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

    ( )    明月撩起眼皮,飞速看了一眼东方卿云,他绝美的容颜在烛光的映照下闪着无形的光环,他神微有不悦,比星光更璀璨的眸子正俯视着她。明月旋即垂下眼睑,面颊滚烫,手心发汗。

    东方卿云猛然用力勾了一下明月的双脚,明月一个踉跄便向后仰倒,东方卿云的手适时的出现在她腰间,他跟着她倒地,他的手托住她,他的手肘先着地。

    明月这一跤没摔伤子,却差点把心抛飞了,她躺下后第一眼便是往下看。她现在躺的地面,而且离不远,就在边。

    这一眼,毋庸置疑,明月看到了卧在下的特木尔。明月赶紧收回眼神,看到的却是东方卿云的脸,她这才感觉到东方卿云的重量。还好,东方卿云的目光还在她上,他没往下看。

    急之下,明月抱住东方卿云的头,用袖子挡住他的视线,吻了上去。

    特木尔呆了,他万万想不到东方卿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地上打滚的好。

    明月睁大眼睛,一面与他舌尖纠缠,一面担忧他会突然歪头看到不能看的地方。

    担心什么来什么,本来闭着眼很享受的他,忽然离开了她的红唇,侧过头去,他侧脸的方向正好是的方向。

    明月再一次用力吻上去,用头挡住他的视线。

    哦,翻滚,蛋炒饭!

    他们这里滚来滚去,特木尔看也不是,不看又怕东方卿云突然看过来。

    特木尔正惶惶不安,就听东方卿云忽然说了句,“你郎的忍耐力真令人佩服,都这样了也不吭声。”

    宛如当头一盆冷水,明月被浇了个透心凉。

    特木尔从下蹿出,奔窗户而去。

    明月双手双腿并用,八爪鱼似的缠住东方卿云,不让他去追。可东方卿云压根儿就没要去追的意思,人家动也没动一下,只是撑起了头,砸了下嘴,说:“很熟练啊!”

    明月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脸色灰白,血色全无,手脚冰凉。她很想说,云哥哥,这是月儿的初吻。可是她知道他不会信的。

    “啊!”特木尔在窗外呼号了一声,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司徒景南在窗外汇报,“王爷,贼已入瓮。”

    东方卿云冷冷看着明月,“你是自己松开呢,还是我叫人进来把你的手脚掰开?”

    明月忍着泪水,松开缠在东方卿云上的手脚。东方卿云站起来,从容整理衣衫,弹了弹上的尘土,悠然出门。

    “王爷!”明月追了出来,跑到东方卿云面前,双腿跪下,“王爷,请您放了他,他只是我爹爹雇来带我逃走的人。”

    “哦?”东方卿云瞟了一眼特木尔。此时特木尔被大网网着,几个侍卫用长枪指着,面纱已被撕开。灯火中,他将特木尔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特木尔的长相倒真像个杀手。

    “王爷,我爹爹最疼我,知道我在这里过得不好,便想法子要弄我出去。所以雇了人来,要带我走。王爷,他是无辜的,求你放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