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欺骗

    ( )    司徒景南也认出了明月,他已从侧面了解到了明月的份和某些由,微微欠道:“紫悦姨娘,这是从何处来?”

    “王爷那边……”明月的声音低不可闻。

    “哦――”司徒景南深以为然,原来从那边过来,难怪如此模样。司徒景南讪讪走开,他想不通一向温文尔雅的王爷,为何会突然对这个弱女子如此野蛮冷酷,说起来她应该是无辜的才对。或许王爷被东方卿海气糊涂了,还没意识到这女子的无辜,司徒景南决定要找东方卿云谈谈。

    明月回到小院,虽尽力掩饰,柳婆婆还是看出了异状。

    明月便说:“昨晚王爷拿了专门给我订做了金冠给我看,可我子太弱,金冠太重,戴不了,掉地上摔坏了,王爷很生气。”

    “他生气便可以打你吗?”柳婆婆只看到明月脸上的伤,却无法看到她上的伤。明月也不可能告诉她,他那样对她。尽管柳婆婆对她好,她依然难以启齿。

    司徒景南很委婉地向东方卿云进言,可在东方卿云眼里,司徒景南的话无不是在遮掩、维护他的同党,司徒景南说得越多,东方卿云越发笃定明月与司徒景南互相勾结,意图控制他东方卿云,意图给他东方卿云捆上精神枷锁。

    柳婆婆也找了东方卿云,责问他为何殴打她的徒,东方卿云冷笑,心道我敬重你,你便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吗?本王不过觉得你年纪大了,死了夫君儿子,看你可怜,你却不自重,调教徒弟来算计本王。

    东方卿云表面上仍对司徒景南、柳婆婆客客气气,毫无生疏之感,暗地里却派了更多暗探出去搜寻明月的消息。他通过司徒景南,秘密约见了大凉复兴组织的头人哈尔巴克,表示如果他再见不到明月,便要停止对他们提供经济上的支持。

    哈尔巴克五十多岁,生得威猛,红光满面,一点看不出老态来,目光炯炯,步伐稳健,道:“明月公主的藏之地实在隐蔽,即使老夫也难以见到她,组织里的事,需要她首肯的,老夫都是通过长老们的口传话进去,再由长老们传话出来。这样,老夫一定把无忧门主的相思之传给明月公主知晓,再寻个适合的时机,找个稳妥的地点,安排你们见面如何?”

    东方卿云无可奈何,只能等待。

    送东风卿云离开的时候,哈尔巴克给了司徒景南一个暗示。这一切自然逃不过东风卿云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

    回到王府,司徒景南不久便折返回那秘密地点去了,东方卿云的暗探一直看着他进了隐蔽之地,由于那里防卫森严,无法混入,这才返回,将报告于东方卿云知晓。

    东方卿云挥退暗探,深吸了口气,捏碎了一个茶杯。司徒景南,你果然不能为我所用!

    司徒景南满腹狐疑回到哈尔巴克面前,其实他也有事要问哈尔巴克。

    “头人,你何苦欺骗无忧公子?我们何来的长老?你到底把明月公主藏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