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正文完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未 书名:北北的夏
    那天从谭家出来秦祖平都没好好看看孙子,秦小羽就带着人不见了。秦祖平的心里是百味杂陈,这凭空就多出个孙子来,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秦家有后了,老爷子终于抱上重孙子了,肯定高兴。忧的是似乎况不太妙啊,这未来儿媳妇好像没打算带着孩子进他们老秦家的门啊。虽然已近年关,军务缠,但这关口怎么着也得让他先抱抱孙子再说。

    秦祖平以视察军区和慰问连队官兵为由留在南京,秦小羽自然也不会回北京。只是让父子俩都没想到的是季家人愣是没给面子,将他们拒之门外。

    也是,让人家好好的姑娘未婚生子,换成他们家闺女的话,那也是极不待见那个肇事者的。秦祖平把秦小羽好好训了一通,又将这事儿给北京的老爷子透了个气儿。

    这下可好,老爷子一听不依了,带着一大家子坐专机直飞南京。秦小飒也要跟着来,刚开始老爷子不让,让他少凑闹。结果秦小飒一句话就搞定了——我未来二嫂可喜欢我了,或许我去帮忙说说好话还有用。这贼孩子,精得很!

    杨思云和季建国这几天也是心神不宁,自家姑娘带着外孙好好回南京过个年,怎么就出了这么多的事儿。苏北在谭家的事他们也知道了,他们也想过或许不会那么轻易接受,但没想到会发生那种事,说实话,心寒的。

    让他们更是意外的是,这宝贝蛋儿的亲生父亲居然找上了门,而且来头不小。苏北整天就窝在家里也不出门,谁来也不见,也不让他们俩开门。杨思云在这事儿上也气的,早干嘛去了,她家姑娘着大肚子躲美国的时候他哪儿去了?现在孩子生了,就知道找上门了。所以也就没给秦家父子好脸色,管他是什么背景,谁欺负她家孩子就是不行。

    秦小羽几乎天天守在苏北家楼下,但苏北就是不见他。秦祖平直骂他没本事,连老婆孩子都搞不定。秦小羽平时再牛再的一人儿,这会儿也没辙,总不能当着未来岳父和岳母的面儿直接去抢人吧,那他这辈子都别指望把季苏北娶回去了。

    最后还是秦祖平搞了个迂回战术,找季家大伯二伯出面帮忙。以他们的名义在金陵摆了两桌,说是替孩子补办满月酒,没别人,都是自家人。一开始季家两个伯伯也没一口拒绝,但也没答应,只说要问问苏北的意思。后来秦老爷子从北京赶来,老爷子一拍板,就这么定了。季家两个长辈看在老爷子的面上这才松了口。

    大伯二伯提议说要替乐乐补办满月酒的时候苏北很是意外,她也想过是不是秦小羽说动了他们这才搞的名堂。其实她并不是不愿意见秦小羽,也不是怕他把孩子抢走。只是她还没有调整好心态,该如何去面对他。

    谭磊给她发了两条短信。第一条只有三个字——对不起。第二条说别为难自己。

    苏北知道谭磊这是在替她母亲道歉,其实她根本没有怪谭妈妈。她现在也当妈妈了,从母亲的立场上来看她完全能够理解谭妈妈的行为。那天的场面确实让她有些难堪,秦小羽的出现更是让她一下乱了阵脚,所以她才有些失控地跑掉。

    回到家后她想了很久,她也想过坚持和谭磊在一起,然后努力让谭家人慢慢接受自己。但秦小羽父子的到来显然不会让她的这个想法很好地落实,至少谭家人现在知道这孩子是秦家的,应该是铁了心不会让她进谭家的门了。这样的话,谭家既合了自己的意,又做了顺水人,何乐而不为?

