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等不到明月的回答,霜奴一掌拍碎了桌子一角,木屑粉落,她豁然起,喝道:“和她?嗦什么,哥哥平时抓到贪官赃官行贿小人都是一脚踢进牢里,我看,将她抓了,投到黑牢里去,了事!”

    时亦旋摇了摇头,她发髻上斜插的金玉不摇随着她头部的摆动发出悦耳的声响,“家丑不可外扬,此事怎可张扬到外面去,别说投牢了,便是说也不可对外说起的。”

    霜奴却笑了,“时姐姐你好生迂腐,我说投牢,可没说要放到官家的牢里去,咱们这府上又不是没黑屋,随便弄一个,将她扔进去。”

    霜奴后单眼皮的小丫鬟却小声说:“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时亦旋看向那单眼皮小丫鬟,“紫莲,你说该如何处罚呢?”原来这单眼皮小丫鬟名叫紫莲。

    紫莲对时亦旋福了福,道:“回时姑娘话,要紫莲说,不如打她一顿,赶出府去。”

    时亦旋白了紫莲一眼,紫悦的份又岂是她时亦旋一个丫鬟说赶走便赶走的。

    霜奴道:“对,重重打一顿!”

    明月轻呼了口气,冷言道:“事是我做了,至于我该受什么处罚,按规矩该由王爷王妃说了算,时姑娘不在前伺候王爷,却来我这个不受宠的小妾这里侯着,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本姨娘可没有什么可打赏你的。霜小姐是王爷的贵宾,你既然到嫂嫂这里来了,嫂嫂我按理是应该好生招待的,只是嫂嫂这里茶水也无一杯,实在怠慢了。霜小姐若是不嫌弃,便在这里玩,嫂嫂还有事要忙,就不陪你了。”

    说完,明月抬步转,出了厅堂,又往厨房去,着实准备中午饭了,她这个初学者,动作慢,又经常要返工,只能一早开始准备,才能保证午时有饭菜吃。

    柳婆婆拄着拐杖立在厨房门口,用目光迎接明月,老树皮一般褶皱的脸上挂着赞赏的笑容。

    明月回应了老人家一个浅笑。在这冷漠的王府,还有这么一个老人在关心她,明月不觉眼眶微润了。

    时亦旋和霜奴吃瘪,掀翻了厅堂里的桌椅,气哼哼走了。

    得罪这些当权者的恶果立即便彰显了出来,次送来的米长了虫,大白菜的叶子都是黄了,至于荤腥却是聊无影踪了。

    没有,傻姑又不干活了。

    明月再一次和辘轳较上了劲。

    明月又一次在辘轳上抹上了鲜红的印记,这一次,她有了进步,能拉上水来了。水是拉上来了,但是满满一桶水要提进厨房去,这对明月是个大挑战。

    傻姑捧着一碗黑糊糊地水过来,递到明月面前,说,“给你吃!”明月愣了,傻姑一本正经:“婆婆说你煮东西给我吃,我应该回报你,所以我煮东西给你吃。”

    明月拿过这碗黑水,就闻到刺鼻臭气,她对傻瓜一笑,“傻姑真怪,你想回报紫悦的话,就把这桶水提会厨房去。”

    傻姑憨笑,“不,你煮饭给你吃,我也煮给你吃!”

    明月屏住呼吸,抿了一小口。黑水奇苦无比,流进喉咙里**辣的,如同火在烧。“傻姑,我喝过了,谢谢你啊。”说着就往厨房走,去放碗倒黑水。

    傻姑拉住她,面有怒色。“你没喝完!”

    明月说:“我现在不渴,过会儿再喝,好吗?”

    傻姑的怒容更盛,“不行,你煮的我都吃光光了,我煮的你要吃光光!”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