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仆人

    ( )    傻姑含着手指,冲明月憨厚一笑,“咦,好漂亮!”叫着冲了出去,奔向杂草并荆棘丛生的院中,原来她看到草丛中有一朵淡蓝色的小花。她采了花,却被荆棘扎了手,一股坐地上,嚎啕大哭。

    明月哄了好一阵,又帮她摘了几朵那种淡蓝色的小花儿,给她拿着,她才不哭了。却问明月说,“我要吃糖!”

    房中,柳婆子的咳嗽还在继续,明月转回房中,给柳婆子拍了一会儿背,老人家的咳嗽才平复了。“老,你不舒服就歇着,不用多礼。”明月很怕她一说话又咳嗽得惊心动魄。

    果然有人送了家具过来,都是新的,倒像是刚从外面买回来的。不仅有了家具,而且上用品常用度之物,及几件家常衣裳,一并送了过来。

    这些人帮忙粗略打扫了房间,把东西用具摆放整齐,便辞了出去。

    过一会儿,又有人送了锅碗瓢盆并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来。说是方便起见,明月今后的生活就在这院中自起炉灶,若是想吃什么,便派丫鬟去与时姑娘说。

    派丫鬟去?傻姑出去还能找着回来吗?

    眼看已经黄昏,再没有人过来。

    昨晚是洞房花烛夜,她根本没吃过东西,今天早餐和午饭又无人搭理。已经三顿饭没吃的明月早已是饿得前贴后背。

    看看老得不行的柳婆子和疯疯傻傻的傻姑,明月摇了头,这二人断然是指望不上了,好在她在孟府的时候,厨房也是去过的,倒也见过她们烧火做饭。

    虽从没有实践经验,她还是决定试一试。应该不会很难?

    明月到了厨房,转悠了一圈,却不知道该先从何做起,又转回来,轻轻推了推正在打盹的柳婆子,问她:“柳婆婆,做饭的话,要先做什么后做什么?”

    柳婆子眼皮都没撩一下,就那么迷糊着,半睡半醒,说:“生火,淘米下锅。”

    明月哦了一声,重新回到厨房,找到了柴火。木柴都是晒干劈好了的,引火的干树叶用竹荆捆着,一摞一摞的。她抽了一抱干树叶,再拿了几根木柴,放在灶前。

    生火,看似是个简单的火,可是不会的人,还真就生不燃。不一会儿,厨房就像着火了似的,浓烟滚滚,明月咳嗽着跑出来,两眼泪流,紫青肿胀的脸上又添了黑灰。

    傻姑不知何时折了荆棘条,拿在手里当鞭子玩,园子里的草就是她的马,她正在玩骑大马游戏,忽见浓烟袭来,尖叫道:“着火了!着火了!”说着便冲进厨房里去,拿了水盆就要四处找水。

    明月咳嗽匀了,回到厨房,把傻姑拉到一边,夺了她的水盆,“没着火!没着火!我生火呢。”

    傻姑嘻嘻一笑,“说我傻,你比我更傻,明明就是着火了!”说着抢了水桶,蹿了出去。

    明月没工夫管傻姑,继续和浓烟作战。厨房里备着的火折子快被她用光了,她终于木柴给弄燃了,见到明火了,却还是有烟。她掀起裙子来扇火,却差点把裙子引着了。幸好她反应快,见裙子边缘焦了,赶紧跳到一边,一手把那火星子抓灭了。不用说,她嫩的小手自是烫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