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月的影子

    ( )    明月见东方卿云动了怒气,三魂便吓飞俩去,一时魂不守舍,头上见了血,还兀自不知,扶住柱子站好了,便去抓衣服。但衣服的裙摆却被东方卿云的脚压住了,明月拖了一下没拖动,便转头去看东方卿云,“王爷,烦劳……”

    东方卿云起初见她撞到柱子上,心中本自一惊,见她没叫没哭,默默无声拿衣服,以为她无事,刚暗自松了口气,忽见她转过来,头顶一朵鲜艳红梅,一滴血珠从红梅中心挂落到眉心,拉出一道血痕来。

    他赫然吓了一跳,猛然凑过来要查看她的伤势。

    明月却以为他又想对她做什么莫名其妙的事,赶紧往后躲,她手中本抓着衣物,本书轻拿轻抱,这么一躲,急之中忘了衣服的裙摆还被东方卿云的腿压着,她这一退,手猛然一拉,只听刺啦一声。明月的脸色顿时成了土灰色。

    这布料都是尚好的丝纱,轻盈软,怎经得起如此猛拽,就这一下,那布料便撕裂了。

    天!她竟然把他给她穿的衣服撕破了!她心跳到嗓子眼,“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王爷,我我我我……”她语无伦次,泪光莹莹,双膝一弯,跪伏在地上,子不住颤抖。

    东方卿云的心莫名一痛,但他忽又想到,这肯定是骗局,这种训练有素的女子怎么可能会因为撕坏了一件衣服就吓成这样?她之前可是胆大来着,大概是发现他对大胆不羁的女子没有兴趣,便改变了策略,又在这里假装胆怯柔弱。只怕那撞伤也是故意的,不然为何力度那么好,刚好破皮,流一点点血而已,切骨菜刀柳婆子的高徒,岂会因他随便一推就跌倒?

    “哼!”他复又躺下,“还不快快穿上!对了,就在这里换!”他指了指卧榻跟前。

    明月抱着少了小半截裙摆的华服瞪大眼睛看着东方卿云,眼神里满是哀求。

    她的眼睛本来大而明亮,再这么无助的、楚楚可怜地瞪着,眼里泪水盈盈,顿时态横生,东方卿云不由失神。她这个眼神,他好熟悉。他永远忘不了,初见明月时,她便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那时候她还未脱险,生死未卜,见到东方卿云,她便是这么楚楚可怜,满怀期待与乞求地看着他,说:“我怕!”就那么一眼,他便一生也忘不了!他便暗自发誓,要守护她一辈子。

    他仔细看着眼前的女子,紫悦,不,应该说是孟雯,也不是,刚刚才得到探报说,她是孟致和从外面抱回来的女孩,有可能是大凉某位将军的后裔!

    他猛然想到了,她会不会是明月?她的眸子和小明月很像,不,她的鼻子、嘴唇都依稀有小明月的影子。

    不!她不可能是明月,明月一直被大凉复兴组织的头目哈尔巴克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哈尔巴克拍着脯向东方卿云保证过,组织里功夫最高强的人守护在明月边,明月比大汉的帝王更安全。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