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寒冷仲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未 书名:北北的夏
    也许是搓衣板事件奏了效,整个初三苏北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用阿的话说就是,原来的季苏北是聪明但有些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那种,成绩很稳定但不突出。现在的季苏北是是聪明又勤奋,谨遵**的教诲,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绩突飞猛进。

    这样的生活注定是枯燥的,每天学校和家之间两点一线。小提琴课杨思云也让她暂时停了,一心冲刺中考。

    季苏北很聪明,每一门成绩都名列前茅,除了化学。

    化学老师是刚毕业分配来的,年轻漂亮,但教学经验确实跟那些多年从教的老师无法相提并论。苏北所在的三班其他科目在年级都排得上名次,唯独化学独钓,稳居年级倒数第一。

    季苏北的化学一直在六七十分之间徘徊,她知道这不完全是老师的责任,班上**十分以上的也不在少数。

    化学老师也多次找苏北到办公室促膝长谈,但每次考试成绩下来她依然稳定保持在六七十分,良好都算不上。最后化学老师放狠话刺激她,季苏北,你要是化学再这个样子下去,只能公费上个二三流的高中,当然你们家要是有条件自费上,那你就继续这么下去吧。

    苏北也很苦恼,人们常说化学是理科中的文科,不难学。但偏偏这个不难到了她这简直难于上青天。她讨厌背元素周期表,总想不起某个实验过程中所需的所有器材,总忘记在不同条件下可能生成不同的物质。

    杨思云着急了,找了个化学特教给苏北恶补。苏北似乎找到了一些窍门,成绩也有所上升,但顶多也就七八十分。

    这不是杨思云想要的,在她看来初中化学简单无比,不考到九十五分以上都对不起自己。

    她想不明白,很多女孩子包括她自己都觉得数学物理特别难,但苏北偏偏做数学和物理题做得欢,解题思路清晰,条理分明。

    比如物理的浮力一道题就会出现好几种况,她都能逐一讨论,各个击破。为什么化学几乎都算得上死记硬背的东西她却一塌糊涂。若说她讨厌死记硬背,那必背的文言文和英语单词她为什么也能烂熟于心?

    每次看到她的化学试卷,杨思云都有种无力感,想斥责几句,但看到女儿书桌上堆积成山的各科辅导教材,以及苏北几乎快近视的眼睛和微驼的背脊,她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心疼难以溢于言表。

    杨思云在学习上无法替自己闺女减轻负担,但在物质条件方面总是给苏北最好的。

    那时国内还没有风靡大江南北的背背佳,杨思云让苏北的舅妈从美国买了个矫姿带和预防近视的护眼灯寄回来。

    食补的同时杨思云还担心营养跟不上,毕竟学习太消耗体能了,想买些市面上畅销的学生补书给苏北吃。

    她也是个无头苍蝇,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补书回来,季建国发现了坚决不同意给苏北吃,说这些成分根本不清不楚,谁知道到底是补书还是毒药。

    杨思云觉得他说得太夸张了,就算不能进补也算不得毒药吧。但被季建国那么一说,她也有些不放心,所以那些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东西还未拆封就直接扔到柜子里去了。

    六月初夏,苏北考完最后一门从考场里出来,季建国忙撑着伞上前给女儿遮阳。

    季建国没有问苏北考得怎么样,女儿的努力他看在眼里,考完就让她好好放松一下,反正无论问不问,结果都已经不能改变,那倒不如让她少些负担。

    这个暑假对苏北来说是欢快无比的,没有暑假作业,不用去辅导班。杨思云也像别的家长一样急着让孩子预习高中的课程,顺其自然。这一点季建国倒是很赞成的,他从不希望女儿将学习看作一种负担,没有兴趣的学习反而只能是应付考试,并不能真正吸收并学以致用。

    相较于苏北的无忧,郁言和谭磊的暑假则不那么轻松了。八月初高三就要开课了,整个暑假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二十来天。

    高二分文理的时候,谭磊和郁言都是选的理科,按谭磊的成绩呆在实验班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倒是郁言居然能进实验班着实让苏北有些诧异。

    抽烟打架也能进实验班?苏北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也这么说的。

    郁言看她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没好气地弹了下她脑袋,“别忘了你老公当时也是考进南师的!哪个傻告诉你抽烟打架就进不了实验班了?进实验班靠的是脑子,懂么?”

    苏北撇撇嘴,不置可否。

    成绩下来那天,苏北正窝在家里吹空调看动画片。电视里不时传来“叮当法术变不变…”,苏北也看得乐呵。

    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都是来问苏北考得如何的。谭磊听到苏北的分数后很高兴,“丫头不错啊,这下我放心了,我在南师等你啊,小师妹。”

    苏北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我没有报南师,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直升南外的高中部吧。”

    电话那头顿了下,很快笑笑,“那也蛮好的,我还担心你来南师后就没心思学习了,南外也好,离你们家近,你又熟悉。放假了什么时候出来玩?好长时间没一起出来了,我请你吃肯德基怎么样?”

