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夜惊变

    ( )    红烛泪流,红灯高悬,红喜贴满窗。孟参将府上的大小姐孟雯罩着大红锦绣盖头,着火红刺绣嫁衣,端坐铺成红彤彤一片的沿上,静等时光流失。

    随嫁的小丫鬟袭兰侍立一旁,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喧嚣的酒宴模糊了她本不灵敏的听力,她实在分辨不出新郎的脚步是否正往这边来了。

    砰!新房的门被某个重物撞了一下。袭兰哆嗦了一下,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好像新娘是她似的。

    门外有个男子说:“爷,往这边走!爷,你醉得太厉害了。”

    另一个男子含糊不清道:“不……不是……”

    又一声撞击门的声音,新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袭兰走到门前,轻轻将门打开。一个青衣小厮扶着一着明蓝锦袍的男子进来。

    明蓝锦袍男子昏昏沉沉,嘴里嘟囔着,却听不清说些什么。乌亮的黑发扎成马尾形,用镶嵌着宝蓝明玉的簪子簪着,脸颊、耳根、脖颈皆是赤红色,如同一只煮熟了的螃蟹。即便如此,此人的俊逸模样和*态度依旧不同凡响,眉如剑、鼻如松,双唇厚薄适中,阳刚中透着细致。

    袭兰认得他,此人是镇国公东方鹏的嫡长子、新郎官东方卿海的长兄――东方卿云。东方卿云幼年时便有神童之称。镇国公府本是武术世家,家中子弟得个武状元什么的并不稀奇,但东方卿云却在十二岁时中了文榜状元,实令人惊叹。他中了状元后便离家远行,云游天下。十八岁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之中,他已是当朝太子的结义兄弟。三年前,太子即位,更是封了他个一字并肩王――无忧王,成了当朝唯一异姓王,权倾天下。

    青衣小厮将这无忧王东方卿云放到喜上,对袭兰使了个眼色,便退了出去。

    新娘盖着盖头,看不见,听声响知道有人进来,揣测着可能是新郎进来了,羞于启齿寻问。

    喜红盖头被猛然揭开,揭盖头的人却不是新郎,而是随嫁丫鬟袭兰。

    新娘惊异道:“袭兰姐?”目光迅速在新房里扫了一圈,一眼便看见边横躺着个陌生男子,瞧那衣着,断然不是新郎。新郎应当着红袍头戴红帽。她腾地便站了起来,抓着袭兰的手,“袭兰姐,这是……”

    袭兰并不答话,抽回手,抬手便在新娘上连点几下,封住了她几处道,随手拽下新娘的凤冠丢到一旁。

    新娘道被封,无法言语,满眼惊恐与疑惑。从小到大,与她同姐妹的袭兰姐,今天早上还在她耳边说要伺候她一辈子的袭兰姐,怎么会这样对她?

    袭兰粗暴地扒扯着喜服。帛裂之声,如同划破命运的刺刀,刺痛了孟雯的心,泪水如珠滚落。

    “孟雯?孟家大小姐?呵呵……”沉默良久,袭兰开了口,愤怒地,压抑地低喊,“你该不会当真以为自己就是孟雯了?你难道忘了,我才是孟雯,我才是真正的孟家大小姐。孟夫人是我亲娘,孟致和是我爹!你算什么?你这个从外面抱回来的种,你是孟致和的私生女?可为什么你回来了,我就要做丫鬟?还要把自己的名字和娘亲都让给你?我才是孟致和嫡亲的女儿!我才是孟府的大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意外娘子送入门:冷王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