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罪

    ( )    紫珠把玩着这对耳坠,再次上下打量了明月一番,笑逐颜开,“,什么事?”

    明月微笑道:“小事小事,只是我院子里的常用度劳烦妹妹费费心,不要短缺了才好。另外,紫悦并不信佛,不念经不吃素,劳烦妹妹交代下人经常记得送些鲜过来。”

    紫珠应了,拿了蓝田大明翡翠转进去。

    黄昏的时候,果然有人送了来,一块肥和几节大骨头。傻姑高兴得不得了,生抓了过来就要吃,明月赶紧拦下,问明柳婆婆做法,将大骨头炖了骨头汤,将肥蒸得烂熟了,端上桌,分给傻姑和柳婆婆吃,明月自己却只喝了小半碗骨头汤。

    有吃,傻姑干劲来了,第二便将满园荆棘杂草给拾掇了,平整出院子来。

    明月伺候着柳婆婆,哄着傻姑,每就是练习做饭烧菜,洗衣擦地,累是累,子倒过得简单。

    过了十来,明月生火时已经很利索了,不会弄得满室浓烟跟着火了似的了,也能把米饭煮熟了,菜依旧烧得糟糕,好在柳婆婆和傻姑都不挑剔,就是烧成焦炭,她们也能吃得下。

    明月脸上的紫肿印记也已淡去,手上的皮肤磨破了又好,好了又磨破,现在满手都是血痂。

    这刚吃过早饭,明月正在厨房里洗碗,猛听得外面砰一声响,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来看,却见时亦旋和霜奴带着四个锦衣小丫鬟气势汹汹走了进来。

    破旧的院门被砸了,门板扑倒在地,成了时亦旋和霜奴的垫脚板。明月立在厨房门口的廊檐下,静静看着她们。

    霜奴后面一个单眼皮小丫鬟嚷嚷道:“哟,架子可真大!时姑娘和霜小姐来了,也不出来迎接?”她瞪着廊檐下的明月,“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滚过来给时姑娘、霜小姐请安?”

    明月看了那小丫鬟一眼,转回厨房去,继续洗碗。外面传来傻姑傻傻的笑声和那小丫鬟地骂声。

    任她骂去,明月只是不理不睬,认真细致洗完碗筷,收拾干净厨房,用清水洗了手,拿白纱将磨伤了的手包裹起来,这才出了厨房,来到正房的厅堂里。

    时亦旋和霜奴已在正房厅堂地主席位上落了座,四个小丫鬟在后侍奉着,捶着背,摇着扇,也不骂了,只静等这位新姨娘。

    明月一进门,脚底下边砸来一团事物,那团事物跌落在明月脚底,发出清脆声响。明月低头看时,却是前些子她送给守门婆子和紫珠的翡翠戒指和翡翠耳坠。此时,戒指和耳坠都碎裂了,散落陈旧斑驳的地板上,绿莹莹地刺目刺心。

    时亦旋冰冷开了口,说话的语气好似她是王妃,“王爷是个清廉之,平里最恨行贿受贿之龌龊勾当。我们府里向来干干净净,从不曾有人敢行肮脏卑污之事。可是最近有人坏了规矩,竟然公然在府里行起贿赂来!紫悦,你可知罪?”

    明月望着时亦旋,站得笔直,因为她站着,时亦旋坐着,明月清冷的目光更添了一层高高在上的意思,令时亦旋非常非常不舒服。

    时亦旋站起来,踱到明月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明月,那目光似是要将明月活剐一遍似的锋利。“,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存心挑衅王爷的家风还是想要侮辱王爷的人格?”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