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明月以前其实一直跟着孟致和学武,可是到了这里之后,她便知道,她以前学的是什么了,爹爹根本就没有教过她真正的功夫。

    东方卿云不知何时悄然来到明月的小院,在房顶上匆匆瞥了一眼,便匆匆离去。

    柳婆婆自是发现了东方卿云,她暗自为明月感到高兴,无忧王爷很上心啊,这才分开多一会儿,就来看他的小心肝来了。

    东方卿云看见明月用菜刀劈柴,尽管她现在做到一点都不好,他看清了她手中的菜刀,正是柳婆婆那把用精钢打造而成的剔骨菜刀,是柳婆婆的“神器”。

    原来如此,你们都在骗我!司徒景南你骗我,她明明就是你们组织的人,你却告诉我,她不是。

    柳婆婆我敬你重你,好心收留你,从不曾对你有过任何奢想,你却也骗了我。给我说什么你喜欢她心地纯良,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给我说什么你只想找个传人将一绝技传下,让傻姑将来有所倚靠,给我说什么你已淡泊江湖,退出了那组织,再不会为任何人卖命。原来,都是骗人的。她根本就是你们组织早就选定了的人,而你一直潜伏在我的王府了,是监视我的?

    司徒景南我当是手足,你却当我是你们组织的棋子。

    柳婆子我敬你如母,你也当我是你们组织的棋子。

    生怕我会背叛盟约,生怕我会丢下你们这群可怜虫,所以想尽一切办法来捆住我这颗摇钱树?为了让我乖乖为你们所用,帮你复国,你们藏起了明月,不让我见她一面,我现在找得紧了,你们就弄一个女人来捆缚我?

    难怪东方卿海的婚礼,司徒景南你不去!你们早就设计好了?其实无论是那个死了的丫头还是这府里这个,都是你们的人?你们和东方卿海共同设计我?你们就想把我得不能在中原容,然后好彻底为你们所用?

    好!好!好!东方卿云那张一向云淡风轻的脸上雨密布,五官痛苦拧结。

    明月仍旧老实做着她的侍立工作,她没敢对东方卿云抱一点幻想,即使发生了那样亲密的事,她也不敢奢望他会对她好一点,只求不招来更重的惩罚就不错了。

    柳婆婆对明月说了东方卿云与她们祖孙的关系,说东方卿云一向尊重她老人家,说让她劈柴是她老人家安排的,说东方卿云才舍不得让她劈柴,说东方卿云一定会立她为妃。

    明月听着,不反驳,可她心里不赞同,东方卿云是不会让她劈柴,就是懒得理她而已,他会扶她为妃?做梦。

    东方卿云从房里出来,转弯的时候,故意踩了明月的脚。他走出两步,又折回来,贴进她,在耳边低声说:“那老婆子让我立你为妃,你觉得你配吗?一个什么也没有的亡国奴!”

    他说完离开她的耳边,站直了子,居高临下看她。

    明月大惊失色,他竟然说她是亡国奴,他知道她是谁了?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