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爱情、婚姻(1)

    年关将近,一票难求,李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加价200块钱才在黄牛手里弄到一张火车票。他的老家在西安,一座美丽的城市,几朝古都,名胜古迹众多,交通规划上跟北京类似,也是棋盘状结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小吃不胜枚举。

    李飞的父母已经退休在家,爸爸以前是银行职员,妈妈以前是商场的会计,总体上,家庭条件在当地属于中等,这次返乡算是最有优越感的一次,毕竟自己在北京已经站稳了脚跟,有了份稳定的工作,收入在同龄人当中还算不错。他给父母准备了一个一万块钱的红包,这还是第一次向家里交钱。回家过年就是图个团聚,具体项目没什么稀奇,就是两样――亲戚聚餐、同学聚会,以前一回家基本上就是往外头跑,这一年李飞似乎是成长最快的一年,突然间变得懂事了,知道花更多的时间陪陪父母,以前三口人都是家长里短的随便聊聊,今年的话题很明确――婚姻大事,无论是什么话题起得头,父母总能绕到这个议题上来。这天刚刚送走一个来拜年的母亲同事,李飞顺嘴说了一句:“刘阿姨,好像今年老了不少。”

    李妈妈接上话:“是明显,他两个闺女都结婚了,一前一后不到一年,给她生了两个外孙子,都得她们老两口带,累的呗。”

    李飞惋惜的说:“带孩子真麻烦,刘阿姨体以前那么好,现在都成这样了。”

    听到这话,李妈妈脸一绷,抱怨道:“得了啊,你要赶紧找媳妇,给我也生一个孙子,累死我都乐意!”

    李飞一听又来了,试图岔开话题:“今天中午咱们吃什么,需要什么东西么,我出去买?”

    看到他的意图,李妈妈直截了当的说:“你别打岔,你看看,人家一个一个都抱孙子了,我跟你爸连个影都见不着,你过来,咱们好好谈谈。”

    李飞搬了把椅子,坐在母亲边,苦口婆心的试图说服老人:“妈,我才26,正是男人建功立业的时候,不能老想着这事儿吧?”

    李妈妈话接的很快:“26怎么了,不大,可也不小啦,就算现在开始谈着,两人处个一年半载,你就27了吧,结了婚在弄一年二人世界,你就28了吧,从怀孕到生孩子你就29了吧。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不愧在商场干了几十年的老会计,这算盘够细的。李妈妈看儿子没什么反应,接着说:“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姑娘,人家也回来过年了,趁着这几天有时间,赶紧见见。”

    一听要上升到实际行动,李飞很是为难:“我在北京有个女朋友,现在交往的好的,即便是考虑结婚也是跟她考虑啊,哪能脚踏两只船呢?您不是一直说对待感要专一么,这不是您的风格吧?”

    李妈妈更为直接的说:“现在顾不上考虑什么专一不专一了,我只考虑我儿子的幸福!你说的那个北京闺女条件是不错,不仅不错,而且太好了!你跟她谈谈恋,妈不反对,但是结婚这事,你别太指望,谁不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女方条件差点,男方条件好点这没问题,要是女方条件太好,男方一般就有问题了,再说你又是个北漂,也不稳定啊,人家父母能同意么?你也不好好想想!”

    李飞感觉母亲的思维太守旧,不服气的辩解道:“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只要我们两个好,他父母有啥好反对的呀,您一点都不了解况,别老是用您自己那!”

    看到儿子如此天真,李妈妈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还继续努力着:“我不了解况?你妈还没老糊涂呢,孩子,是你太幼稚了,你以为结婚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就完了?最重要的是知根知底,她怎么样,她兄弟姐们怎么样,她父母怎么样,各种因素都要考虑,你娶得不是一个人,而是对方的全部社会关系总和,两个人过子,事多着呢。这样吧,你跟北京姑娘的事儿先放一边,刚说的那个你必须见,我都跟人家说好了,别让你妈以后不好做人!”

    李飞想以沉默对抗一切,但终究没能抵挡住父母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在临回北京的前一天见了传说中的“门当户对妹”,与料想的一样,对方长得有点慈祥,没有任何感觉,不过总算是交了父母的差。第二天,李飞踏上了回京的火车。

重要声明:小说《找工作是工作的一部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