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着真不容易(2)

    在一楼大厅的咨询台,两个斜跨着红色条幅的服务人员面对患者的咨询显得答不理,这与条幅上的“服务标兵”称谓实在有点不搭调。李飞耐着子费了半天周折总算问清楚了各路地点,划价、缴费、取药一折腾下来已到中午。

    拎着一大堆眼药水,潘李两人走进医院附近的一家餐馆,两个人都有点无精打采,随便点了两个菜,正在吃的时候,潘虹月手机上接到一条短信,看完短信,她用很可的语调骂了一句脏话。

    李飞笑着问:“嘿嘿,谁发的短信,把你刺激成这样?”

    潘虹月撅起嘴角,气鼓鼓的说:“一个客户,老是发无聊的短信,准又喝多了!”凭一条短信,就能看出这人喝多了?正在李飞不解之时,她接着说:“我以前还以为她就给我发,后来跟他们公司一女孩聊天,无意中得知,他有这毛病,一喝多就乱发短信,而且只给女的发,真讨厌!”

    李飞学着她也撅起嘴角,也假装气鼓鼓的问:“是不是刚收到短信的时候特美,后来发现是群发就不爽啦?”

    潘虹月不做回答,只是笑嘻嘻的把手机递过来让李飞看,短信内容如下: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在这孤独的城市,孤独着……孤独的人并不可耻,可我现在想哭,好难受啊好难受,没人关心我,没人在乎我,你在哪里?555!”

    大白天喝醉酒不说,还乱发短信,而且内容写的还这么没文采,李飞有点生气的说:“这王八蛋,靠!写的这是什么玩意啊!”

    潘虹月装作很无助的样子,问道:“你说说,我怎么回他呀?”

    李飞很纳闷的说:“不打他两巴掌就不错了,还用回复啊!”

    潘虹月无奈的解释:“没办法呀,人家是客户,每次自己发什么他不一定记得,可是别人回没回倒是记得很清楚,回头准给你脸色看。”看到李飞死死的盯着自己,她继续说:“反正就让他过过嘴瘾呗,又不能怎么样,这可是我的大客户,轻易不能得罪的,你懂么?”

    李飞气哼哼的说:“他不555嘛,你就回他个666,祝他大顺,顺利的喝死,他的!”

    看到男人为自己吃醋,女人通常心里都会有点暗爽,潘虹月用手撑起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李飞,样子很可、很甜蜜。

    回家的出租车上,她依偎在李飞怀里,温柔的说:“你对我越来越好啦,我妈妈要是知道你对我这么好,肯定很满意的。”听到这些话,李飞心里正要得意,潘接着又说:“对了,一直没问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买房呀?”

    一听到这个问题,李飞就头疼,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解释:“我可不想当房奴,每月有还贷压力,我就不敢跟老板牛了。我一同事在五环边上买的期房,五千多一平米,首付10万,每月要还贷四千,以前冲一人,现在也怂了,生怕丢了工作。我还是等全款攒够了再买吧。”

    潘虹月是个对物质不太看重的人,她只是随便一问,但搞的李有点紧张,潘虹月轻轻的戳着李飞的鼻头,说道:“嘻嘻,同意同意,我可是没想让你养哦,不过我相信小李同学是个潜力股,值得长期持有!”

    回到家中,小潘同学不但拖鞋连袜子也一并脱掉,坐到上数着什么,李飞不解的问她干嘛,潘虹月可的说:“一天有两种眼药水要上,白的每小时一次,黄的每天两次,我的十个手指已经不够算啦,用上脚趾才能弄明白,除了睡觉的8小时,一天我要上18次眼药,天哪,人活着太不容易啦!”

重要声明:小说《找工作是工作的一部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