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然擦肩而过

    ( )    这十大重板让明月吃了几天苦头,也让明月卧休息了几天。饭菜倒是正常了,一三餐,一顿不少,依旧一如既往的清淡,馒头稀饭就咸菜。

    柳婆婆问她:“孩子,觉得子过得苦吗?”

    “不苦。”明月摇头,“我听说贫苦人家即使一年辛劳,也吃不上一顿白面馒头,有黑馒头吃便是万幸之事。我如今一顿有一个白面馒头,已是万万幸了。”

    傻姑在一旁拍手笑她,“傻瓜!傻瓜!大傻瓜!吃馒头不好,吃才好!”

    柳婆婆又问:“你恨王爷吗?”

    明月摇头,“不。”

    柳婆婆说:“为什么?”

    明月把脸埋进枕头里,露出一段羞红了的脖颈。

    “你喜欢他?”柳婆婆轻笑,“这世间的女子,没有几个见到他不喜欢的。”

    傻姑傻笑。

    “婆婆,我配不上他。”

    柳婆婆却说,“我给你个东西,你就能搞定他!”

    明月抬起头来,撑起上半,她部有伤,一直趴着的。

    柳婆婆塞给明月一个附符模样的东西,说:“你将此物贴带着,只要他靠近你,保管会上你。你要再生下小公子来,他便是你的了。王爷啊我是从小看到大的,跟着他啊,错不了。”

    明月收了这个附符,贴带了,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她心中却是黯然,云哥哥自然是天下最好的夫君人选,可是,我不能拖累他。我总是要离开的,若我真的和他……到时候丢下他和孩子……只要想一想,明月就心疼了。

    一屋暖笑语,莺莺燕燕,秀色满室。明月在窗外看着他,一群锦衣妙龄美人儿簇拥着他,他脸上挂着淡淡地幸福笑容,怡然自得。明月的心里填满了幸福和快乐,只要他快乐,她便是快乐的。她部的伤还未痊愈,但今天一早四儿就过来说,王爷吩咐的,让她今天起便过来当差,不得再休息了。

    她的工作便是把门,不是在院门口把门,便是在房门口把门,立着,没有东方卿云的特许,她不能像其他丫鬟那样随意走开,随意到廊下的花坛上去坐着吃蜜饯。也不会有人给她蜜饯吃。

    东方卿云经常会带了首饰、蜜饯、酸梅等等小东西回来,打赏给房中的丫鬟们,明月是没有份的,即使她就站在他旁,他也看不到她。

    全当她是空气,他冷漠地在她边走过来又走过去,一次次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个温柔的眼神、一点温暖的笑容是给她的。

    到午夜的时候,东方卿云睡熟了,思月要去睡了,才打发明月回去。

    明月换回自己的粗布衣服,回到那处做了柴房的无名小院里,傻姑给她提来的洗澡水,总是那种散发着浓浓中药味的黄黑色水。明月洗习惯了,倒上了这种洗澡水,这澡一泡上,除了鼻子不痛快,全都痛快。无论当天有多少疲惫,全都消了,清早起来,人清气爽,胳膊和腿上的酸痛一概全无。

    白天,她整天整天的劈柴,黄昏时分,便去东方卿云那边侍立。东方卿云并不每晚都回去,听思月她们说,有时候王爷就在书房睡了,有时候他则会在外面睡。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