他小姨子立刻反骂,一个女人真要开了口男的怎么能还得了口?

    
www.cmfu.com发布
  马秋使狠,说是他老婆要离婚不要紧,财产要平分!

    
www.cmfu.com发布
  他小姨子立刻回屋拿出了另外一沓子纸,上面明明白白的陈列着很多项目,结果显示,以前那房子是他们两口子的共有财产,现在马秋在没经过老婆方面的同意就私自卖了,算上里面的家当细节,马秋还欠了他老婆五万多块。

    
www.cmfu.com发布
  马秋没办法了,他气冲冲的回去,把所有的酒瓶儿卖掉,然后卖了两瓶儿酒,咕咚咕咚灌进去,提了一把菜刀奔了他老婆娘家的门上。

    
www.cmfu.com发布
  但后来的事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清醒过来以后手里的菜刀没了,自己躺在大马路旁边,浑疼的要死要活的。他颤巍巍的走过一家理发店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儿都已经变了型,嘴唇肿得象两根香肠,脸上也横七竖八的若干青肿。

    
www.cmfu.com发布
  马秋这时候彻底绝望了。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到了半夜,爬上了一座六层的楼,他准备跳楼自杀。其实他最想一瓶安眠药解决,安眠药不行就买瓶敌敌畏炒个鸡蛋,吃了算完,躺在上一觉就过去了。但可惜的是,他上就剩下三毛钱,买个鸡蛋都困难。上吊也要买绳子,三毛钱顶多能买个绳子头。

    
www.cmfu.com发布
  他就只能无成本自杀了。

    
www.cmfu.com发布
  他站在楼顶上,最终要发表一下自己的临终感言。

    
www.cmfu.com发布
  他觉得,他老婆对不起他,他女儿对不起他,他老婆的娘家更对不起他,当年他风光的时候他小姨子几乎就是要倒贴给他当二,现在他完蛋了立马就翻脸,势利眼!他那群兄弟姊妹更是畜生,幸亏当年他们来求他的时候没帮过他们,要不肯定现在后悔死!

    
www.cmfu.com发布
  最混蛋的是什么?是社会,搞什么改革开放?搞什么倒闭下岗?要不是这样他现在还是大经理!还坐办公室!现在手下还有好几条像狗一样的东西整天看着他的脸色过的小心翼翼!现在听说办公室里都有空调了,要是没这些扯淡的改革开放他不现在就在办公室里吹空调吗?

    
www.cmfu.com发布
  **的改革开放!马秋最终嘶吼着这一嗓子,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www.cmfu.com发布
  但马秋没死,他感觉就那么快,他着地了,这距离好像从桌子上跳下来似的,摔得死疼,却还是意识清晰,什么事儿都没有。

    
www.cmfu.com发布
  他耳朵边上,也立刻传来了惊呼声。

    
www.cmfu.com发布
  他懵懵懂懂得坐起来,四周看。

    
www.cmfu.com发布
  我,这一摔,天都亮了。看着周围的人,都他妈的黄毛,口里吆喝着些鸟语,根本听不懂。

    
www.cmfu.com发布
  看来自己是死了,但马秋好奇,自己从来没拜过耶稣怎么现在感觉到了上帝的地盘儿了?管他呢!没准儿,上帝才是最公平的,最了解他的,所以他要来享福了。

    
www.cmfu.com发布
  但紧接着,马秋感觉不对劲儿,他浑死疼,死了还能疼?他抹了一把鼻子,鼻血。死人有血?这里是哪儿?

    
www.cmfu.com发布
  马秋慌了,马秋懵了,马秋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

    
www.cmfu.com发布
  疼!

    
www.cmfu.com发布
  没死?那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四处都是黄毛子,所有人都说鸟语,这他妈的连老天都和他开玩笑?

    
www.cmfu.com发布
  他看这圈儿黄毛像看鬼一样,这群黄毛看他也像看鬼一样。一群人大眼瞪小眼。

    
www.cmfu.com发布
  这时候,一个穿着长袍子老头儿指着马秋乱吼了一阵,马秋就被一群人带到了一个大房子里面。房子很大,像一个大型的会议室,印象中,这似乎是教堂。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吼着,叫着,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www.cmfu.com发布
  领头的那个老头子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似乎对马秋充满崇敬。但是,马秋没办法与他沟通。马秋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他们也不知道马秋说什么。马秋求他们告诉这里是哪里,对方咿咿呀呀的不知所云。马秋求他们让他回去,对方咿咿呀呀的不知所云。马秋求他们说句人话放个人,对方咿咿呀呀的不知所云。

    
www.cmfu.com发布
  马秋吼着吼着,疯了。

    
www.cmfu.com发布
  第一天,马秋在教堂模样的大堂里面边跑圈边骂,骂咧的时候,他那肿胀的脸扭曲的十分恐怖,他骂的粗俗,所有他想到的名词,都被他了。没人敢管他。

    
www.cmfu.com发布
  第二天,马秋喜怒无常的在教堂模样的地方撒泼。没人敢管他。

    
www.cmfu.com发布
  第三天,马秋跪在教堂模样的地方的门口拔着小草,带着土渣子往嘴里塞,像一只巨大的虫子在草地上蠕动。没人敢管他。

    
www.cmfu.com发布
  第四天,马秋揪住一个路过教堂模样的地方的一名妇女,喊着他人的名字把那女人一顿爆打。那名妇女的家人最终出面要砸死马秋,领头的那个老头子拦住了他们。

    
www.cmfu.com发布
  第五天,马秋离开了教堂模样的地方,冲到小镇子里面见到女人就叫着他老婆和他女儿的名字喊打喊杀。最终被很多男人围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丢回了教堂模样的地方的门口。

    
www.cmfu.com发布
  第六天,马秋脱guang了衣服,**的爬上了教堂模样的地方的房顶,他已经完全扭曲了,连体,连脸。已经没有人能看清那张不成模样的脸上到底有什么表,只看到口水从嘴角流到了下巴上,脸上上都是污垢,他站在高高房顶上,最后说着,我就不信,我这么样还死不了,还死不了……终于,老天再没有怜悯他,他头朝地,掉在地面上,终于算是死成了。

    
www.cmfu.com发布
  一切都理所当然。

    
www.cmfu.com发布
  一个在自己熟悉的世界里都只能逃避的人,即便给他一次机会,他又怎么能到了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世界里发生改变创造什么奇迹呢?

    
www.cmfu.com发布
  他是怎么去的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或者只是上苍的一个小小的玩笑,玩笑罢了。

    
www.cmfu.com发布
  只是,认识马秋的人不知道马秋死了,知道马秋死了的人不认识马秋。只是,除了领头的那个老头和老头的儿子以外,没人再记得有这么个人存在过……

    
www.cmfu.com发布
  老头和老头的儿子之所以记住马秋,是因为老头的儿子把马秋的腰带束在了腰间,但是,却在也打不开、拿不下来了。

    
www.cmfu.com发布
  那个世界没有这个世界的这种叫做牛筋的塑料皮带,更没有这种内卡锁的皮带扣,所以没有人知道怎么打开,却又不敢损坏这种罕见的宝贝,老头的儿子就这样带着这条皮带,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碰上明白人拿下来了。

    
www.cmfu.com发布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