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等贼人

    ( )    东方卿云拉着明月进了房,在明月卧榻上摸了一下,摸到粗糙的单和被褥,这是最下等的仆人的用度,他不由挑了下眉头。时亦旋做得有点过了。

    明月生怕东方卿云留在这里不走,眼看秋芬约定的时间就到了,东方卿云在这里的话,就麻烦了,她福道:“王爷,这里太简陋了,不适合王爷的份,王爷你请回。”

    东方卿云往榻沿上一坐,望向明月,“你这是在责备本王给你安排的食宿太过简便了吗?”

    明月赶忙又福了福,“奴家不敢。”

    东方卿云轻轻敲击榻沿,仔细打量着明月,“不敢?好一个不敢!,大半夜的,你去后院做什么?”

    明月道:“奴家睡不着,就起来四处走走。”

    “哦?那为何见了本王不过来行礼,反而后退想逃?”

    “奴家怕打扰王爷。”

    “你就不奇怪本王为何会在哪里吗?”

    “这王府是王爷的,王爷在自家里走动走动,奴家并不觉得奇怪。”

    “哦?呵呵……”

    “本王站了半晌,乏了,过来跟本王捶腿。”东方卿云说着拿过一只枕头来在卧榻上靠了,腿平放在卧榻边上。

    明月应了声是,上前在榻沿下跪了,给他捶腿。

    东方卿云不说话,明月却不敢不说话,生怕接应她的人一时不查,进来时被东方卿云逮个正着。他是云哥哥的话,云哥哥的武功她是知道的,小时候他就很厉害了。

    “王爷。”明月开了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指望着东方卿云会出声询问,孰料东方卿云却眯起眼睛来,不吭声。

    “王爷,你睡了吗?”明月没话找话。

    东方卿云已经没睁眼,低低嗯了一声。(无语,睡了还嗯什么嗯)

    “王爷还是回您的寝歇息,这卧榻硬,时间长了,恐会伤了王爷贵体。”

    东方卿云这次说话了,“别说话。”

    明月着急了,双手的动作也迟钝了,东方卿云不让她说话,她该如何向来接应她的人暗示东方卿云在房里呢?

    时间一点点流失,明月急得冷汗如雨,不时咳嗽两声,希望外面的人能通过她的咳嗽声提高警惕。

    东方卿云微微撩起眼睑,接着昏黄的烛光,将明月的神色和额角的汗珠尽收眼底,他复又垂下眼睑,宛如睡着了一般。

    有人轻叩窗户,“咚――咚――咚――咚咚。”是三长两短的暗号。明月言道:“傻姑,我知道是你,大半夜的,别装神弄鬼,快回去睡。”

    明月的话还没有说完,东方卿云已翻下榻,破窗而出。窗外之人听得明月说话,便知事有变,正退走,东方卿云却已扑了出来。

    来人是一蒙面男子,手持短匕,与东方卿云对了几招,便知东方卿云不是他所能敌,意逃走。

    东方卿云怎肯容他逃去?空手夺白刃,生生将那蒙面人手中的匕首给夺了下来,他意要活捉此人,并未下死手,动作却比蒙面人快了一倍,眼看蒙面人就要被生生拿下。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