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缠绵

    ( )    明月赶紧追出去找司徒景南,却已没有了司徒景南的影子。她打了水,在东方卿云的衣橱里找了两条手帕,给他冷敷额头降温。这条湿手帕被烤了,她便换上另一条,将了手帕放入冷水中,如此交替,一直忙到四更天,东方卿云的烧仍旧没降下来。

    明月一看这样不行啊,必须得找医生,尽管司徒景南吩咐不许说出去,但她实在不敢再拖延下去了,若是东方卿云真有个三长两短……

    明月给东方卿云换了湿帕子,便起要出去,这时候一直昏睡不醒的东方卿云动了,他从被窝里伸出那条受伤的手来,垂在下。

    明月赶紧回来到他边,将他的手重新放回被中。

    “阿月,听话,不要去!”东方卿云口中含含糊糊,眉头紧锁,反手抓了明月的手,死死扣住。

    他手上一使劲,伤口便渗出血来,染红了包扎的纱布。

    “云哥哥――”明月好生心疼,“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

    听到她的声音,东方卿云越发激动了,他猛然坐起,眼却依旧闭着,伸出另一只未受伤的手来,抓了明月,将她拖了过去,紧紧抱着。

    他很用力。明月看到纱布上的红色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大,尽管他的拥抱令她几乎窒息,她却是不敢挣扎,生怕他太用力,伤得更多。

    仅仅是拥抱怎么够?他猛地将她按到卧榻上,翻过来压住她。他发烧的子带着火的滚烫焚烧了室内的空气,他干涸的唇寻找着温润的源泉,他在她脖颈、下巴、脸颊上搜寻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湿润的所在,用力吃起来。

    “嗯――”明月喉咙里发出低低颤栗,她用力推了他一下,他便更用力压下来,他胳膊上的红色越发刺目。明月的心软了,心道,我本来是他的妾,本来就是他的,他想要,就……就随他。

    司徒景南走的时候并为给东方卿云穿好衣衫,只是将他囫囵塞进被窝里,她的粗布衣服摩挲着他光洁的皮肤,令他很不舒服,他动手了,一通胡乱抓扯,总算把这些粗糙的东西去除了。

    “唔――”疼痛让明月低呼,但她的声音立即就被堵断了。

    窗外风雨交加,遮掩了室内的躁动。房间里的空气越发闷了。

    清晨,雨停了,房间里的蜡烛也燃尽了,园子里寂静无声。

    一声划破长空的尖叫打破了静谧,明月猛然睁眼,她挣扎了一下,却没能坐起来。某人健硕的胳膊横压在她的双峰上,从后面半搂着她,他的腿压着她的腿。

    他们是如此贴合,好像生来就是一双。

    思月终于停止了尖叫,她看到王爷睁开了明眸,怒容爬上了他的脸,思月赶紧收了尖叫,噗通跪下,“奴奴婢,给王爷请安!”思月心里打鼓,王爷昨晚不是说不回来?怎么又回来了?他怎么会让那女侍寝?这女若是翻了,会怎样对她思月?

    园里的其他丫鬟都被思月的尖叫声惊动了,步履匆匆得跑来,她们的头还在痛,昨晚喝酒喝得太多了,思想还不是很清晰,糊里糊涂就挤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