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惊的小兔子

    ( )    “不敢?我看你倒是胆大着,本王赏赐你金饰佩环,你为何一件不戴?本王命你夜夜侍寝,你为何夜夜不在?到了本王卧榻前,你就如此穿着,你是故意讽刺本王还是刻意挑衅?”东方卿云脸上有了淡淡怒容。

    明月不敢抬头,子不由轻微颤栗,她真的害怕东方卿云还会向那那般惩罚她。那种羞辱她真的无法再承受一次。

    东方卿云轻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又在幻想本王会那般惩罚你?”

    明月听出东方卿云弦外之意,脸红到脖子根。

    “你很期待本王那样对你啊?喋喋喋,本王这次真是看走眼了,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忠贞烈女,才那般宠你,谁料你原来……我那么做,倒是正中了你下怀,让你高兴了?所以违背本王的命令,还想再来?”

    明月的泪水盈在眼眶里打转,她没有辩驳,这种话,无论她怎么往下接,接到的都是更多的羞辱。

    东方卿云忽然猛拍了一掌榻沿,惊得明月子抖了一抖,“还不快去换装,过来侍寝?”

    明月赶紧爬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想起那些金饰就在里屋,又折回来,可进了屋,对着镜子一照,又觉得自己应该先去换衣服,赶紧站起来,匆匆往外走。

    “紫悦!”东方卿云见她如受惊的小兔般,惊慌失措,心有不忍,叫住她,放缓了语气,指了指卧榻的另一头,“衣服在这儿。”

    明月一直低着头,也没看到他的手势,倒是听明白衣服就在这屋子里,她低着头,满屋瞎找。

    东方卿云看着她陀螺似的转来转去,却就是不到卧榻前来,又好气又好笑,便说:“过来!”

    明月的心跳猛然加速,他让她过去,过去干什么啊?明月的头垂得更低,一步一顿,慢慢挪到他边。

    东方卿云不由火气,冷喝道:“抬起头来!”他的手指仍旧指着卧榻的另一头,他是希望她抬头可以看见他的手指的方向,尽快找到衣服,不要在他面前瞎转悠,转得他心烦意乱。

    明月却误以为他又要羞辱她,不仅不抬头,反而将头垂得更低。

    这回东方卿云真的怒了,他欠起来,捏了明月的下巴,勾起将她的脸,他低声咆哮道,“看着本王!”

    明月哪里敢看他,她眼神飘忽,神躲闪,想要挣开他的束缚,又怕会更加激怒他,一时眉头紧锁,泪光点点,心乱如麻。

    东方卿云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脸,新生怜,忽有想到那个组织的人无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她们这些人是惯会迷惑人心的,比窑子里的女子更会耍心计,她说不定是故意摆了这样的姿态来迷惑他的。他冷哼一声,反手捏了她的胳膊,将她朝卧榻另一头一推。“衣服在那儿!瞎子!”

    明月本就战战兢兢,再被这么一推,一头就奔卧榻另一头的柱子去了。

    砰!撞了个结实。

    明月这段时间天天泡药水,体质倒是强了不少,并没有立即就血流如注,但是柱子是四方棱的,她正好碰到棱上,凭她体魄再好,也破了皮,见了红。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