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柳婆婆坐直了,郑重其事,“既然无忧已经认可了你,那婆婆也不对你隐瞒了。”

    傻姑端了茶来,对明月说:“给婆婆上茶。”

    傻姑说话向来无理可讲,明月也不会她计较,接过茶来,便要递给柳婆婆,傻姑却拦住她,踢踢了她膝盖,“跪下!”

    明月笑了笑,柳婆婆一大把年纪,跪跪她也无可厚非,便依言跪了。

    柳婆婆接过茶杯,“紫悦,从今起,你便是我柳婆子的传人。”明月惊讶地看着柳婆婆,心道柳婆婆该不会是脑子出了毛病?难道是最近因为她的缘故,经常害婆婆饿肚子,把老人家的脑子也饿坏了?

    柳婆婆扶起明月,叫过傻姑,“傻姑,来拜见师姐!”

    傻姑噗通跪在明月脚下,脆生生叫了声,“师姐!”

    柳婆婆说:“紫悦啊,傻姑她脑子小时候受过伤,人太傻,你这当师姐的,以后可要对她多多照拂。你心地善良,我相信你一定会善待她的。你知道吗?我婆子一绝技,之所以一直不肯轻易传人,我就是要寻一个像你这样的人,让婆子我可以放心的将这个傻孙女托付给她。老天有眼,让我遇到你,来,紫悦,哦,对了,你原本的名字叫什么?”

    明月心中愈加慌乱了,看样子,柳婆婆病得不轻啊?

    柳婆婆看出明月的疑惑,弃了拐杖,脚尖轻轻在地面一点,人便纵而起,跃窗而出。

    明月赶紧追出去,年纪一大把了,做这种高难度动作很容易闪了腰的,不过,那窗台有半人多高,她老人家离窗户方才离窗户至少有十步远,她是如何做到的呢?

    柳婆婆手中出现一把乌亮菜刀,一脚踢起一根木头,只见她老树皮般手上下翻飞,却无半点木屑飞起。

    末了,柳婆婆将刀一收,将木头向明月抛过来。

    明月接住木头,木头乍一看仍是完好无损,可当明月的手稍稍用力,木头竟然片片散落。

    明月迟疑了一下,捡起地上的木片。木片薄如纸,片片厚薄几乎一致。

    这是木头,明月用斧头也要费尽吃的力气,才能劈开,柳婆婆一大把年纪,竟然就用一把菜刀,切木头就和切萝卜似的,切完了,木头竟然还能维持原本的形状,毫不坍塌。

    明月这里目瞪口呆。

    柳婆婆颇为得意,她早料到明月会是这副表

    等明月缓过神来,柳婆婆这次说道:“我的功夫只有三招,切菜、剥皮、去骨。现在你要练的便是第一招,切,从今天起,你便用这菜刀劈柴。我会继续让傻姑给你熬煮洗经伐髓汤,给你改善体质。你只管认真练就是了!”

    明月接过菜刀,呆呆立着,原来傻姑给她烧了洗澡水当真是药,而且还是传说中的洗经伐髓汤。这么说以前傻姑煮给她吃的那些汤汤水水都是药?

    明月泪眼蒙蒙,寻问柳婆婆,柳婆婆点头称是。

    “定不负您老重望!”明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她弯曲双膝,慢慢跪下,“师父!紫悦自幼流离颠簸,名字经常更换,师父,你还叫我紫悦。”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