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霸是这样炼成的

    做项目是很累人的,因为要随时应对客户的各种需求变化,协调客户各方面的关系,加班加点属于家常便饭,所以公司经常组织一些文娱活动,调节一下员工心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常见项目就是K歌,判断一个老板是否抠门,就要看是先吃饭再K歌,还是去KTV吃饭带唱歌。老林基本上还算个大气的老板,每次都是先找个好点儿的馆子,吃饱喝足再奔KTV。

    这次组织的是首先打羽毛球,然后吃饭,最后K歌。周五同事们大都穿的是运动系列,因为周五晚上场地比较紧俏,只有5点以前的场地,所以老板批准提前下班,大家三五成群的驱车赶赴奥体的羽毛球馆。

    打球不是李飞的长项,玩儿的很一般,但是吴静和赵薇薇这两位女将可是不含糊,尤其是吴静,一看这装备就不一样,YONEX的专业球拍,Victor的专业球鞋球衣,尤其是那精干的运动短裤,更加衬托了无可挑剔的腿形。正在入神的看着她场上表演的时候,突然一个轻柔的声音转移了李飞的注意,“HI,怎么样,累么?”他转一看,站在旁边的是赵薇薇。

    这位山西姑娘材匀称,五官端正,也是长发飘飘,美中不足就是长得有点黑,都说山西地下的煤黑,地上的人白,她显然是个特例,李飞喜欢白白净净的女生,这种巧克力美眉对他构不成第一眼的冲击力。

    面对女生温柔的问候,李飞很客气的回应:“还行吧,累到不累,就是打的不好,你羽毛球打的很不错啊。”

    赵薇薇把手里的一瓶水递了过来,顺势坐在李飞旁边,“呵呵,我们以前公司老板喜欢打羽毛球,几乎每周都组织,经常练就好了,你看吴静球打的也不错,估计也没少练。”说完了之后,扭头看着李飞,但他没什么反应,赵薇薇就又添了一句:“你说呢?”

    李飞应承着说:“她看上去……嗯,打的还行吧”。

    赵薇薇嘴角一撇,“呦呵,要求还高啊,你这人是不是特自我呀,你女朋友肯定没少受刺激吧?。”

    李飞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都哪跟哪啊。随便回了一句:“我没女朋友。”这个回答正是提问方想知道的,俩人又一问一答的聊了一会儿。

    两个小时的场地时间一到,一行人等随即又杀到奥体旁边的一家烧烤店大吃了一顿,饭后先散掉了一批人,随后剩下的队伍又开赴附近的钱柜KTV。

    预定的是一个超大的包间,女生们都叽叽喳喳的开始点歌,小伙子们开始点酒。老林也是个玩之人,首先拿起麦克风大喊了一声:“朋友们,你们好吗!”搞的跟开演唱会似的,底下的人很识时务的叫好捧场。

    老板先吼了一首《大海》,虽然到最后有点底气不足,不过还是唱下来了。其他人也接着你一首我一首的轮番唱,唯独李飞坐在角落里独自喝酒,因为从小唱歌就被父亲认定五音里缺了四个半,幼小的心灵就这样被刺激了,所以这种场合很少参加,要不是看到吴静过来,他肯定一早闪人了。

    林江川看见大家都争抢麦克的时候,唯独李飞不动声色的往哪一坐,于是凑了过去,问道:“小李,你怎么光喝闷酒,也不唱歌啊?”

    李飞实打实的回道:“林总,我歌唱的很烂,确实不会唱,基本都是听别人的,呵呵。”

    林江川开解着说:“唱的好的毕竟都是少数,你听听你听听,刘立新那种破锣嗓子都开吼啦,来这就是发泄,你不唱,光听人家发泄,自己岂不更郁闷?”

    李飞用近似央求的口气说:“林总,我真的不行,听听他们的就好。”

    林江川夺过李飞手里的科罗娜,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坚持着说:“别?嗦,大男人不能轻易说自己不行,懂么,以后跟客户出来K歌的机会多着呢,不敢喊两嗓子哪行?你说什么也没用,我今天一定让你树立自信!”说着给公司的行政专员打了个手势,“来,给他点个《纤夫的》!,那个谁,小赵,你跟你们领导唱一个。”

    李飞一听点了这么个歌,更是扭扭捏捏,样子比大姑娘还大姑娘。在同事们的一阵鼓掌带起哄中,老林大声喊着:“快点!人家女生都站那了,你别跟个大姑娘上轿似的,还得别人请,上去上去!”

    一看这气氛,显然已经没有任何可犹豫的了,只能硬着头皮上,李飞跟赵薇薇站到了一起,另他自己都奇怪的是,所有的紧张在唱完头几句之后基本都消失了,虽然周围的叫好声大都属于友赠送的鼓励,但是他自己从内心已经感觉到,似乎自己唱的还不赖,至少不算太难听。唱完这首带有乡土气息的歌,老林又主动招呼着:“行啊,李飞同志上道了哈,来来来,再给他点几首!”

    行政专员点了几首刘德华和周华健的歌――《忘水》,《天意》,《朋友》,《刀剑如梦》,基本都是容易上口的。

    李飞一个接一个的唱,由于太过声嘶力竭,觉得嗓子眼儿发干,这啤酒也是不停的往嘴里灌,起初大家还是捧场的,后来发现这小子已经霸占麦克半个多小时了,于是进入了抢麦克阶段,李飞同学现在意兴正浓,加之酒劲上窜,把别人从手里刚拿走的麦克又生抢了回来,一番你争我夺,用力过猛导致把陈强的嘴角都撞破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女生们都乐得前仰后合,林江川也笑着说:“小李呀,有勇气唱是好,可你也不能抱着麦克风不撒手啊!”

    卡拉OK起源于本,大和民族属于不善于表达的闷民族,K歌可以起到很好的疏解绪的作用,同属于东亚的中国人闷系数也是不低的,所以KTV流行也在常理之中,几个小时的鬼哭狼嚎确实可以很好的排解压力,失业了可以唱《重头再来》,被甩了可以吼《有多少可以重来》,总之一切工作生活的烦恼都可以通过狂K得到暂时的发泄。

重要声明:小说《找工作是工作的一部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