    但她心疼谭磊,怀孕的这一年来他对她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这么多年来他的心意一直都没有变过,她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句话——要有多勇敢,才能念念不忘。所以她现在没法当着谭磊的面再次投入秦小羽的怀抱,所以一切都僵持着。她再次当起了鸵鸟,撅着股把头埋进沙子里,不进也不退。

    知道这满月酒是场鸿门宴,但最后苏北还是答应了。她本来就对大伯二伯他们有点内疚,所以也不好拂了长辈的好意。反正有杨思云在,她就什么都不惧了。

    只是当苏北抱着乐乐进了包厢后,那一屋子的人着实让她吃惊不小。秦小羽的父亲她已经见过,秦小飒她也自然是认识的,那他们旁边坐着的八成就是秦小羽的爷爷和妈妈了。还有几个她不认识,但也都是一军装。

    苏北一进门,就成为了包厢内所有人的焦点所在。秦家长辈们明显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但隐忍着没冲上来,只是站起盯着她和她怀里的孩子看。

    秦小羽走过来看了看她,伸手想要将孩子抱过去。苏北下意识将子一偏,将孩子护住。秦小羽哑着嗓子说:“我就抱抱,想儿子了。”

    苏北听他声音不对,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儿,让我抱抱孩子,好几天没见着了。”这几天他都没好好睡上一觉,心里堵得慌,窝了一肚子的无名火又没处发泄,年底里公司的事又一堆,昨晚熬夜有些着凉了。这女人还知道关心他,他都快被她气死了。

    苏北还是将孩子给了秦小羽,见他抱着孩子转,她言又止。秦小羽的母亲这时也走了过来,她倒没急着要抱孙子,而是站到苏北面前,拉住苏北的手:“北北是吗?我是小羽的妈妈。”

    苏北无措地点了点头,乖乖地叫了声阿姨。

    秦夫人笑笑,轻抚了两下苏北的手,叹了口气:“孩子,受委屈了。”

    听这样的话苏北最过不得,好像千百种艰难都被这简短的一句话给融化了,心里说不出的暖。感觉眼睛有些酸酸的,但还是忍住没哭出来,只是一个劲地摇头:“阿姨,我好的。”

    “小羽要是什么地方对不住你的,你能不能看在阿姨的面上原谅他这一回?阿姨跟你保证,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阿姨绝不绕他。”秦夫人亲自出马,苏北的确有点招架不住。

    苏北头摇得更凶了:“不是的,是我不好。”她想说点儿什么,但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能低着头,什么也不说了。

    秦夫人没再步步紧,环住苏北的肩膀轻轻拍了几下:“好了,先不说这个,来,先坐下。跟阿姨坐这里好不好?”

    苏北下意识朝杨思云那儿看了眼,也不知道是请示还是求救。杨思云沉默不语,并不阻止。苏北只好跟着秦小羽母亲坐了下来,左手边是秦小羽,再左边就是秦家老爷子。

    老爷子正抱着乐乐笑得合不拢嘴,看见苏北坐了过来,敛了笑,皱着眉说:“季家的丫头,知道我是谁不?你和二小子的事儿我也知道一点,之前想叫他把你带回来给我们瞧瞧,这小子宝贝得很,愣是不同意,生怕我们会吃了你一样。可是后来就没了你们的消息。这转眼就过去一年,你一个人跑去美国生了孩子,我这老头子听了心里真难受。我该你说这丫头什么好呢,不知道以后去地下见了你爷爷,他会不会跟我吹胡子瞪眼睛,怪我们老秦家亏待了他的宝贝孙女儿。”

    老爷子说着又逗逗乐乐:“瞧,这孩子跟二小子小时候一模一样。不过看起来乖多了,不哭不闹的。哎哟,我的乖乖哎!”

    苏北闷不出声,脑袋都快垂到桌沿下了。秦小羽伸手捉住她的手,紧握在手里。苏北挣扎了两下没成功,索就由他了。

    秦小飒坐在老爷子另一边,吃饭的时候苏北要把孩子抱过来,但秦小飒一把抢了先,扬起他的无敌笑容:“小嫂子,我还没抱过小侄子呢。你看你生了孩子还这么瘦,多吃点儿,孩子我先帮你抱着。”

    苏北没说什么,倒是秦小羽很不放心,生怕秦小飒那个笨手笨脚的把他的宝贝儿子给摔着磕着了,而且他自己都还没抱够呢。不过这会儿把孩子他妈哄住了更重要。

    两边的长辈边吃边聊着,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很和谐。杨思云一反常态,几乎不曾主动开口过。秦小羽也很少说话,只是在一边给苏北夹菜,剥虾壳。苏北这顿饭吃得真真是食不知味,她心里那块固若金汤的自留地几乎就要分崩离析了,秦家人的低姿态更让她心软到极致。

