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摊牌

    ( )    迷迷糊糊中,她竟然睡着了。她真的太累了,尤其昨天刚刚被司徒景南一语惊醒梦中人,她用什么来证明她是明月?她的心便立时疲惫了,昨夜先是在东方卿云房里折腾了半夜,又回到无名小院里找东西折腾了半夜,一大早她又满王府转悠寻找出逃的路,她的也累了。

    没有什么可以向他证明她是明月了,就算她说出了蝴蝶银片的秘密,他依旧不相信。她睡着了,眼角挂着一滴晶莹。

    他以为那是一滴池水,轻轻揩拭了。如果他将粘在手指上的水滴放入口中,他便会知道,那滴液体很苦很涩。

    他轻柔得抱起她,换下她的湿衣服,用他的睡衣包裹了她,将她抱回他的房间,放在卧榻上,用帕子擦干她沾湿了的头发。

    “思月,去请司徒大人来。”他小声说,生怕惊扰了她的美梦。

    思月和盼月对视一眼,唉,这女子到底有什么魔力,王爷竟然如此宠溺她!思月碎步退出去。

    盼月说:“王爷,用早膳了?”这都快晌午了。

    “嘘――”他做了噤声的手势,让她好好睡会儿。在那个组织里,她从来就没睡过安稳觉?东方卿云忽然无比痛恨哈尔巴克,痛恨那所谓的复国组织,这紫悦她是不是大凉人都还难说,说不定就是哈尔巴克他们捡来的孤儿,骗了来为他们的野心卖命。

    不一会儿,司徒景南来了。

    东方卿云只有一句话给他,“去告诉你们头人,紫悦是我的妾,无论她之前做过什么,是什么份,她现在都只是本王的妾。本王不会许任何人动她半根汗毛。”

    司徒景南显出痛苦之色,可恶的燕人,他们竟然得计了,这女子竟然打动了王爷的心!

    “王爷,不找明月公主了吗?”

    “不找!”东方卿云说得坚决。不找才怪,只是再不会寄希望在你们上了,等着你们自己将明月还给我,那根本就是与虎谋皮。

    司徒景南落寞离开,王爷不找明月公主了,王爷不喜欢明月公主了,他应该感到高兴,以后再也没有人和他抢明月公主了,可是为什么如此难过?明月公主失去了王爷这一大助力,她以后该怎么办?司徒景南咬着嘴唇,痛恨自己,为什么他不过是一介武夫,为什么他没有东方卿云那样的聪明才智那样的尊贵地位?东方卿云所有的,他哪怕有一半也好,那样的话,他,格桑,就可以独自守护明月公主了!

    司徒景南伸手入怀,摩挲着那只银铃镯子。“格桑!格桑!”明月公主的小手朝他挥动着,镯子上的银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

    “明月,我这功夫本来应当循序渐进,等你的臂力、腕力和敏捷度到达了能在一个呼吸之间将这块木头全部切成大小粗细均匀的木丝之时,再传授你攻击之法,可这几天,老婆子我总是心惊跳,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我怕我命已不久已。”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