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雅瞳患了健忘症

    ( )    得了吩咐小翠端了药进来,抬眼看到上衣着不整的四下与雅瞳时,只匆忙将药放下强忍着笑一路小跑了出去。

    雅瞳只觉得刚才的那一吻直吻的自己浑酥麻,血液沸腾,似有迎合之意,像是从体深处不受控制般自然涌上的,说不上喜欢,只是却令自己深陷其中罢不能,若不是不能呼吸倒真的希望不要停下来,想到这些便觉得原来自己也会有如此想法,就故意躲闪着四下炽的眼眸,心也仿佛做了错事般猛烈的跳动着。

    见此景四下披衣下了,取来温的汤药,笑的很是邪魅,“曈儿,吃药了。”雅瞳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这笑似乎不是平里四下应该有的,好像只有娘娘腔才会有的笑便顺手接过汤药,依旧眼光未及四下,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却不觉这药有多苦涩。只是此时追悔莫及,怎么就那么容易上了四下这条贼船?完了,怕是以后真成了老板的贴“小蜜”了,不握紧了拳头正声说道:“不可以!不能容忍,绝对!”

    “怎么了?什么不可以?”四下挑起剑眉,狐疑的看着雅瞳一人神沉重的自言自语。

    “没、没什么,你就当我有神经病好了!”说完这话,雅瞳匆匆捡起放在一旁的外衣逃也似的跑了出去,连听到冷似笑非笑的叫着自己“佟老板”时也不愿意回头。一路跑着进了自己房门口,狠命的用手推开房门,只觉得再没有多余力气往前迈一步了,背倚着门大口的喘着。

    不多时小翠便端来了洗脸水来为雅瞳梳洗,见雅瞳仍是一脸羞红色,便抿嘴偷笑,从铜镜中瞥见小翠如此,雅瞳心中又是一恨,这误会怕是越来越大了!只是如此想着,脑海之中便悠悠然飘来句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管他人如何去想,穿自己的鞋走自己的路!只是不解昨晚自己到底是生了什么病,便去问小翠,因昨夜四下已经吩咐过了所以听此话后小翠并不觉吃惊只淡淡回道:“只是天冷得了风寒,瞧小姐今气色应该已经好了,只是今还要去大厅吗?”

    “嗯。”说话间便已经穿戴整齐,又吃了些粥食便去了一楼。

    才下了楼便又见到四下缓步走来,只是已经是华服裹,头上也佩戴了象征皇子份的发冠,形容也已恢复如常依旧让人见了便顿生冷意。来不及躲闪,四下人早已经来到雅瞳前,低声说道:“好好听话,不要出去乱逛,我先进宫去。”说完便从后门出去上了马车。

    进宫?还好不会一整都面对四下,想到这里雅瞳便很是轻松,命小童去开了茶社大门便正式迎客做生意,只是刚开门一股萧肃的冷意便随着风袭了进来,人也不哆嗦了一下,心中感叹原来这秋已经即将远去了!

    似乎是因为今天气实在是有些冷,来茶社的客人明显有些少,雅瞳一人只能呆在小老板室里暗自发呆,每当想至与四下在上的长吻时就觉得脸颊发,心跳加速,她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说明自己暗里上了四下,人想得正出神时,便被一串串妖媚的笑声打断,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娘娘腔来了,可是这时候来会有什么事

    “佟老板,是想我想的如此痴迷吗?”紫玉王爷那十分美丽的桃花眼正向雅瞳发出色迷迷的光芒,依旧还是一紫袍,面容秀丽,神采飞扬,就是后的阿澈也冲雅瞳眨眼微笑倒不觉得像以前那般反感。因为上回紫玉王爷到访引得四下不满所以四下已经命人将直接通往二楼雅间的外部楼梯封住,除非提前预约的才可以开放,尽管雅瞳心中十分不满,怎奈这茶社中的一切都是属于四下的,自己也不好说什么,所以今紫玉王爷与阿澈是从茶社前门进来的。

    “你脸怎么那般大,难不成你今来这儿就是来打趣我的?”雅瞳状似不满的瘪了瘪嘴。

    紫玉王爷有些稍稍迟疑,心中疑惑难道这丫头是来消遣自己的吗?一大早自己还在睡梦中便有刘府小厮替刘家少爷来传话说是惜今茶社佟老板请自己过去,怎么自己来了又好似没事一般。“不是你昨天托刘府人来传话给我的吗?”

    “我请刘府的人传话给你了吗?什么时候的事?”雅瞳有些疑惑的笑说道,只是心中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自己昨曾拜托刘华给自己传过话。

    “罢了罢了,既然你有心不愿意承认那我也不强迫你,只是既然大冷的天我来都来了,不如你就单独陪我聊聊天好了。”紫玉王爷有些无奈的笑了,随意捡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心想惜今茶社出了这么大的事想来雅瞳心里也是不快,就是你不托人带话我也会来的。

    才说了没几句话,陈勇便带着刘荣前来听雅瞳吩咐,雅瞳有些惊讶,茶社中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个人,好像还很是面熟,将陈勇拉至一旁低语问道:“咱们茶社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位客人?你带他来这儿有何事?”

    陈勇疑惑的看了看雅瞳,觉得似乎并不是玩笑,才低语道:“这不是您昨留下的故人刘荣吗?听说好像是遇到了困难你有意将他留下的,您看要安排他做什么事?”

    听到此雅瞳才想起是在泉城认识了一位叫刘荣的朋友,只是才有一面之缘并无深交,便说道:“你先带他下去教他记账,你的事也很多不如趁此分出些你也好专心管里茶社上下。”说完了后才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忙拉住陈勇问道:“那我昨天有没有请刘华帮我传话?”

    “小的不知,只是您昨与刘公子单独说了好些话,前些子不是咱们茶社出了诽谤的事吗?或许有,我想大概与那件事有关。”陈勇此时更加疑惑,为何昨的事佟老板似乎全然不记得,难道与昨晚上生的怪病有关?

    雅瞳听陈勇如此说,才隐约记起茶社前些子是发生过风舞轩诽谤一事,差不多自己确实托刘华带了话,只是为何自己对这些事却觉得似乎从未做过一样,既然娘娘腔今来了倒不如让他陪自己去趟风舞轩,也好看看对方下步要做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