    苏北不知道谭磊是不是真的没有很失望,她越来越不懂他了,不过还是欣然答应了,有的吃不吃的是傻子。

    再说,她真的很久没见谭磊了,整个初三都快让她变成山顶洞人了,跟郁言见面的次数也寥寥可数。

    阿嚷嚷着要用暑假来减肥,以全新的面貌踏入高中勾搭帅哥。

    苏北本不想打击她的积极的,但阿一口气买了两张游泳的月票,给了苏北一张,打着“一个人减肥太寂寞了”的旗号,死活要拉着苏北陪她。

    苏北也不会游泳,而且南京这个大锅炉全国出了名的,大天的她才不想出门呢。

    问怎么不让阿凤陪她,阿嘴一嘟,“她参加英语夏令营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是看上那个中俄混血的外教了,我只是懒得揭发她罢了。我不管啊,票都买了不能退的,你一定要陪我去的。”

    尽管拿了票,但苏北还是想着能躲就躲,躲不过再说。第二天苏北就收拾了几件衣服跑到干休所跟爷爷住了。好长时间没陪爷爷了,爷爷这阵子体不太好,都进出医院好几回了。

    不过不得不佩服陈阿的神通广大,直接跑到干休所来逮人了。苏北看到她,忍不住一个激灵,阿的脸仿佛瞬间变成了青面獠牙,不是来逮人,而是来索命的。

    拗不过阿的死缠烂打跟软磨硬泡,苏北仅剩的一点斗志也被季司令一句话打没了,“游泳是好事啊,多一项求生本领。去吧去吧,人家小姑娘大老远跑来,你就跟她一起去啊。”

    去了几回,苏北也终于能简单地扑腾几下了,但游不长子就不自觉往下沉,每次都要站起来重新再来,不过她已经很满足了。

    看到别人从浅水区轻轻松松游到深水区,然后扎个猛子消失在水中,待出水时又已经回到了浅水区,这是苏北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阿倒是游得很卖力,但技术比苏北还菜,她也不管不顾的,到处乱串。所有人都说游泳减肥,阿也信了。

    但事实是,阿比从前更胖了。

    每次游泳都消耗大量的体力,回到家骨头都散了似的,饿的如三天未进食的豺狼虎豹,逮着东西就吞。

    阿的妈妈反正没觉得自己女儿胖,的多可,所以阿说要减肥的时候她还极力反对。看到阿回家管不住自己的嘴,她还暗自高兴呢,甚至还每天偷偷望冰箱里塞许多好吃的。

    阿每天看到冰箱里那些冰激凌和蛋糕之类的就无法不动心,加上游泳回来实在太饿了,所以每回吃完她都很懊恼。但很快她又安慰自己,反正第二天游泳可以减回来…如此反复,效果大家可想而知。

    终于有一次,阿卖力地在泳池里扑腾着甩脂肪,一个七八岁的小正太不知道从水下哪儿冒出来的,一下子吃到了阿扑腾的水花,愤怒的朝阿斜了一眼,扔下一句“肥婆!”后游开了。

    当时阿就傻了,周围也有其他人,那小家伙的声音一点也不小,旁人肯定是听见了的。

    苏北游过来的时候看阿眼睛通袖的,以为是泳池水不干净浸到眼睛里,眼角膜发炎了,忙拉着阿上岸。

    到了更衣室阿“哇”的一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苏北被她吓到了,又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只好不停抚摸她的背脊安慰她。

    出了游泳馆阿才把刚刚的事告诉她,阿以为苏北会帮着她一起诅咒那个小畜生,谁知苏北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地飘了句,“恩,你又胖了。”

    阿气得差点吐血,眼眶又一下袖了,苏北实在怕了她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啕大哭,刚刚在更衣室已经够丢人了。“我说你回家能不能别吃那么多高量的东西,不然就靠白天游泳根本消耗不掉你晚上吸收的量的。今天开始回家不准吃了,饿了就啃两苹果或者西袖柿就行了。”

    阿喏诺说道,“人家忍不住嘛。”

    苏北睨她一眼,“忍不住就别减了,明天开始也别拉我来游泳了。”

    “好嘛好嘛,我尽量啦。”

    “不是尽量,是必须。”苏北义正言辞。

    “好啦,知道了。”

    暑假过去一大半的时候,苏北想再享受几天就要开学了,她就要成为一名高中生了。本以为这个暑假会痛痛快快玩过去,但事不尽如人意。

    苏北觉得这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一个暑假——爷爷去世了,郁言北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北北的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