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为谁怒

    ( )    她的子不由自主颤栗,可这种轻颤却让他更加不可自拔。

    “不要!”好不容易,她得到了说话的机会,“王爷,不要!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

    他的心尖如被针扎了一下,刺痛了一下。她的畏惧令他伤,他何时成了那么恐怖的存在?他的动作温柔了少许,他的手触到她心口一个碍手的事物,扯下来,抬手刚要扔,却不经意嗅到淡淡异香。

    他拿过来仔细一看,勃然变色。

    他终于为自己无法把持找到了借口,原来是这个东西!这个香囊里竟然装着迷香,是那种会令雄生物癫狂的玩意儿!

    “啪!”他抽了她一耳光。她的半边脸立即紫红了,嘴角溢出血丝来。“你竟敢用这种东西来迷乱本王!”

    明月不明所以,他所说的东西是柳婆婆送给她的,柳婆婆说只要她贴戴着,东方卿云便会对她好,对此,她根本不信,只是柳婆婆一番好心,她只当是个“护符”,便一直戴着。

    其实这种东西,一来量少,二来有香囊及衣物隔着,若不是东方卿云主动凑到她怀里,他断是嗅不到的。

    东方卿云刚刚温柔下来的心被激怒了,他不在怜惜,他完全放纵了自己。

    “刺啦――”帛裂之声入耳,明月脸色骤变,连呼,“王爷,不要!不要!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可是她的泣求毫无用处,他不再理会她,没有一丝疼怜,狠狠刺入。

    “啊!”疼痛险些令她昏厥,可她偏偏又没能真昏过去,不得不继续睁大了眼,看着他的暴行,忍受他的粗暴。她不甘,极力挣扎,挥动双手捶打他,却被他反绞了双手在脑后。他的手很大,单手就握住了她的一双手腕。

    卧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就如为她奏响的哀鸣曲,单调而沉闷。

    天亮的时候,明月睁眼看到的是思月、盼月冰冷嘲弄的脸!

    “啪!”思月将那件粗布衣服砸到明月头上,“,半夜鬼叫什么!”

    盼月说,“恶心!”

    外面小四等小丫鬟的声音隐约传来,“王爷,不要――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她们在学明月的声音。兴许是觉得好玩了,她们笑了起来。

    屈辱的泪水在明月眼中打着转,她挣扎着爬起来,全上下都痛得厉害,尤其是那个地方,似乎是磨破了,火辣辣地痛。当着思月和盼月的面,她也不敢去看,躲在被子里穿上那粗布衣服,下了卧榻,低垂了头,用她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飞快逃了出去。

    出了院子,她才放缓了脚步,快速地走动,会让她的疼痛感越加强烈。

    司徒景南忽见一个粗使丫鬟打扮的人披头散发一跛一瘸地走过来,咳嗽了一声,冷喝道:“大清早的,如此妆容,成何体统!”

    明月被这一冷喝吓了一激灵,抬头一看,认出司徒景南,却忘了行礼,呆呆地看着他。她在想,这个人我可不可以信任他?要不要求他带我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