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工作基本都是围绕在建项目的可行报告进行,财务类的资料是重头,由李飞和潘凯分别整理,秦东辉最后把关,报告里面市场类、技术类的资料是由其他部门提供,最终也是放到财务部门整合,离节放假还有两周,这个报告总算是如愿以偿的搞定。

    正在大家准备轻松一下,憧憬着回家过年的时候,秦东辉组织了一次会议,说是要在节放假前再出一份报告,原来的那份的汇报对象是经贸委,接下来这份是针对计委的,因为计委都是审批大一些的项目,同样的东西要把投资在报告里做大才能到计委立项,所以要按照同样的格式再重新做一报告,时间点是在10天内把初稿完成。

    技术、市场的东西倒是好编,可是这财务数据都是一环一环的,改财务资料的工作量完全不亚于重新写。李飞听到这个工作安排,头疼得要命,本来以为终于晚上可以不梦见数字和表格了,没想到一切还得继续。按照秦东辉的分工,李飞和潘凯分别负责在建项目的前期投入阶段和完工后三年的产出阶段,包括报表、编制说明以及技术、市场资料的整合,因为都不想耽误过年回家,两人得令之后就各自忙活起来。

    离节放假还有8天的时候,潘凯突然跟秦东辉请假要提前回家,这下可炸了锅,所有人全力以赴应付报告的时候,最后负责整合的哥们儿要闪人?

    秦东辉在会议室单独给潘凯做起了工作:“小潘呀,你也知道这个立项是公司近阶段的重中之重,对公司今后的发展实在是太重要了,不仅涉及到以后的税费方面的减免,还有数目不菲的资金补贴。之所以要大家再辛苦一下节前完成,是因为要交给我们的顾问看,他会在节期间给出修改意见,我们在节后再完善一下,争取三月初递上去。要不是时间太紧,我也不会大过年的给大家安排这么重的任务。你看,能不能再坚持两天?”

    潘凯摆出一副十分无奈的表,说:“秦经理,我知道你的难处,可毕竟现在是一票难求,这还是我昨天排了一夜买的呢,再过两天到了高峰肯定就买不到票了,您多担待吧。”

    秦东辉正要再说,会议室门开了,推门进来的是办公室主任,这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是集团老总的死党,平时总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更是不愿意跟李飞、潘凯这些小兵说话。明面上大家都跟他客客气气,暗地里很多人拿他打趣:跟个大蝈蝈似的,最怕跟女同志握手,手没沾着,肚子先碰上了。

    他也非常关注这次的立项,很多次会议都参加了,今天刚得知潘凯要提前回家,恼怒不已,披头就用质问的口气说道:“潘凯,你怎么搞到,提前回家也不事先打个招呼,这么多人都在忙,你这一撂挑子,整体进度都受影响,你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潘凯在无奈表的基础上又加了点理所当然:“主任,我一年就回这么一趟家,工作是很重要,但是也得分时候啊,前些子整天加班加点的,连个加班费都没有,我也没说过什么,您也得体谅体谅我呀。”

    一听这话,胖主任火气更大,警告说:“集团一千名员工,每个人的具体况都体谅,这公司就别开了,我们这不是自由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这票都订好了,请假不就是走个形式么,你要真走,行,那您节好好在家过踏实,就别回来了!”

    话说到这地步,确实没什么好客气的了,潘凯“哼”了一声,说道:“行啊,我本来觉得大家都在忙这个立项的事,不想扯后腿,帮着公司做完这事我再走,现在既然主任说到这了,那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吧。”

    胖主任本来只是想在心理上给潘凯一个震慑,没想到对方早有准备,一下后路被截断,索*谁谁了,“秦经理,你都听见了,这是你的人,你看着办吧。”说完扬长而去。

    秦东辉也很无语,话都让他们俩说绝了,自己一点回旋余地没有,只好接受潘凯走的事实,接下来就是迅速的办理交接,交接前潘同志提出,因为光签了合同,试用期内还没办保险,所以跟公司要一个月的补偿金,要不就劳动仲裁,尽管又是一番争执,不过还是以潘凯的胜利而告终。

    正应了那句话――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哭是首要条件,还要会哭,也就是时机、对象要把握好。一般员工自己不提补偿的事,公司是绝对不会给的,但提也要提的对路,潘凯着胖主任要辞退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弱者的角色,自然比主动要走再提条件更顺理成章,另外现在总部这边忙的一团糟,根本没有精力为了一个月的工资跟他较劲,糖到嘴里是水到渠成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找工作是工作的一部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