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8 章> 吻中沉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未 书名:北北的夏
    苏北和阿要回教室收拾书包,让谭磊在校门口等着。

    东西收拾好,阿便急不可耐地拖着苏北下楼取车,推着车一路小跑冲到了大门口,结果门外几道炙人的目光刷刷看过来,愣是把阿的步伐刹在了原地。

    苏北倒是不慌不忙地从后面跟上来,那几道目光又刷刷转移到了苏北上,探究,暧昧,逗弄,调戏,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谭磊见两人出来了,笑了笑,转头跟南师的另外几个男生说,“她们到了,走吧。”

    “哎呦,乖乖两个漂亮潘西嘛,不跟兄弟们介绍一下?”不知道是谁喊了句,其他人也纷纷应和起来。

    “急个吊,先走了再说。”谭磊横了眼,脚踏一蹬,不理会其他几个的偷笑。

    郁言蹲在校门口的墙角抽烟,两指一夹,轻吐烟圈。苏北大概是知道他抽烟的,他上总有股淡淡的烟草味。这是她第一次见他抽烟,他的手指真的很漂亮,骨节分明。

    张岱曾经这么形容名伶朱楚生:楚生色不甚美,虽绝世佳人无其风韵,楚楚谡谡,其孤意在眉,其深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苏北想,原来不是只有女人才可以烟视媚行。

    陆晨伸脚踢了踢郁言,“走了。”

    郁言掐掉烟股,在地上碾了碾,站起,一言不发地上了车。

    到了肯德基,谭磊很自然地替苏北点餐,惹来一阵笑哄。

    “哎呦,老夫老妻哎,大庭广众的,臆怪死了。”

    “看来□不是一天两天了,赶紧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就讲尼,怎么那些女娃都倒贴上门了,他还我自岿然不动,我想,这石头吊的一比啊,搞半天是家有仙妻啊。”

    那厢调戏得欢,苏北却没什么反应,埋头吃鸡翅。其实这种被调戏的戏码上演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如果换平时,她定能够笑着正视调戏他们的人。但今天她反常了。

    “滚你妈,六子就你最韶。行了,看我媳妇给你们弄怕了,都不敢说话了。”

    苏北蓦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看来是真的准备把自己的名节一路毁到底了。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说起他们的关系,低下头,她心里有一丝慌乱,说不清道不明,直觉有道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但她没有抬头。

    见她朝自己瞪眼睛,谭磊笑着回望她,眼里满是宠溺,温柔。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眉目传尼。”

    阿咬着吸管来回巡视着两人,可惜看了半天都没什么好戏上演,唉,都怪她们家北北太没趣了。

    一直没说话的郁言忽然开口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其他人一怔,哟,这吊人居然也会八卦?不过他们也很想知道谭磊怎么就搞到了这么个女娃,冷是冷了点,不过模样倒是不错。还是初中生呐,这石头当真还吃起嫩草了来。

    “我们一个大院长大的,没听过下手要趁早吗?”谭磊只字不提当年被扒裤子的事,一派云淡风轻。

    郁言玩味地看着一直低着头吃东西的季苏北,这丫头又带给自己惊喜了。

    终于吃完最后一口,苏北拿起纸巾擦了下嘴,“你不要瞎讲。”

    谭磊笑笑没反驳,不过在众人眼中这两人完全就是在打骂俏,暗送秋波。

    男生们的话题很快转到了这次篮球联赛上,对各校球场名人掌握得七八分的阿也积极地加入了讨论,虽然人家讨论的是战术和技术,她在其中研究的八卦。

    苏北见他们聊得火朝天,自己实在没太大兴趣,又不像阿那样哪哪儿都能接上话题,坐了半天还是决定先走算了。

    用胳膊捣了捣边的谭磊,小声说道,“喂,我先回家了。”

    谭磊正跟队友讨论下一场如何应对九中的比赛,听到苏北的话,便随口说了

    “那你路上小心。”

    如果换作平时,就算苏北不让,谭磊也一定要送她到家的。但一碰上篮球,苏北这个大老婆也得给篮球这个小老婆挪位子。

    苏北巴不得他不送她回去呢,一个人落得轻松。见阿也两眼发光般津津有味地听他们讨论着,苏北站起还是低头问她要不要跟她一起走。

    阿摆摆手,“不啦,张阳跟我们家居然在一个小区呢,呆会我跟他一起走好了,反正你跟我也不顺路的。”

    “那好吧,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阿你也早点回去。”跟大伙打了个招呼,苏北便拿起书包出了肯德基。

    桌上有人调侃道,“石头啊,你也不送送你家潘西啊?不怕她跟你生气啊?”