    快要散席的时候苏北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便看见秦小羽站在走廊上抽烟。苏北径直走过去,将他视若透明。她明明想的是抽走他手里的烟扔到垃圾桶里,可这么简单却显亲昵的动作她却怯懦了。

    其实她对秦小羽还是心存愧疚的,当初她觉得他们认识算不得久,感也没深到非卿不可,所以最后她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他,投入谭磊对她敞开许久的怀抱。只是没想到,乐乐的到来似乎让一切都开始偏离她预期的轨迹,渐行渐远。

    秦小羽拽住她的手腕,淡淡地看着她不出声。苏北也回视着,样子看起来有些凶狠。静默了好一会儿,苏北忍不住破功,瞪圆了双眼盯着他:“卑鄙。”

    闻言,秦小羽皱紧了眉头,看起来很不悦,他没说话,在等苏北的下文。

    “秦小羽,你居然打亲牌,你不嫌丢人,我都觉得不好意思。”苏北想到这个就郁闷,现在这一票长辈压过来,似乎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味,她不喜欢。

    秦小羽掐掉烟,轻咳了两声:“爷爷他们就是想看看你和孩子,没别的意思。他们明天就回北京。”顿了顿,又说:“我也要回去了。”

    苏北听了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么快就要弃权了吗?但苏北也仅仅是“哦”了一声,又补充说:“一路顺风。”

    手腕上的劲越来越大,苏北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捏断掉,但就是咬着牙撇过头不吭声。忽然腰间一紧,被他拥入怀里,闻着熟悉的淡淡烟草味,一瞬间她几乎想哭。

    “再装就不像了。”秦小羽无奈地说道:“跟我回北京过年,或者我留下跟你们在南京过年,你必须选一个。反正,无论如何,这一次你都不能把我再丢了。我会恨你的,季苏北,我真的会恨你的。”

    秦小羽难得这么孩子气地说话,这实在和他往常的形象不符。但就这么几句话,却字字戳在苏北心尖上,隐隐生疼。唉!怎么就怎么难呐!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何才能做到不负如来不负卿呢?可事实好像是她既伤了如来又负了卿,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秦家人回去了,临走前秦小飒告诉了苏北一个秘密。这个算不得秘密的秘密让苏北哭笑不得,那一刻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是什么绪。

    秦小羽留在南京过的年,杨思云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毕竟秦小羽是乐乐的亲生父亲,从孩子成长需要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代替这个至关重要的角色。谁让她这个外婆舍不得外孙呢,所以秦小羽在杨思云的默许之下登堂入室了。

    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欢喜,而季建国则仍然那副不冷不的样子。大年初二的时候,听二伯说谭磊回美国了。苏北一整天都没说话,秦小羽也气,怎么这人走了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在南京过完年秦小羽也先赶回了北京,公司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让苏北和他一起回北京,苏北死活不肯,还一副打算随时再见是路人的样子,秦小羽是真拿她没辙,谁让她现在手里握着一张王牌,他现在一天见不着他们家那宝贝蛋儿心里就痒痒的。

    在家赖了几后苏北也要启程了,目的地——北京。苏北整天唉声叹气,说当初为什么清华在北京呢?在南京多好啊…抱怨归抱怨,休学了一年还是要回校的。

    因为乐乐没有断,所以必须跟着苏北。杨思云不放心,想提前申请提前退休跟着去北京带孩子。但苏北没答应,她觉得自己有能力照顾好孩子,杨思云这半辈子已经为她够了心了,该歇歇了。再者杨思云去了北京,她们家季建国同志谁来照顾啊?

