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赌场风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未 书名:北北的夏
    苏北跑出去后谭磊以为她回了滑雪场便没有追。原本订的是后天的机票,但这几天他抓紧时间提前完成了教授布置的命题,好些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昨晚又坐夜班飞机从波士顿直飞旧金山,到了旧金山才知道苏北和她国内来的朋友一起去了太浩湖滑雪。苏北舅妈告诉他地址,他又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却见她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相拥在雪地里,如果他不认识他们,一定觉得那画面很唯美。

    在来太浩湖的路上他觉得不安,苏北向来朋友很少,赶在这个时候跑来美国找苏北滑雪的朋友,实在有些奇怪。直觉是对的,季苏北又给他整出幺蛾子来了。但这一次他不会由着她来了,后悔这玩意儿,一次就够了。舟车劳顿,心俱疲,谭磊在她离开之后便洗了个澡上补眠。

    这厢季苏北玩得疯,她的运气不错,兜里的两百块兜兜转转变成了两千块,让她心一下变得极好。赢钱的感觉果真很妙,难怪每年那么多人揣着票子去澳门去拉斯维加斯豪赌。

    不过她并不贪心,她想好了,本金两百块,再多留八百,算赢的,剩下的一千继续玩,赢了的话就继续玩,直到不想玩为止。要是这一千输了,那就不玩了,闪人。

    就算没去过赌场但看过关于赌博的大片的人也知道,一般具有一定规模的赌场是不在乎这些小虾米的,小打小闹的让你赢一点也没什么,但你要真带个千儿八百万的去,那就是坐庄的说话了。输得脱裤子奔的不在少数,跳楼的更是不足为奇。所以赌博这东西,看心态,适可而止。

    不过苏北手气实在是好,转眼一千又变成一千四了。这里的赌场许多都是游客,也是跟苏北一样小打小闹型的,所以见苏北赢了也跟着欢呼,羡慕极了。让苏北赢得最多的就是轮盘,这孩子没什么心眼,压的数字都是她和郁言的生,如果中了,下一轮就压谭磊和秦小羽的生,就这么轮着来,诡异的是每次都有一个能中。

    她这儿是玩得开心了,却不知那边找她快找得人仰马翻了。

    杨芳菲回旅馆拿东西,结果Bob随口就问了句刚刚跟她妹妹一起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把她妹妹弄哭了,跑出去了。杨芳菲以为Bob这个老外看亚洲人都一个模子,八成是没记住秦小羽长相,当成别人了。所以当时杨芳菲也没放在心上,回了句小两口吵架呢,

    拿了东西又回了滑雪场,跟宁绣两人边滑边聊天,结果却碰到秦小羽,而秦小羽旁边只有一个小孩,苏北的影子都没瞧见。

    杨芳菲自是护着自家妹子的,凶巴巴地问苏北哪去了,两人怎么吵架了,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男人要让着女人云云。她越说秦小羽眉头皱得越紧,没等她说完,秦小羽就开口了,说他们没吵架,苏北没和他在一起。

    几个人觉得不对劲了,杨芳菲忙回头给Bob打了个电话,让他转到那个跟苏北一起回去的男人的房间。秦小羽和宁绣也分别给秦小飒马云他们几个打了电话,叫来集合一下。

    令杨芳菲意外的是,接电话的居然是谭磊。谭磊她自然是认识的,小姑提过很多次,她家北北的青梅竹马嘛,在麻省念书,来旧金山看过外婆几次,他们都喊他小石头。

    那边谭磊听了电话也急了,说苏北当时跑出去他以为她回了滑雪场找他们,当时他们也没吵架,不过说了一些往事。谭磊也没在电话里多说,赶紧赶了过来和他们一起。

    偌大的滑雪场分头找了几遍,都没看到苏北的影。杨芳菲又气又急,再彪悍的女人也搁不住这么被折腾,眼泪含在眼眶里,恨恨地骂着,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而谭磊和秦小羽都没有说话,凝重的神却泄露了他们同样担心和焦急的心

    太浩湖这地方说大也不大,但到处都是雪山什么的,要真藏个大活人还真不好找,现在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她的安危。冬天天黑得早,眼见太阳就要落山了,到时想找人更是难上加难。

    Bob也带了几个人帮着一起找,打听来了消息说有人看到一个亚洲女孩是朝内华达方向去了。这个消息既是个好消息,同样又是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因为那个亚洲女孩很可能就是苏北,这样他们至少有个方向追踪。说是坏消息也不无道理,内华达是个什么地方在座的很多人都心知肚明。赌博,□易,总之那是男人的天堂。一个孤的女人去那种地方,实在让人担心。