    谭磊喝了口可乐,不在意道,“她又不是小朋友,自己回去没问题。我老婆不黏人,她还巴不得我不送她尼。”

    “切~不谈,刚刚我们说到哪块了?”

    “九中的21号,听说是体校转过去的,在省青队打过球……”

    郁言一手勾起外和包,站起,“我走了。”

    陆晨望向他,“还早了嘛,急个吊啊?”

    没理他,抛下一句“有事”,径自朝门口走去。

    出了肯德基,一眼望过去,人已经到了十字路口那,正等袖灯呢。跨上车,追了过去。

    这会是下班高峰期,排队等袖灯的人很多,郁言也不急着挤过人群到前面去,一脚蹬地跨坐在车上看着她。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从背后看她,漂亮的马尾被风吹得不停晃动着,宽松的校服更衬得肩背的瘦小。

    袖灯停,绿灯行,车如流水马如龙。

    过了两三个路口后,苏北总觉得后面彷佛有人在盯在她。终于转过头,视线一下撞上了他的。

    郁言慢悠悠地蹬着车跟在后面,面无表。苏北想,他们这么快就散了?看他的表跟平时一样,一点也不慌张,要说他是跟踪自己,那未免也太自作多了点。他是厌恶自己的不是吗?

    下意识加快了车速,越骑越快,风擦着脸吹过,竟隐隐生疼,最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脚下车蹬得有多快。

    应该看不见他了吧,渐渐放慢车速,舒了口气,回头一瞥,手里的刹车不自觉一紧,车子猛然停下,眼看着他不紧不慢地靠近。

    不自嘲一番,人家那是变速车,哪是她这种普通自行车能相提并论的。她骑得上接不接下气,人家依旧轻轻松松。忽然心生一口怨气,紧着眉瞪着他,“你跟踪我干嘛?”

    郁言竟笑了一下,看着她,“我跟了你几条街了,你现在才发现?”

    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承认了,没有丝毫的尴尬和愧疚,甚至露出了她从没见过的笑,虽然只是一刹那。反倒是她愣住了,一下子哑口无言。

    “跟我来,我有事问你。”长腿从车上跨下,改推车,这下变成他在前,她在后。

    苏北看他一眼,没理睬,掉转车头准备走。但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她停下了脚步,“你敢走,明天开始我天天到你们学校门口接你。”

    最讨厌被威胁,苏北愤恨地再次掉头,推着车小跑追了上去跟他并排。他个子太高了,她讨厌自己跟他说话都必须仰视,但此刻已经顾不上了,无空欣赏他漂亮的五官,“你到底想干嘛?你不是很讨厌我吗?那正好,我也看你不顺眼,桥归桥,路归路不是很好?”

    转头看向她,挑着眉问,“我讨厌你?你看我不顺眼?”

    被他看得浑不自在,难道不是吗?“怎么啊,你以为所有女生都应该欢喜你?”

    郁言没再说话,走了一段后忽然拐进一条巷子,苏北跟魔怔了似的,一直跟在后面。

    巷尾是一堵墙,在墙角的地方居然被人为凿出一个洞,刚好够一个人钻过去。郁言站在洞边看向苏北,“敢钻吗?”

    “激将法没用,这不是我敢不敢钻的问题,重点是我为什么要钻?”苏北沉着气回道。

    郁言歪着嘴角哼笑了一声,接着便弯腰钻了过去。

    苏北望着洞口,忽然转准备离开,墙那边的声音从洞口传了出来,“别忘了我刚刚说过的话,我向来说到做到。”

    她气急,暗骂一声“小人”,锁好车,拎着书包钻了进去,一过去便被半人高的草挡住了视线。难怪这个洞没有被封,这些半人高的野草刚好挡住了洞口,不走近看是很难发现的。

    拨开草,前面是一座假山,郁言正斜倚在假山背面抽烟。这是第二次见他吸烟了,还是在同一天。

    “你烟瘾很大?刚刚在我们学校门口不是刚抽过?”

