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时亦旋赶紧追了出去,霜奴也跟着追出去,经过明月边时,故意撞了明月一下,霜奴是习武之人,虽是随便一撞,却不是明月这个练了几年花架子功夫的千金小姐所能经受的。明月一下就被撞翻在地,磕破了头,流出血来。

    房中丫鬟婆子虽多,却无人管她,大家都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明月只觉头昏眼花,一时竟无力爬起来。

    一双大手伸来,给她的头上的伤口撒了一点金疮药,用一条白手帕给她包扎了,扶她坐起。关切问道:“你没事?”

    明月坐地上,这次看清帮她的人。此人一明蓝劲装,背被宝剑,有很阳光的古铜色皮肤,模样细致却不失刚毅,倒是个极标致的人物。明月低头躬,“多谢少侠!”

    “你无需谢我,我叫司徒景南,是王府的护卫。刚巡视到此,见姑娘昏倒地上,救护姑娘,本是我职责所在。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在下方才就在附近,并未发现不明人物,却是何人伤了你?”

    明月摇了摇头,“我自己不小心摔倒而已。”

    司徒景南却很固执,“你是刚来王府的么?难道你不知道王府的规矩?青天白有人在王府行凶,你若是知不报,本护卫长可有权治你的罪!”

    明月艰难地站起来,刚才摔倒之时,膝盖也受了伤,好生疼痛。她站定了,福了礼,才淡然言道:“紫悦见过护卫长大人,不是紫悦刻意隐瞒,实在是我自己不小心。刚才霜小姐出门,我挡了她的路,被撞了一下,我子骨弱,便摔倒了。”

    司徒景南哦了一声,刚才霜奴匆忙出去,他倒是看到的,可是以霜奴的功夫走路会撞人,倒是稀奇事,难道府上出了什么大事?他微锁了眉,拿出一小瓶金疮药,递给紫悦,“这药你每晚睡觉前擦涂,过不了几伤口就会好了。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

    “我叫紫悦。”

    司徒景南再次皱了眉,他一向心细,此女着华服,打扮得像个主子,这一点他倒不疑惑,王爷向来怜香惜玉,府上的丫鬟各个打扮得千金小姐似的,这丫鬟穿着出格些也没什么不妥,但时亦旋治家极其严格,从不准府上的丫鬟言语出格,这丫鬟却不按规矩礼数自称奴婢,反而是一口一个我字,问她住哪里,她又避而不答。

    司徒景南心中起疑,打了个响指,立即有两名黑衣大汉从窗户翻进来,司徒景南吩咐道:“送这姑娘回她住处。”

    紫悦冲他再次福礼,“多谢护卫长大人。”

    紫悦刚出门没几步,惯在时亦旋边站着的一个大丫鬟匆忙走了过来,叫住紫悦,说,“王爷叫你过去!哼,你好大胆子,竟敢把侯爷夫人气哭了,让王爷在亲戚面前丢脸,这会看王爷不把你赶出府去!”

    司徒景南在后面听见,眉头扬了扬。

    负责护送紫悦的两名黑衣人却不知如何是好了,回头等司徒景南示下。

    司徒景南道:“既然紫婷姑娘来了,你们就退下。”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