    在滑雪场出口又遇到了Nick和他的三个保镖,Nick又板着他的小脸,拦住秦小羽,质问他为什么突然不告而别。秦小羽本不想搭理他,这会儿没什么比找到季苏北那个丫头片子更重要了,但瞥见他边的那三个黑面保镖,秦小羽瞬间改变了主意。

    Nick听说了之后立刻同意帮忙找,条件就是明天秦小羽还得再教他几个花式。于是,成交了。Nick转头跟其中一个看似保镖首领的人耳语了一会儿,却见那人面不改色,而Nick脸涨成了猪肝色,小毛孩气得快跳脚。

    秦小飒他们以为秦小羽这会儿还有功夫跟人家闲聊,人命关天懂不懂啊,咋呼着抓紧时间去营救小嫂子。这时候大家老韩他们其实也差不多都明白了,那什么宁绣压根就是个烟幕弹,秦小羽这小子就是拉不下脸承认他这是追老婆追到美国来的。不过笑归笑,以后笑也不晚,现在关键是赶紧把人找到。

    Nick虽然不会说普通话,但却是听得懂的,众人的不满他都听了进去。忽的伸手从保镖首领那拿了手机,看样子是跟大BOSS申请了,这群保镖估计也只听令于一个主人,而那个主人应该是Nick的老子。

    果然没一会儿首领结果电话,应了几句便挂了。转过来和秦小羽他们说,让跟着走。本来其他人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些人来路不明,也不知道靠谱不靠谱。不过秦小羽却说,听他们的,众人也无他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看到很快来到的几辆黑色加长凯迪拉克,其他人这才重新审视起那个名叫Nick的混血小子。再看了眼秦小羽,不得不佩服这狗东西,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也不是没道理的,看人的眼光忒毒了。人跟物在他眼中没差别,一个死的,一个活的罢了,只要能尽他所用,那都是宝贝。

    车子穿过州界到了内达华那边的小镇上,远远站了一排同是黑色西装的打扮的人,似乎是派来的增援。秦小羽和Nick坐一辆车,通行的还有那三个贴保镖。也许是因为保镖在场,小孩又成了那不言不语的老成相,眉毛皱得跟小老头儿似的。

    下了车,一排黑衣人迎上,恭敬地鞠了一躬。别说其他人了,就连秦小羽也微微错愕,看来这个小家伙是大有来头的,绝非普通富家子弟。郑可她们几个见到这一排黑衣人鞠躬的时候都忍不住“哇”了出来,震撼,绝对的。这样的场面也只有在港片或是好莱坞大片里才能看见。

    Nick和秦小羽带着他的三个贴保镖一起,其他的黑衣保镖也被分成几组,跟秦小飒他们一起分头找。那几个黑衣保镖都是这里的地头蛇,只要有人见过,那么就算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过这地界儿。

    只不过让秦小羽好奇的是,这小家伙明明说自己家在丹佛,来这边是度假滑雪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地头蛇保镖?不过秦小羽依旧没有问,这些知道不知道并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到了第二家赌场的时候就发现季苏北了,不过况似乎不太妙。一群人围在那儿吵吵嚷嚷,里厢还有两个黑人保安,正架着苏北要离开。苏北那张小脸吓得惨白,声嘶力竭地叫唤着“I haven’t!”

    秦小羽心一下揪起来,拎起拳头就朝其中一个保安面上挥了过去。那又高又壮的黑人保安也不是吃素的,挨了第一拳是因为没料到,但要是第二拳还傻傻地挨打那他也甭在这混了。不过刚要还手整个人便被架住了,而架住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Nick的另外两个贴保镖。

    另一个保安见状忙用对讲机朝总台呼叫,只有一只手拽着苏北的胳膊。苏北乘机奋力甩开他,冲到秦小羽边,搂着他的臂膀,浑轻颤着,声音跟着发抖,“秦..小羽…”

    秦小羽没吱声,只是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护在自己怀中。

    面色铁青的秦小羽一边站着Nick和保镖首领,另一边是怀里的季苏北,还有架着黑人保安的两个保镖。那边只剩一个保安正束手无策地等待支援。

    很快赌场的增员队伍就到了,一干保安都是又高又壮,那体型看起来就十分惧人。走在保安队伍最前列的是个穿着枣袖色西装的人,看起来似乎是堵场的负责人之一。

    “怎么回事?”枣袖色西装沉着脸开口,看向的却是那个手足无措的保安。

    那保安急忙把况交代了一下,秦小羽这边也听了个一清二楚。他说有人举报这个亚洲女孩出老千,还有另外两个证人也证明了这一说法,还说这个女孩子的手法也卑劣和粗糙,把大家都当瞎子和傻子了。