    “哦?我还以为你没看到。”

    ……当她是瞎子还是透明?郁言忽然靠近她,猛吐了一口烟,呛得苏北直咳,看他一脸嘲讽,有些不耐烦,“你叫我来到底要干嘛?没事我要回去了。”

    忽然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凑近道,“季苏北,我发现以前我真是小看你了。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才13吧?晓得什么是恋吗?”

    苏北挣扎着想解释,但转念一想,她干嘛要跟这个痞子解释,挣脱不开,忿忿地说,“关你什么事!”

    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的唇瓣,盯着她的眼睛,“他亲过这里吗?”

    双手被他的另一只手反制在背后,她试图用脚踹他,结果他两腿一张,直接将她的两条腿夹住。索不动了,瞪着眼睛看他,“神经病!”

    蓦地他俯下头,准确地擒住她的唇,来回吸,苏北惊呆了,很快又开始挣扎,但跟形高大的他相比,她的力气实在小的可怜。

    他的舌试图进入,但她紧闭着双唇,拼命抵住外来的侵入。郁言心里一笑,伸出一只手捏住她的鼻翼,看你能憋多久。

    苏北拼命地摇头,但他的唇如影随形。她快窒息了,小脸憋得通袖,在张口的一瞬间,他的舌乘隙而入,松开捏住她鼻子的手,让她重新获得氧气。

    不费劲寻到她的丁香小舌,紧紧纠缠,反制她双手的大手一只移到她的后颈,一只握住她的纤腰。勾住她的舌,辗转反侧,她生涩的反应让他十分满意。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初吻,但他确定这绝对是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吻,真正的舌吻。

    苏北厌恶这样的自己,明明被欺负了,心竟会怦怦加速,她甚至听到他们俩的津液搅动的声音,是她潜意识放弃反抗开始沉沦了吗?他应该亲过很多女孩子吧。

    握住她腰部的手从衣摆下放伸入,慢慢上移,覆住她的柔软,轻轻揉捏。跟同龄人相比,她应该算发育得比较好的了。

    舌头忽然尝到一丝咸,睁开眼看向她,敖袖了的眼眶噙满泪,正一滴一滴地往下落。他一怔,松开对她的钳制,双手握住她的脸颊,拇指轻轻拂去即将滚落的泪珠。沙哑着声音说,“笨蛋,哭什么?”

    他这么一问,苏北眼泪掉得更凶了,但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唇瓣很快就被咬破,一丝猩袖将整张脸衬得更加苍白。

    伸手捏住她的牙关,不让她再继续伤害自己,他心里仿若响起一记闷雷,震得心慌。原来她季苏北也有柔软的一面,这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难怪大家都说女人的眼泪是杀伤力最强的武器,她的眼泪让他心悸。

    突然右手虎口传来一阵痛,只见她张口狠狠咬住了自己,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不过看着她唇上混着她自己和他的血,他心里竟莫名有一丝快意。

    他就这么看着她咬,也不动,直至她咬累了自己松了口,咬人也是件力气活呢。见她怔怔地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他的心忽的一紧,将她搂进怀里,闻着她的发香,笑问道,“咬得真狠,解气了吗?”

    苏北这次没有挣扎,任由他将自己抱住,脑袋一片空白,嘴里的话彷佛不受控制自己飘了出来,震醒了她,说完便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犯

    郁言听到她呆呆地说,“疼不疼?去医院包扎一下吧。”笑着将她轻轻推离,“你在关心我?不是看我不顺眼吗?”

    以前见他都是冷着脸,如今看他笑,竟觉得刺眼,他还是回到以前那样好了,他笑的样子她真不习惯,虽然很好看。

    “我是怕你得破伤风,我不想这辈子都活在自责中。”

    郁言轻笑出声,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嘴硬的丫头。”然后在受伤的虎口吸了几口,吐出一口血水。将手伸到她嘴巴洪道,“怕我得破伤风那就帮我吧。”

    苏北想都没想,脏话就飙了出来,“滚你妈,阿恶心啊?”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

    郁言笑着伸出舌头在伤口/弄,好啊,季苏北,你又让我刮目相看了。再努力一把,让我看看到底你有几番模样。

    苏北看着他伤口的动作,想到刚刚他的舌在自己口中掀风作浪,她在想此刻他是不是故意放慢这个动作,慢镜头下竟觉得这个动作太过色/,有伤风化。别过头,她想,完了,她被他毒害了。

重要声明:小说《北北的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