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度过难关只能靠自己

    星期一的早上,李飞精神抖擞的出了门,坐在公共汽车上,感觉天格外的蓝、车厢里的人格外的可

    进到公司,按规矩完成了入职手续以后,就在会议室等待着入职培训,这是公司最大的会议室,硕大的会议桌中央摆放着盆花,很是雅致,椅子很厚重,分不清是真皮还是人造革,反正坐上去就很有感觉,李飞的对面坐着一个人,看样子也应该是接受入职培训的,圆圆的脸,戴副眼镜,面相很和善,这让李飞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机器猫”。

    不多时,进来了一位年轻女子,典型的白领丽人,妆容精致、穿着考究。进来之后,就的打招呼:“你们好,我是人事行政部的主管,我叫王燕,大家以后就是同事啦,公司方面有什么需要了解的都可以找我,我先给你们两位做一个简短的入职培训,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提问。”

    李飞漾着,心想:能和这样的漂亮妞儿成为同事,还能有事没事的找她沟通,我天,感觉好极了。三心二意的听完了介绍之后,到了问答时间,李飞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那个机器猫先发问了:“咱们公司做的既然是世界领先的机械设备,目前也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那我们的产品毛利率有多少?”。

    作为人事行政方面的岗位,王燕显然被这个过于具体的业务问题给问住了,但仍然带着职业的微笑回答道:“这个涉及具体核算,你可以回头找机会问问你的主管,我只是在这介绍一下公司基本况和人事制度,这方面有什么问题么?”李飞和机器猫均表示没问题,于是培训结束,因为财务经理出去办事,所以部门沟通延后。

    经过将近一上午的折腾,李飞觉得自己需要抽一根烟,于是直奔电梯间,打开楼梯间的门,看到机器猫坐在楼梯上,正悠然自得的抽着,两人相视而笑。机器猫先起了话头:“你也是刚来的啊,哪个部门的?”

    李飞客气的回答:“财务部的,财务助理”。

    机器猫“哦”了一声,没再说话,李飞接着问:“你呢,哪个部门的?”

    机器猫笑着说:“呵呵,跟你一样”。

    李飞很诧异的问道:“也是财务助理?我看咱们总部这也就百十来号人,要这么多财务助理啊?”

    机器猫很沉稳的说:“这是老板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只管踏踏实实做事,到点领工资就行了,你以前在哪高就啊”。

    李飞傻笑着说:“呵呵,我是应届毕业的,这是我第一个工作,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呢?”

    这时机器猫眼抬头不抬的看了一下李飞,说道:“我毕业三年了,现在是MBA在读。”

    对于MBA的概念,李飞不算陌生,记得一年多以前第一次参加招聘会,就有一个保险公司的招聘经理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除了姓名、头衔之外,赫然标着“MBA”字样,为此李飞还问了一个见多识广的北京同学,这个同学很不屑的告诉他:“MBA就是工商管理硕士的意思,讲究的是案例教学,很多学校都在开课,花钱就都能上,你看着吧,很快就烂了街了,居然还印在名片上,真逗!”

    正在李飞心想往事的时候,机器猫已经掐灭了烟,开门要走的同时,转说:“我叫潘凯,以后咱们多交流哈。”

    李飞回到座位上,拿起培训时发的公司资料,总共两本,包括公司介绍简册和产品资料册,内容跟网站上的类似,他很快就看完了,东张西望不知干什么是好。

    他看到王燕工位上乱糟糟,上下手舞翻飞,忙得不亦乐乎,于是凑上去问了一句:“王姐,你够忙的哈,你看有什么我能干的么?”

    这个王姐依然露出了很职业且礼貌的笑容,回应说:“呵呵,不用,我这都是一摊子杂事,你先看看公司资料吧,定了两台电脑,可能明天到,具体工作等你们部门经理安排,他这两天忙,空下来就会找你们谈话。”

    李飞“哦”了一声,回去继续“精读”资料,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天,感觉头上都快长犄角了,虽然百无聊赖,可也不能老是东张西望,毕竟职业的范儿一开始是装出来的。

    李飞时不时的用余光观察一下周围的同事,好像都是有事做,全都一副专注的样子,再看看潘凯,二郎腿一翘,小茶喝着,小paper看着,相当的悠然自得。在中午吃饭的间隙,李飞看了一下paper的封面,名称是“MBA教学案例”,心想:这厮真是工作学习两不误啊,一副熟练混大锅饭的架势。

    终于等到了领导安排工作,领导就是那个面试官――高大俊朗的财务部经理,叫秦东辉,简短介绍了业务况之后,布置下来的主要工作是天津工厂改扩建工程的概预算报表,为了验证新人的能力,李飞和潘凯得到的是同样的工作内容,在有限纸质数据的基础上,要用EXCEL做成包括现现金流量表、成本核算表在内的9个财务报表。