    最后还是秦小羽给杨思云打了保票,说会照顾好她们母子俩,杨思云这才没跟来。

    苏北到北京那天是秦夫人和秦小羽亲自来接的。回学校办好手续,苏北感慨万千,她要重修大四下学期的课程,那些曾经的学弟学妹们如今变成了同学,感觉怪怪的。

    再见到齐姗姗她们几个的时候苏北笑了,一年没见,还真想念的。孙梅保研了,吴笑云准备毕业后和郭子南下去深圳发展,齐姗姗在一家外籍建筑事务所实习,工作很辛苦,但收获颇丰。

    四人聚在一起像有说不完的话,大多时候都是她们在怪苏北不经常和她们联系。北大哥哥想自己搞一间工作室,最近一直在找房子,齐姗姗也为这事愁着。要么就是租金太贵,要么就是地界儿不行。

    苏北把她在建外SOHO的那房子租给了北大哥哥,房租没要。一开始北大哥哥和齐姗姗坚决不肯,最后苏北说房租就当她入股的钱,这才罢休。

    齐姗姗总感觉苏北哪里变了,材虽然依然削瘦,但似乎更有女人味了,曲线也变得清晰起来。她开玩笑说怎么总闻见苏北上有股味儿,是不是在国外都喝得是高档牛

    苏北笑笑,老实承认,她已经生孩子了,去美国其实是为了休学待产。

    这惊天消息可算是把齐姗姗她们几个炸晕了头,嚷嚷着要看宝宝。吴笑云还说她以为也许她是当中最先结婚的一个,哪想到苏北这家伙一声不吭地居然把孩子都生了,这超前意识实在太强悍了。

    苏北回了北京后就一直住在秦小羽的公寓,本来秦家的家长们都让他们搬回去住,但秦小羽怕苏北觉得别扭,便一口回绝了。秦小羽母亲从秦家派了个保姆过来照顾起居,秦小羽不喜欢外人出入,但现在多了个小祖宗,自己也不能□照顾,只好同意了。但只要苏北或者他自己在家,照顾孩子这事儿都是他们自己亲力亲为。

    秦小羽对照顾孩子的事上手得十分快,甚至做得比苏北还好。乐乐现在一看到秦小羽两手就直舞,笑得跟弥勒佛似的。苏北看着这样的画面有时就在想,自己的自以为是差点让这对父子失之交臂。她总以为瞒着秦小羽就万事大吉了,她却忘记了,孩子需要父,血浓于水,这一点上,谭磊终究不能代替。

    乘秦小羽不在家,苏北带齐姗姗她们来家里看孩子。结果一进门就看见秦小羽正在给乐乐换尿片。动作娴熟老练,看得一干人目瞪口呆的。这翩翩贵公子如今沦为超级爸也还是掩不住他那气质,这换尿片的动作都能换得如此优雅帅气。

    苏北先发制人,问他怎么会在家。秦小羽见她那眼神直闪就又气又好笑,他就那么见不得人吗?帮孩子换好尿片,秦小羽朝齐姗姗她们打了个招呼就进了书房处理公事。

    孙梅抱着乐乐忽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笑说孩子太可了,她这是替苏北开心才哭的。其实只有苏北知道孙梅在哭什么,如今做了母亲,才真正能够体会一个女人如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那是一种多残酷的惩罚。

    吴笑云和齐姗姗一致鉴定,秦小羽是个好老公,是个好爸爸,是郭子和北大哥哥以后学习的对象。苏北笑笑,好爸爸,呵呵,好像是吧。好老公?她还没答应嫁给他呢。确切的说,他好像还没和自己求婚过。

    晚上将乐乐哄睡着后,苏北也躺下准备睡觉。关了灯,苏北在上翻来覆去。秦小羽怕她吵醒孩子,手臂横过来揽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过了许久,苏北故作平静地将秦小飒告诉她的“秘密”说了出来。

    秦小飒说秦小羽在她不在一年里守如玉,不近女色。很多人都在猜秦二少究竟是不举了还是转战同志界了,他也很想知道。

    秦小羽听了沉默不语,苏北以为他生气了,撇撇嘴转过去不理他,没劲。就在苏北都以为自己睡着了的时候听见秦小羽幽幽地说了句:“明天把孩子送回去让我妈带几天吧,老太太想孙子了。至于你的疑问,我明天给你答案…”

    苏北脸袖到不行,拉过被子捂过头,睡觉!

    直到旁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苏北才轻呼了一口气。计划似乎永远赶不上变化,兜兜转转后她还是和秦小羽在一起了。这一次她不想再折腾了,为了孩子,为了秦小羽,为了她自己,她想,就这样了吧。

    花开半夏,人成两伤。郁言绽放了她的半个夏,而她是石头的半个夏,他们都受伤了。如果可以,她希望,秦小羽会给她一个完整的夏。

重要声明:小说《北北的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