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奴才当年就该把她杀了,当做你扔给那些人,也不至于,到今天,他们仍到处打探你的下落,让小姐受这些苦。”

    “爹――”明月抱紧了孟参将,封困已久的泪水这才滚落下来。

    “小姐,东方卿云为人――唉,小姐这一去,只怕是凶多吉少,小姐,老夫――”孟致和一脸疼,他轻抚着明月的脸庞。“小姐,你看要不要把老主人的遗物先放奴才这里保管?若是让东方卿云这贼子得到,只怕……”

    明月微微摇首,“爹爹,你怎么还是不信呢?我早说过爷爷并没有什么东西留给我。”

    连夜,明月便被送上了无忧王的马车。

    无忧王有自己的单独的王府,与镇国公府只隔着一条街。王府却比镇国公府要宏伟宽阔得多,那一片园林,有东方卿云荣登新科状元时赐下的府邸,大部分则是当今天子刘彻御赐的。这府邸规模仅次于皇宫。

    行到半路,东方卿云扔给她一柄匕首,“给你个建议,你最好早做了断,进了王府,想死可就不容易了!”说完,下了马车,把明月和那柄匕首留在车上。

    明月捡起匕首,匕首是好匕首,只四五寸长,铮亮锋利,手柄上嵌这一枚血色宝石。她的手指划过匕首的侧刃,嘴角微微一翘,死?还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活着,才难。

    她的手探入怀中,摸到一个香囊。香囊中填充的是茉莉花香料和一张薄薄柔软的绢布。绢布上有爷爷亲笔写给她的遗嘱。

    “活下去,生一两个孩子,将孩子交给可靠之人抚养,然后去万花谷。”

    活下去,生一两个孩子!

    明月拿手井把匕首包了,放入袖中,权当是他给的聘礼。

    无忧王府到了,东方卿云掀开车帘,看到仍然活着的明月,帅气地挑了一下眉头,嘴角浅浅一笑,冲她伸出一只手。这只手白皙光滑,手指纤细,掌中全没有习武之人应有的茧子。出声武术世家的他难道从来没戏过武?明月不竟疑惑了。

    迎接东方卿云的是他的大丫鬟时亦旋,时亦旋长得大方端坐,气质与丫鬟二字根本联系不上,倒更像大家闺秀。

    跟着时亦旋出来的还有东方卿云的义妹霜奴,霜奴穿着嫩黄色劲装,腰间悬着长剑,英姿飒爽。

    时亦旋、霜奴第一眼便瞧见明月,“王爷,这位姑娘是……”

    “哥,这猪头从哪里来的?”

    东方卿云看了一眼明月,她的脸已经肿得很高,呈紫青色,除了鼻子秀,倒真有点像猪头。他并不直接回答她们,而是呵呵一笑,道:“没办法啊,人长得太帅了,出席个婚宴也能捡个新娘回来。她是镇国公家的二少爷送给我的便宜小妾。”

    新娘?小妾?霜奴一时没明白过来,却一对明月产生了敌意,她竟然是东方哥哥的小妾!东方哥哥边从来就没缺过漂亮女人,可是他从来没打算结婚成家过,虽经常和美女说笑玩闹,却几乎不和女子有肢体接触的,可是刚才东方哥哥竟然是牵着她的手进王府来的。凭什么,就这么个丑陋的猪头!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