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楚云逸王相的“冤死”替身

    ( )    雅瞳楼上楼下巡了一番后便在小老板室坐等茶摊老板到来,见时辰尚早便拟好了合同正副本,才又将小翠送来的纸裁剪成小张并找来针线装订成一本小册,雅瞳这样做只是觉得最近自己早起时总是会忘记些东西只是还不至于到那种完全没有印象的地步,只以为是这段时间太过劳累,便琢磨着是否应该做个可以随携带的记事本也好提醒自己,只是庆幸还好自己还认得字,可对于为什么会将与四下有关的事记得清楚却极为不解。

    一边高兴的哼唱着小调一边装订着小册,一旁小翠对于雅瞳这些怪异的曲子以及不同于这时空的怪异想法早已经是见怪不怪,就是在这崇尚男尊的朝代雅瞳也是极为反对,总是说着些男女平等之类的怪话。就在雅瞳忙碌这些的时候便有小童急匆匆的跑到小老板室,“佟老板,有个脸上有刀疤的人找你,说是昨天你招他今来此的,现在正等在大厅!”

    “你先出去,顺便准备壶上好的茶水来。”。

    雅瞳知便是昨那茶摊摊主,重新整理了下着装,心中甚感高兴只是昨走的匆忙忘记请教尊姓大名,待到了茶社厅堂见正是此人便急忙上前施礼作揖,“您老可是来了,请受晚辈一拜!”

    “佟老板如此看得起我,还这般客气竟亲自出来迎接。”茶摊摊主也顺势回了雅瞳一礼,二人谈笑间便进了小老板室。待入座退了周遭人后,雅瞳才亲自为摊主倒上一杯那壶上好茶水,“来,您老先喝喝我这里的茶!”。

    轻轻吹散漂在上边的茶叶,浅酌一口茶摊主才淡然说道:“佟老板,你我可否先不谈立约一事?”见雅瞳面露疑色又轻啜了口茶水似有难言,却并未给雅瞳接话的机会,又接着说道:“我回去仔细想了想觉得这茶若真被你收去怕不会为你带来什么好的结果,你也看到我那茶摊生意如何惨淡若不是以前稍有积蓄怕也不会如今这般安然度。我楚云逸一生已是恶迹连连最终落了个妻忘家破隐姓埋名还要遭世人白眼度,不想再因我而连累到佟老板乃至惜今茶社,因此昨之事请佟老板只当是一句戏言,恕在下鲁莽,您这茶如人一样甚是清雅淡然,在下先行告辞。”

    雅瞳见茶摊主放下手中茶杯,人也朝外走去,便匆忙大声喊道:“楚先生,请等一下!”

    楚云逸听到雅瞳在后边喊着自己,疑是雅瞳还有什么话要说,礼貌的转,只是当他对上雅瞳那双闪着睿智晶光的双眼时着实心中一凛,如此坚定、如此从容的眼神竟让自己深深叹服。

    “请你放心,我既决定收你这茶必是已经想好了对策,如若不是你这茶好我也不会动了心思。”雅瞳快步行至楚云逸旁并顺势拦住他的去路,形色实为镇静,似乎刚才楚云逸一番话并未能阻止她收茶的心思。

    “佟老板,三思。”

    雅瞳初时还以为楚云逸这番举动仅仅是对昨她所提条件有些不满,以此作为提价的托词可现在看来似乎真是自己想错了,倒不如先将后如何推广的系列计划说给他听听,浅笑着说道:“楚先生,今你大远的来,茶却没喝得几口,在下也是极为佩服楚先生为人,不如先坐下听我大略说说你这茶,如何?”雅瞳自觉这话说的极为委婉,仍旧保持着极为标准的的八颗牙微笑,想楚云逸心中再坚持怕也不好驳了她。

    楚云逸略微思索一番后,才勉强说道:“那好,我对你这人好奇的很,既今我已来便听听佟老板这奇思巧计,京中百姓哪个不是提你佟老板不说好的!”

    重新入座后,雅瞳才娓娓道来:“您这茶虽是名为‘三味茶’,但是究竟是怎么个三味怕是你从不与人提起,若不是真心品茶怕也不会喜欢你这茶,但是若你先将这茶的功效说给众人听,虽是京中显贵常饮好茶,但是对你这茶怕是闻所未闻,如此便激起了众人品茶的兴趣,那结果必是不同。‘三味茶’这名可以不改,需改的是这一苦二甘三香之说,不如直接就推广常饮这茶会如何对人有益,逆向思维便是如此。”

    楚云逸极为认真的听着雅瞳的推广计划,不时抬眼瞧向雅瞳,心中也极为佩服,“佟老板这番话确实极对,那若不是瞧你对这茶极为感兴趣,我也不会主动上前与你谈论,如此我便依了你立约,只是现在心中仍有一结。”楚云逸说到此处略有停顿抬眼看向雅瞳时,见她正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并未觉得有异才重新说道:“我这茶曾经进献给了王相,若此时你在惜今茶社推广这茶会不会对你不利?”

    雅瞳不语,只是在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事,稍时才惊喜的说道:“天下人都又相似何况区区一茶?若你不介意这茶名的话这事很好解决。”

    “名字倒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佟老板觉得不妨我也不会介意。”

    雅瞳很是高兴,还好这楚云逸不是很固执的一个人,若真是那她今必是无功而返,雅瞳起去办公桌前取来早上拟好的合同正副本,又命小翠取来印泥,只是喊了几次见都没人应答才叫门外小童去取,只是心中疑惑这个小翠最近为何如此怪异?

    雅瞳详细为楚云逸解释了合同上的诸条条款以及楚云逸不解的现代词语后,二人才互签了名又各自按了手印,只是当雅瞳看到合同乙方处“楚云逸”三个极为劲道的字时,才猛然想起昨夜自己解开无字书信时的那些小字,如此之象!而楚云逸又自称与王相有过极为亲密的接触,究竟他们二人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便叫来小童耳语了几句。

    待四下听了小童替雅瞳传来的话后镇静的来至小老板室时,见到雅瞳昨所说能人后才冷淡说道:“佟老板,我听人说你今请来位能人,可是这位?”

    雅瞳知四下为自己的到来找了个极为妥当的理由,便浅笑着向楚云逸介绍道:“楚先生,这位是咱们惜今茶社的大老板龙老板。”

    楚云逸在见到了四下后脸上显出的惊慌神色却没有逃过四下深邃的双眼,稍事缓了神色才恭敬的对四下说道:“原来是龙老板,失敬失敬!不知佟老板将龙老板请了来可是有什么事?”

    雅瞳哑然,没想到这楚云逸这般能耐,居然知道了四下是她故意叫来的,尴尬的笑了几下,“楚先生恕罪,我只是好奇你这字怎么与一个人极为相似,所以才如此,还请见谅。”

    楚云逸只笑不语,并未因雅瞳唐突的举动而生了怒意,直视四下才说道:“佟老板与四皇子是说我与王相的字很是相似?”

    四皇子?为何楚云逸认得四下?雅瞳心中疑惑越来越重,只是现在似乎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也只是静听不语。

    四下点头,稍后又似想起什么似的郑重的对楚云逸说道:“你是当年为王相追杀而发过求救信号的楚翼凡?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错我就是楚翼凡,王相的替。当年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只是没想到我居然还活着!”楚云逸失声大笑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