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到底是谁吃了谁的醋

    ( )    这牌打得着实让雅瞳很是不快,自己边的那位凤仙姑娘就像是胶水一样紧紧粘着自己,尽管多次推至一旁可又会再次粘过来,反复几次见那她似是委屈的样子也只好告诉自己忍耐,一如那天自己刚有些知觉就听到小翠为自己哭丧时一样。

    几轮下来,雅瞳似是极为生气般将一手的剩牌扔到桌上,随即起沮丧的怨道:“又输了,哎这牌可真是臭!不玩了不玩了,看这天也不早了,家里还有只河东狮在等着呢,回家完了可是要受罪的。”

    “哟,公子怎么说不玩就不玩了,是不是嫌咱们风舞轩的姑娘不符您的口味啊,先别急着走哇。”老鸨终于不愿的从紫玉王爷怀里挪出来,蹭到雅瞳边。这着实让紫玉王爷长吐了一口气,这牌打的不但要忍受边这让人恶心的老鸨,还要不停的奉承以便能出老鸨的话来,并且对面的雅瞳还不时提醒自己要故意输掉几局,真是够郁闷的一天!此番听雅瞳说不玩了人也立即起往门外走。

    只是不想这老鸨眼力极佳,还没等紫玉王爷人走到门口,便被她用一只白胖的手牢牢拉住。“这都是怎么了,公子要走难道您也要走?今晚留下陪奴家?”看到紫玉王爷面上显出的纠结神色,雅瞳便轻轻拉过老鸨的手,“妈妈请别这样,我二人家中确有不便,后必定还会常来照顾您这风舞轩的。”

    见实在是留不住这极品美男子,老鸨也只好拉着紫玉王爷手,不住的用手绢擦着眼泪,雅瞳强忍住心中不断上涌的笑意,心中暗暗琢磨着这泪到底是真有还是假有?似是打趣的瞧了紫玉王爷几眼便轻快的先携了小翠朝前走去。快至风舞轩大门的时候,雅瞳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对老鸨说道:“妈妈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不是说输了的人要答应姑娘们的一个请求吗?是何样的请求?”

    “哎,瞧我这记,倒是忘了,小生子把那封信交给公子。”话音刚落便见刚才那个龟奴急匆匆的跑了来,手中还紧紧攥着一封信,雅瞳细细看了一下发现封口处并没有用火漆封口难道自己猜错了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书信?有些不解的看着老鸨。

    “这信还请几位明午时前送到祥福客栈,只要交给掌柜的便可。哎,瞧我这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的,公子们走好!记得要常来啊!”老鸨说完这些后,又用手绢不停擦着眼泪,雅瞳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只施礼道了一别。

    偶然瞧见一顶小轿停在风舞轩的侧门处,隐约听见龟奴谄媚的叫着“尘烟”,只是待自己瞧仔细的时候,人早已经进了风舞轩,想来尘烟如何会去风舞轩呢,怕是自己听错了,便摇摇头慢慢走去。

    阿澈远远的见到紫玉王爷几人便小跑着赶了来。“我说你怎么那么没同心啊?看到我被那个作呕的老鸨非礼你倒是可以坐视不管,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紫玉王爷心中实为不满,刚才老鸨那张谄媚的嘴脸恐怕会让自己今晚噩梦连连。

    “谁叫你长的那么特别的,怨不得别人!一看就是副女人样!还好意思抓着人家龟奴的手往你那部摸,真是不知羞!”雅瞳打趣的的说着,见紫玉王爷确实已经生气了便撒腿就跑了出去,不想狠狠的撞到一堵人墙上,刚说“对不起”时,便被一双大手牢牢揽在怀中,一股熟悉的香气便随着呼吸钻进了鼻子里。

    雅瞳有些愕然,四下怎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仅仅只是想着便让平静如水的心再次泛起点点涟漪来,轻轻的极为小心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紫玉王爷远远瞧见雅瞳被四下紧紧拥在怀中且并没有丝毫反抗之意,心中不有些莫名的失落,快走了几步,笑着对四下打招呼:“四弟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哪里难道还要瑞丰义兄来管吗?瞳儿,我们回去!”四下很是自然的扔出这样一句话,却不想不经意间竟道出了雅瞳的真实份,只是紫玉王爷并没有深究,周遭的人也并没有觉得不妥。“那我们先走了!告辞。”四下冷冷说完这些后便单手紧紧环过雅瞳削肩,另只手则轻轻刮了下雅瞳俏的鼻子,轻柔的低声说道:“今晚有你想要见的人。”

    雅瞳不解的看着四下,见他此时却并不打算告诉她究竟是谁,人便随着他快走了几步,不时回头对紫玉王爷抱歉的说道:“你先回去,路上主意安全。”

    紫玉王爷苦笑一下,看着雅瞳被四弟抱着上了马车后,才觉得原来自己始终得不到她的心,真如自己开始所想一样,她是辛雅瞳——辛府的四小姐,差点成为王炳辰小妾的辛雅瞳,只是不知为何此时自己的心竟这般疼,人不握紧了手。“王爷,若是觉得佟姑娘好,那便和四下争个高低,他是皇子,你也是皇上的义子,若真是喜欢那便向皇上讨个圣旨请求赐婚,要是不方便也可进宫去请梅妃娘娘做主!”

    “阿澈,这话不能再说二次!更是不能向第二个人再提起她的真实份。”紫玉王爷神沉重的说完这些后才转朝紫玉王爷府方向走去。

    马车上,雅瞳枕在在四下腿上,很是悠闲的反复看着刚才老鸨交给自己的信,稍时才小声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儿?是不是也要去风舞轩?”

    四下却未看向雅瞳,只是闷声“哼”了下,似赌气般说道:“就许你红杏出墙找个娘娘腔,不许我去风舞轩找个姑娘侍寝吗?”

    雅瞳听完这话后,立时生气般坐了起来,气鼓鼓的嚷道:“你说什么,那么你就去找姑娘,小翠,叫冷停车我要下车!”只因小翠不喜“灯泡”一职,此时正坐在马车外副驾上。

    车外的冷只放缓了车速却并没有停下,见冷无视自己的话,雅瞳极为生气,挑起马车帘便跳车,只是还未跳便被四下拦腰牢牢抱住,顺势便跌入四下温暖结实的怀中。

    四下宠溺的看着怀中的雅瞳,因气愤而泛红的双颊,微挑的柳眉,因怒气而瞪圆的杏眼,极是媚人心肺,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感便瞬时爆发,于是又拥着雅瞳狠狠的亲了下去。

    虽然雅瞳狠命躲闪,怎奈当四下柔软的唇触到自己的唇时,便又把持不住,瞬时沦陷在四下这堪比罂粟的柔之中。只是这一吻远没有早上的那一吻时间长,只短短的便就结束,雅瞳有些意犹未尽的轻轻咬了下四下舌尖,羞的躲闪到一边,四下笑得很是没心没肺,“你这丫头吃醋了?”

    “谁吃醋了,我看是你吃醋才是,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对紫玉王爷那般。”雅瞳嗔怪的白了四下一眼,又钻进四下温暖怀中,这一路上便再未做声。

    也许早上的那一吻只是出自体的自然反应,但这一吻却让雅瞳真正知道了对四下的感,自己是他的,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对自己是真是假?想到这里,便用手勾住四下脖颈,人也喃喃说道:“君奕,以后我这样叫你好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