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大家都到齐了

    ( )    对于楚云逸为何认识四下雅瞳并不觉惊讶,依照他与四下之间刚才谈话,虽只有寥寥数句不过也可大致猜测出当年楚云逸与王相之间事。因为有着与王相极为相似的相貌楚云逸便被王相寻得并借此许他荣华富贵,而楚云逸因为王相许给的那些不实际的荣华名利以及最有可能令他深陷其中的王相妹妹而答应了做王相的替,并暗地里依照王相之命模仿王相的一举一动乃至字迹,神态以及一颦一笑以助王相背地实行自己的叛逆计划,或许因为楚云逸发现了王相的一些异常并以此要挟他将妹妹许给自己,便因此激怒了王相才遭到杀之祸,只是对于一些细节上的事却并不完全知晓,毕竟她不属于这里,除去惜今茶社外也无心去管其他事。

    “为何当年你向我发了书信却又假死?而我虽然不信你已死这事却也未查出些什么来。”四下冷声质问,眼神之中多了些雅瞳看不明白的东西,只是不知是因为自己心中恋着四下还是因为此时确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雅瞳只觉他今人虽是清冷但却多了几分摄人的傲气。

    “当年我虽向四下发了书信却并没有想让你真正前来救我,只是想以此提醒四下朝中的不安局势。我自觉会有生命之忧此生已是害人不浅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只是前来解决我的人却有意放我一码,我虽对这些极为不解但也别无他法只能隐姓埋名自毁形貌苟活余生,不过我心中对于王相这人深恶痛绝,才会在风舞轩对面开了茶摊也查到些东西,若得了机会此仇必报。”楚云逸愤恨的说这些的时候,眼中的怒火不断燃起,那条长长的刀疤更因他的愤怒而显得狰狞可怕。

    看着楚云逸并感受到来自他心中的愤怒,雅瞳不觉轻轻哆嗦了下,抬眼迎上来自四下的关切眼神,便欣然尽数收于心中,只是这时头却又有些轻微疼痛,强制自己忍住却不想这疼痛的感觉越发严重。

    好不容易挨到送走了楚云逸,四下也不知道要出去办什么事,小老板室只余雅瞳一人。虽是并不知道四下为何不将楚云逸保护起来,既已经知道了楚云逸就是当年王相的替而他还如此放心楚云逸一人就此离开茶社,不是经常有警方保护污点证人一说嘛,难道四下已有了安排?只是现在雅瞳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探究个中原因,因为头疼的感觉越发强烈,明显感觉到这种疼痛不同于平常的发烧感冒所引起的头痛,似被一种无形的力量不停撕拉着,手便抬起用力按在太阳处。

    小翠正好从外边进来,看到雅瞳单手放于太阳处另一只手则紧紧攥着一张已经发皱的纸,面容苍白,双眉深蹙,眼睛紧闭,似是意识到什么便快走了几步来到雅瞳边。“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觉得难受了?”听到小翠声音,雅瞳才勉强支撑着睁开眼睛,人影有些模糊但还看的见小翠的脸色所泛起的不正常的红色,难道今外边生意很好所以才会让小翠忙碌到找不见人吗?看着小翠微红双颊雅瞳却明显感觉到周不断涌上的冷,崎国的初冬竟会这般冷吗?

    雅瞳微微摆摆手,努力挤出一抹苦笑示意自己无事不要担心,见此小翠赶忙为雅瞳添上杯茶,喝了茶才感觉稍好些便吩咐小翠先出去,自己休息会儿就好。只是小翠怎肯依着雅瞳,出去了一会儿便折了回来,手上多了件披风以及暖炉。

    “小姐,若是实在难受不如先上楼休息会儿?”

    “若是此时回房休息必定会扰了客人的玩兴,再有大约半个时辰茶社就要打烊了,我还能坚持会儿,不必担心。”来到这里已经有些时候,虽然边有自己一同穿来的手机,可是这里没有电便也不能时时倚靠手机上的时间,并且最可恨的便是来到这里已经送走了一个秋天可自己这手机上的时间却仿若停止般,所以雅瞳便跟着小翠学会了时辰计时法。凝望着小翠,雅瞳心中不断疑惑为何今的小翠没了常时的慌乱?

    接近打烊时,便有小童前来告知自己冷箭回来了,雅瞳甚喜。当决定送阿黎去学武的时候还很是伤心不能同冷箭一同前去送他,现在听得冷箭回来了,人也来了精神急忙命小翠搀扶着自己便往厅堂走去。“冷箭!阿黎现在如何?”

    “回佟老板,阿黎现在很好,师傅夸他是练武的奇才,他也很是努力,你尽管放心。”这么长时间没见冷箭,雅瞳此时再看冷箭时却觉得异常亲切,宛如亲人一般。

    急忙命人为冷箭送来茶并吩咐厨房今多做几个好菜,当看到冷箭眼波在周遭转了一圈后所显出的急切时,雅瞳便已经猜到或许是因为没有瞧见四下,“他有事出去了,你放心!”一行人便聊起了阿黎拜师学武的事来,听到阿黎很努力也很快乐时雅瞳心中很是欣慰只是当激动渐渐平复的时候,那种头疼便又卷土重来,不给雅瞳任何喘息的机会,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担心雅瞳便紧紧抓着自己手腕,指甲也深深嵌入白皙的肌肤里,只是面上依旧挂着令人温暖的笑。

    “老板,冷箭回来了!”四下此时正在冷的陪同下往茶社中走来,听得小童这样告诉自己便急走了几步,远远就瞧见了雅瞳那抹迷人的浅笑,看来刚才与林御医谈论雅瞳病的时候自己心中所生出的烦乱并不是因为她,便深深吐了口气。

    “冷箭拜见主子!”四下远望雅瞳时,冷箭也瞧见了四下,见人已经走进便跪于地上。

    “快些起来,怎么这般多的礼数!”四下很是高兴只是当眼睛无意瞥见了雅瞳手腕处的时候,剑眉也不紧拧到一起,一缕忧虑夹着关切之便闪现在眼中,唇角也艰难的动了几下,见雅瞳示意自己不要才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心中极为关心雅瞳可是见她强自坚持依旧笑得迷人,四下也不好扫了大家兴致,不多时厨房便上了饭菜来,正举杯共饮时又有尚在厅外的小童传话来,“柳公子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