    对于科班出的李飞,财务报表当然不在话下,只是对这个电子版怎么做法没啥概念,以前经常修改简历,WORD用了不少,可EXCEL基本没碰过。

    什么都有第一次,李飞搞了一个半自动的工作方式,手里拿着一个计算器,一边计算一边把得到的数字敲到表格里面,一通忙活下来头晕眼又花,第一张报表就做了多半天。秦东辉给的时限是两天做完9个报表,按目前这个工作效率,显然是完不成的。李飞趁着去茶水间接水的功夫,也会偷偷看看潘凯的状况,令他不解的是,这个潘厮永远都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死德,报表在他手里形成的很迅速,一组数字输入一串标记,很快就计算出来,并且用鼠标上下一拉就OK了。

    时间不等人,李飞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愚公移山了,趁着一起抽烟的功夫,虚心的向潘凯请教:“潘哥,看你电脑用的这么熟练,高手啊,跟那学的?”

    潘凯吐了个烟圈,不紧不慢的回应:“啊,以前没特意学过,都是形势所迫,我三年前毕业的时候都是手工的,后来上了电算化,刚开始不懂特着急,也没人教,自己报了个班,慢慢学的。”

    李飞如饥似渴的问道:“那这个EXCEL的公式是咋回事啊,我费了半天劲才敲进去,可看你这简单一拉就都解决了,教我一下呗。”

    潘凯斜眼看了李飞一下,先是“哼”了一声,然后猛吸两口烟,随即把烟蒂扔到垃圾桶上,回应说:“兄弟,知道我为什么当时着急么,因为没人教我,出来混得自己交学费,自己想办法吧。”说完甩手走了。

    李飞心里咯噔一下子,潘凯的形象从最初和善的机器猫瞬间转变成了险毒辣的小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职场?李飞还不知道,对于今后的惊涛骇浪,这点小事儿真是不足为奇。

    这天下午真是格外的难捱,由于软件作的不熟练,导致报表的常规编排上也出了不少错,李飞静下心来想了想,问题是出在了软件作上,今天就是在加班加点也白搭,效率太低,他决定还是早点回家,在中关村买张OFFICE教学光盘好好看看,明天再战。

    回到宿舍李飞开始研究起EXCEL,边看光盘边练习,没过多久基本掌握了作技巧,他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心想:这玩意也不难嘛,明天终于可以交差了。说是不难,一看表也快11点了,里外里练了3个多小时。

    第二天李飞早早进了公司的门,前台的“酷妞”冲着他嫣然一笑,李飞也非常配合的微笑着道了声早。

    这个小前台姿色不错,就是不太会笑,总是给人很冰冷的感觉,因为经常一起在楼下吃午餐,李飞、潘凯和她慢慢熟识了,姑娘是北京本地丫头,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来这上班就是找个事儿做,也没指望赚啥钱或者什么职业前途,由于这一系列的优越感,使她失去了练习“露8颗牙”微笑的动力。

    李飞刚坐下不久,潘凯也到了,李飞瞟了他一眼,潘凯笑着跟他打招呼:“HI,早啊,今天奇了怪了,怎么西二环没前几天堵,我在楼下吃完了早饭上来,这才8点40。”

    潘凯毫不在乎李飞的冷漠,仍然跟他分享着自己在路上的见闻。按照李飞以前为人处事的逻辑,发生了昨天那种经历,两人不说成陌路吧,怎么着也不能说话还怎么乎啊,还能跟啥事都没发生似的。李飞心想:“事业单位就是磨练人啊,这EQ也太高了吧。”

    潘凯是锦州人,也是在北京上的学,会计专业,三年前毕业后在大连的一个事业单位谋了份差失,工作很清闲,但是女朋友今年考上了北京的研究生,所以他也跟着过来了,一边读在职MBA,一边找个工作解决吃穿用度问题。

    由于办公软件作这个瓶颈问题解决了,今天李飞的效率还比较高,下班前完成了大部分的报表编排。他决定趁打铁,赶紧把其他的也尽快弄完,不知不觉到了快8点,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小李,还忙呢”。

    由于太投入,以至于李飞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秦东辉,忙说:“秦哥,我这还有一点,马上就完了”。边说边要站起来。

    秦东辉把手放到他的肩上,示意不用起来,同时笑着说:“辛苦啦,你先忙,我走了,明天我们一起讨论。”

    李飞回应说:“好,一会OK了,我拷贝张软盘放您桌子上”。

    秦东辉很随意的说:“不用,发我邮箱就行了。”说罢,拎着公文包出了公司门。

    李飞很快完成了报表,按领导指示发了邮件。走出写字楼时,他感觉自己的头都是麻的,表格、数字止不住的往出冒,不过总算是按时完成了任务,心还是不赖。

    出来混,任何时候遇到的任何困难都只能靠自己去解决,唯有如此,才活的踏实,别人的帮助可能会出现,但你不能指望,如果把希望寄托于别人上,那一开始就失去了底气,心也是发飘的。

重要声明:小说《找工作是工作的一部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