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寻死

    ( )    新郎不看那美妇,只望着天,脸上全是水痕。他双手一下一下地拍打地面,“天啊!这可叫我怎么活啊!哥哥,我的哥哥!他竟然是这般羞辱于我!我不活了!”新郎从地上爬起来,扑向院中一口深井。

    美妇后的丫鬟婆子,以及随后进来的仆人守卫,一拥而上,将新郎架住,“二少爷!”“二少爷!”抢呼之声不断,又有人说:“快去请老爷、老夫人!”几个小厮撒腿跑出院去,料是去请老爷去了。

    新郎这里寻死觅活,丫鬟仆人乱成一团,美妇却没有丝毫停留,直奔新房,一脚踹开大门,冷眼往里一瞧。

    大门被踹开所发出的巨响,一下惊醒了昏沉沉地东方卿云。他猛然睁眼,翻坐起,入目地却是满房大红喜字,喜桌喜宴,喜服和他自己的衣衫散落一地。他侧脸一瞧,锦被下拱起一团,里面传来嘤嘤哭声。

    他抹了一把脸,脸上的湿漉漉地东西,不用尝,他也知道是什么。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难怪一向与他不和的弟弟,今那么殷勤,亲自为他斟酒,他还以为今天是弟弟的大好子,弟弟心大好的缘故,为了修复兄弟关系,他竟然连干了三大杯。却原来,在这儿等着他!东方卿海竟然在他的酒杯里下*,而这酒水想来便是解药了。

    美妇本以为会看到东方卿云惊慌失措的模样,他却一脸不屑,连个愤怒的冷笑都没有。美妇清冷的脸,忽然扭曲了,水滴从她眼眶里滚出来,“老爷!老爷啊!”她恨恨剜了喜上的男子一眼,猝然折转去,很努力飞奔的样子,却偏偏速度不快,惊慌地却不失优雅地,满面羞愤地,哭得梨花带雨。

    东方卿云翻,抄起衣衫,不紧不慢一件件穿上,“哭什么哭,还不起来穿衣服,你想让全府的人都来参观你的*?”他说着,弯腰捡起地上的女装,连捡了几件,都碎烂得不能遮挡什么了,倒是亵衣还好好的,他捡起来,也不回,只反手丢到上。

    明月从被子里探出头和手来,一把抓了那衣物,复又钻进被子里去。被子拱了起来,涌动着。

    镇国公东方鹏已年过花甲,大半生戎马生涯,赋予了他威武气质和强壮体魄,耳鬓虽有了白发,目光却炯炯有神,步履轻健,毫无龙钟之态。

    东方鹏才一跨入院门,美妇变扑跪到他脚下,抱着他的双腿,“老爷!老爷,你可要为海儿做主啊!”

    东方鹏略微动容,弯腰扶起美妇,“阿莲,今是海儿大喜之,你如此模样,成何体统。”话语中全是怜,毫无责备之意。

    美妇正是东方鹏的妾,新郎官东方卿海的生母,下人口中的阿莲夫人。阿莲夫人哽咽着,手指哆嗦着指向新房,“无忧王他,他……他……”

    东方鹏顺着阿莲夫人的手指方向瞧过去,却见新房大门洞口。房中一人,正从容不迫穿着衣服,瞧那形,正是他的长子御赐无忧王东方卿云。

    阿莲夫人的手指一直指着房中之人,手指轻颤,哭颤着声音,望着镇国公,泣涟涟,“他仗着自己是圣上的义弟,全然不把老爷你这亲生父亲放在眼里,我们好心请他回来参加婚礼,把他奉为上宾,他却……他竟然……竟然不顾兄弟之,把海儿的新娘给……给糟蹋了!”阿莲夫人扑到东方鹏怀里,两眼一闭,头一歪,没了声响。人家气昏死了。

    作者题外话:收藏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