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小心

    ( )    明月冲出门去,叫了声,“王爷!小心啊!”佯作去护东方卿云,却是把子强行夹在东方卿云和蒙面人之间。她背对东方卿云,双手张开,看似是用子保护东方卿云,实则挡住东方卿云的动作。那蒙面人趁此机会,几个后空翻,直接翻出院墙去。

    东方卿云见那人出了院子,纵便要去追,明月双手张开朝他抱去,本想抱住他的腰,怎奈他动作太快,她只捞到一点衣袂。“王爷,穷寇勿追!”

    明月捞到这点衣袂就不放手,她的力量自不足以拉住东方卿云,人反而被东方卿云带飞出去,东方卿云衣袍无法承受这样的重量,撕裂开来,明月便坠落了下去。

    东方卿云纵本要越过墙去,他子才腾空而起,忽感后一点拉力,紧接着就听一声女子的惊呼,回首一看却是他的便宜小妾手中抓着一点他的袍角的碎布片,人已飞扑了出去。东方卿云赶紧回将她接住。他将明月放下,再要折去追那蒙面人,越强出去,却已失去了那人影踪,好不窝火。

    王府的护卫赶来,东方卿云憋着火气,沉重安排布置,一时间整个王府都醒来了,灯火通明,即使一只蚊子飞出去,都能发现。

    布置完一切,东方卿云没有再回明月的小院子,径直去了书房,司徒景南此时刚巧回来,回报说:孟致和父子已经失去了踪迹。

    东方卿云交代司徒景南:严密监视新姨娘紫悦。司徒景南有些迷茫,啥时候多出来一个姨娘,没听说过啊。

    东方卿云不想多费口舌,对他说:“不明白就去问时亦旋或者霜奴。”

    司徒景南疑惑着退了出来,去找时亦旋。

    明月这夜怎么也睡不着了,担忧那位接应她的侠士的安危,又怕秋芬会就此暴怒,枉送了命,又想着是否应该和东方卿云相认,他既然半夜来此看当年他们留下的涂鸦,心中应该还是念着那段旧,若是与他相认,结果又会如何?又担心与他相认后,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困扰,有害怕他不肯与她相认,毕竟今时不同往,现在他是王爷,份尊贵,而她却是个天大的麻烦……

    她思前想后,翻来覆去。

    忽然,窗外再次响起三长两短的扣击声。明月赶紧起,打开窗户。窗外赫然是方才那位蒙面人,去而复返。

    明月让开,让他翻窗进来,明月四下看了看,傻姑和柳婆婆住的房间里毫无动静,院中并无人影,倒是院外吵吵嚷嚷,甚是闹。看来王府搜索刺客搜索得正紧。明月关严实了窗户。

    蒙面人单膝跪下,扯下面纱,露出一张刚毅的古铜色脸庞,瞧他样子年龄不过三十来岁,他压低了声音,“卑职特木尔参见小姐。”

    明月赶紧扶起他,“特木尔大哥,快快请起。是我大意了,将你置于险境。”

    特木尔连称卑职失职该死。

    外面王府卫兵搜索之声依旧嘈嘈杂杂,明月心道,只怕不久便会搜到这里来,为今之计得想个办法将特木尔藏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