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与羊肉包子

    ( )    司徒景南的手指压在东方卿云黑肿的胳膊上,一点一点地将毒血从伤口出来,毒血流入水盆中,一会儿便将一盆清水染成黑红色。

    忙活了半个时辰,司徒景南才将毒血尽数出,黑肿的胳膊也恢复了常色,只是依然肿着。他给东方卿云涂了药,包扎了伤口,让明月把毒血清理干净,不得让人看见,司徒景南则把血衣包了,塞进怀里。

    司徒景南说:“你叫紫悦,对?”

    明月点头。

    “你知道自己在王爷心中的分量?”

    明月再次点头。

    “你想不想王爷以后对你好点?”

    明月低着头,不说话。

    “明天王爷醒来,知道你今晚一直尽心尽力伺候他,一定会重重有赏,不过,若是你将今晚之事透露了出去或者我们发现你有可能会说出去,你便会立即从人间消失,明白吗?”

    明月赶紧说:“天黑雨大,紫悦早早睡了,不知道府里发生了什么。”

    司徒景南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明月小心伺候着,明月点头答应。司徒景南起离开,他走到门口,听到一个咕噜咕噜的声音,回头看着明月。

    明月尴尬一笑,她肚子又在叫唤了。

    司徒景南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拿着一个纸包,放在桌上,“将就吃点。好生伺候王爷,若有人问起,便说昨晚王爷喝醉了,是我扶回来的。”

    明月点头应了,谢过司徒景南,打开纸包,纸包里包的气腾腾的包子。明月不由抬头多看了一眼司徒景南,却发现司徒景南也在看她。

    明月低下头,看司徒景南的脚,他不走,明月不好意思吃包子,可肚子真的好饿啊。他什么时候走啊?

    “怎么?不喜欢吗?”司徒景南问。

    “喜欢!多谢司徒大人!”

    “那快吃。”

    明月低着头,啃起包子来。包子咬开了,露出羊馅,明月稍作迟疑,继续小口小口的吃着。此时她的思绪已飞回到了童年。小时候她养了一头小羊,取名叫阿美。

    因为阿美的缘故,她以前从来不吃羊。草原上最多的便是羊了,但爷爷宠溺她,她不吃羊,饭桌上便不准有羊出现。想想那时候真是奢侈啊,谁又会料到,她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呢?羊对现在的她来说是多么奢侈的食物。

    司徒景南看了一会儿,转出去。外面仍下着瓢泼大雨,他还没来得及换下湿衣物,一阵寒风袭来,他打了个冷战,他回头看到她映在窗户上的影子,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她的模样很像明月的母亲,他本以为他可能是她的,可是,就在刚刚才,他确定了,她真的不是她,明月是从来不吃羊的。

    吃了包子,明月坐在东方卿云头,看着他,他的容颜比少时大有改变,但仔细看,仍能找到那时候的一些模样,比如眉毛,还是那么清秀,比如鼻子还是那么拔。

    “云哥哥――”她低低呼唤。她的手轻轻抚过他的面庞,好烫!糟糕,他发烧了!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