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米下锅

    ( )    烟少了,木柴全面燃起来了,明月想起了第二步,淘米下锅,于是便去找米。

    这时,傻姑提了半桶水回来,二话不说,往锅了一到,锅里发出呲――的声响。

    傻姑放了水桶,蹦跳着跑出去了,嚷着:“哦,火熄了!火熄了!”

    明月看看锅里,有些傻眼。刚才她根本没注意到厨房的水缸里没水,更没有想到煮饭应该先加水,如果傻姑不打水回来,明月就要煎米了。呃,不是煎米,是烤米,这锅已经被她烧红。

    明月舀了一瓢米倒在水里,看了看,貌似水很多,米是不是太少了,于是她又加了一瓢。那锅铲搅和了一下,水还是很比米多很多啊,她又加了两瓢米。

    水开了,干了,米糊了。

    满满一大锅米饭,明月很有成就感。盛了三碗,端到饭厅,叫了柳婆婆和傻姑来吃饭。

    傻姑玩得满得大汗,一坐下抄起筷子就吃。明月拦住她,“你还没洗手呢,吃会肚子痛的!等我打水给你洗手,瞧你脏的。”明月那手绢给傻姑擦了擦汗,转出去打水,走到门口才想起厨房里根本没有水可用。而她根本不会从井里打水,那井水离地面那么高,水桶怎么够得到呢?她又退了回来,讪笑道:“先将就吃。”

    傻姑其实早就吃了起来,老态龙钟的柳婆婆也拿起了筷子,扒拉起饭来,老人家扒拉饭粒的速度可不慢,一点不像老人。

    明月见她们吃得香,心中宽慰。她本以为这饭会很难吃的。她看她自己第一次做的饭和平常家里吃的饭有很大的不同。平常吃的又白又香,她这个黑乎乎的还带点焦糊味儿,饭粒的个头也比平常吃的小不少。

    拿起筷子,她自己也扒拉了一口,但接着,她就吐了出来。

    这饭不是很难吃!

    是非常非常难吃!又硬又干,根本就难以下咽!这是饭吗?这是毒药?

    可是柳婆婆和傻姑咋吃得那么香呢?难道说她们平时吃的比这个更难吃?太过分了,他东方卿云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下人?

    明月喉头哽咽,“柳婆婆,你教我做饭。在家的时候,爹娘太惯,我从来没下过厨。”

    柳婆婆眼皮微微撩了一下。

    明月隔着餐桌,抓住柳婆婆老树皮般的手,“柳婆婆,我保证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吃到可口的饭菜。”

    傻姑满口饭粒,呵呵傻笑。

    柳婆婆咳嗽了起来,头一点一点的,明月权当她是答应了。

    别看傻姑和柳婆婆吃得香,明月却吃不下去。她说:“傻姑,柳婆婆,你们也别吃了,我重新去做。”

    别看傻姑和柳婆婆吃得香,明月却吃不下去。她说:“傻姑,柳婆婆,你们也别吃了,我重新去做。”说完她起回到厨房内,提了水桶到院子里水井边,望着深不见底的井水和井上的辘轳,她有些犯懵,这个到底要怎么弄?

    傻姑走了出来,拍着手蹦跳着笑道:“傻瓜大傻瓜!打水也不会!”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