    众所周知,在赌场里****被剁手指的不知其数,而女的很可能被贩卖到外地做□。你有本事****不被发现,那恭喜你,你离赌神不远了。如果你被发现了,那对不起,一根手指。

    秦小羽自是知道她季苏北还没那个本事出老千,但这一次他还是决定要她一个教训,省得老记不住,没事儿就瞎折腾。以前瞎折腾也就算了,这次差点把小命都折腾进去,你说他能不火吗?赌场这地方是女孩子该来的地方吗?还一个人独闯,丫的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枣袖西装朝苏北看了看,并没有武断地认定那个保安说的就是事实。转头让他将那个举报的以及那两个作证的人叫来。

    三个人很快被带到众人面前,却已是一副快虚脱的样子。之前的义正言辞变成了苦命求饶,“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看错了,她没有出老千,是我看错了。饶了我,求求你们,饶了我。”

    另外两个也腿软地被人架住,“是他,是他叫我们作伪证的,他今天输了很多钱心里不爽,看那个小姑娘一直在赢,就想找她的晦气。求求你们,放过我,要我做什么都行,罚钱也行。”

    跟在枣袖西装边的一个保安说,“他们三个还欠赌场一些码子,刚准备乘乱溜。”

    枣袖西装点点头,“带下去,按规矩办。”

    “是。”

    那三个可怜鬼哀嚎着被众多保安架着走了,枣袖西装转头朝秦小羽他们说,“看来是一场误会,让这位女士受惊了,我代表赌场向女士致以十二分的歉意。如果几位不介意的话,我让人安排下,今晚就在酒店住下,我们定当好好招待,就当赔不是了。不知道几位赏不赏光?”

    Nick扬着头,一脸不屑,“不赏脸又怎么样?”

    枣袖西装一笑,“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Nick小少爷,能让K出面的除了Billy想必也只有您了。K,别来无恙。”

    被称之为K的便是那保镖首领,依旧面色冷然,没有理会枣袖西装的招呼,俯和Nick说该走了。Nick见没什么闹好瞧,便点点头,想起什么似的,又转朝秦小羽叮嘱,“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明天见。”

    秦小羽皱着眉,跟小家伙说,“通知你的人,就说人已经找到了,叫他们都先回旅馆。明天早上九点滑雪场见,我不喜欢迟到。”

    Nick撇撇嘴,嘀咕了句,“要求真多。”不过还是答应了,学着秦小羽的模样也跟着说了次,“明天早上九点滑雪常见,我也不喜欢迟到。”说完带着K和另外两个贴保镖离开了。

    枣袖西装看了眼秦小羽和季苏北,蓦地一笑,“楼上7030已经准备好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一声,希望两位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秦小羽点头,“有劳。”

    “不必客气。还有事,先走一步。”枣袖西装递给秦小羽一串钥匙,便带着剩下的保安也离开了。

    现在就只剩下苏北和秦小羽两个人了。本来苏北心是极好的,赢了不少,算算时间也不早了,正打算收山回旅馆,却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好心被破坏殆尽,刚刚真的吓死了,要是秦小羽他们再晚一步,她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现在想想都后怕。

    “哼,现在是怕了?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怕?这种地方你也敢一个人来?季苏北,你是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要是真不想活了,乘早跟老子说一声,别他妈没事儿找事儿瞎折腾。”秦小羽是真的火了,倒现在怒火还没平息呢,一想起看到她又哭又喊的那一幕,那种撕心裂肺的感受他再也不想尝试。

    本来就被吓得不轻的苏北被他这么一吼,眼泪又啪嗒啪嗒往下掉。刚刚真的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在被保安架住的那一刻她几近绝望了。这里是美帝,不是中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的。秦小羽他们再厉害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谁的地盘谁说话。

    在绝望的那一瞬间,她期盼的居然是秦小羽,原来不知不觉当中她竟然开始信任他,依赖他了。当秦小羽真的出现的那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精神崩溃而出现幻觉了,当挣脱开保安的束缚冲向他,搂住他臂膀的那一霎那,她才感觉到了真实。

    忽然觉得生命真的很脆弱,死不死是一念之间,一瞬间的事,而生不如死却是一辈子。她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如果他们把她卖去做□,那她宁愿死。活着,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北北的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