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祖母绿项链

    ( )    雅瞳听闻此话也只笑不语,心中却暗自猜测,自己来这京中虽已有些时,除了每来茶社的人外真正认识的人倒真是没有几个,而听这位公子所言似是早就相识,不在京中那便是在来京中的路上结识的,那么又会是在哪里见过呢?观面前公子形容虽不英俊且衣衫或是因为常穿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但言行举止倒处处透着大户人家的风范。越是看着越是觉得面熟,便一下想到泉城的刘荣来,只是刘荣怎么会来这京中如今又为何如此潦倒到来这茶社蹭一顿茶点?于是客的回道:“你看我这记,原来是刘荣兄啊!”

    “佟老板还真记得啊,今来此确是有一事相求,只是……”刘荣抬眼看了下雅瞳旁的刘华,似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却碍于刘华在场便将话又咽了回去。见此雅瞳便对刘华低语道:“刘华兄,今实有怠慢,他定当请罪。”

    一旁的刘华却并未应声,似有所思的上下打量着刘荣,眼中更是泛着一种异样神采,雅瞳心中以为刘华因为刘荣刚才的话心中有气所以便强拉着刘华衣袖将他送至茶社大门处又小声低语了几句就折回了小老板室。

    虽被雅瞳强拉着送至了茶社大门口,刘华此时心中却久未平静,也并未就此离开只挑了处正对小老板室门口的地方要了壶茶水。单手握着茶杯却并未喝下,心中暗自猜测着为何这人也姓刘且眉眼也与自己娘亲极为相似似是一个模子刻出一般,虽然与他只是第一次相见却自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竟有种让自己心血涌动的感觉。

    “刘荣兄,有什么大可以直说,若是有需得在下帮忙的事,我定当竭力帮助。只是刘荣兄怎么会这时候来到京中?”雅瞳见刘荣仍似心有顾虑般久未开口便先自打破沉闷。

    刘荣只叹一口气,似是饿极便先挑了几样茶点吃起来,雅瞳见着他如此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在一旁静等。

    似乎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刘荣才清清嗓音似有些为难的从怀中取出一串项链轻轻放于雅瞳面前。雅瞳似有不解,怎奈那项链甚是精美此时正发出柔和而浓艳的光芒,便轻手拾起,只见绿中带蓝且颜色浓艳,手工雕琢细腻做工精美,心知这不是寻常物品似乎与老妈手上的嵌祖母绿戒指极为相似,要知道这小小戒指已经价格不菲,自古这祖母绿便是绿宝石中的上佳极品,若是这一整条祖母绿项链……如此想着便又将那项链轻轻放于桌上,抬眼瞧着刘荣,“刘荣兄怎么会将如此贵重物品带于上?”

    “既然佟老板已经知道这项链甚是贵重,那么今我也就开门直说。当你我别于尘烟姑娘的赛诗会上,你也知道尘烟有离开泉城之意,只是你早早离席并不知道尘烟北上京城,只是我早已于心中暗将尘烟作为知己听得她要离开泉城,便不顾家父反对执意随尘烟进京。却不知为何家父一听我要进京就一口气没上来,口中只说着:‘作孽啊!这债该是还的时候了!’便撒手西去,手却一直指着书柜。后来我细细翻找竟自书柜暗格中找得这祖母绿项链,又将家中财产尽数变卖只是时间仓促并没有卖得多少钱。可当我去寻尘烟的时候才知她已经先行一步,到这京中后却久久没有寻得她的下落,上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只是这祖母绿项链我却迟迟未拿去当铺。实在有些饿极且又被客栈老板撵出来,路上偶然听得有人说惜今茶社佟老板今请客,我便上前细细询问竟觉得似乎就是当泉城的佟公子,便来此试试运气。”刘荣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语之中却有着雅瞳也能感觉的到的辛酸,世上之人哪个不是为所累,若是一生错了人交错了心谁知还会有多少个刘荣来?

    “那么刘荣兄今将这项链示于佟某可是已生了变卖之心?”雅瞳试探问道,只是觉得刘荣为了尘烟真是有些不值,且不说尘烟有何目的,单是那张脸便不是真正的尘烟。

    “今本来我也只是碰碰运气不曾想竟真是佟公子,只是我现在已经真无他法,既然当你我有一面之缘,而且……”说到这里刘荣有些哽咽,又抬眼看了雅瞳一眼才又接着说道:“况且你与尘烟如此相像,我当给你也心甘,只是若他我有能力赎回时还望同工资可以不难为我。”话未说完便起对雅瞳做了一揖,这揖做的倒真不容雅瞳拒绝,并将项链一并递与雅瞳。

    雅瞳并未伸手去接只是冷冷说道:“刘荣兄把我当成何人了,况且你又怎可拿你家的家传宝物出去变卖,一个大男人怎可如此没有志气!倒真是让我小瞧了。我这儿茶社近缺个人手若是不弃便先在此处将就一下,刘荣兄还是快些将这项链收回的好。”

    刘荣没有想到雅瞳会如此说他,心中顿觉一看来雅瞳这朋友自己还真是交对了并没有因为自己现在境况便落井下石,看似冰冷的话却处处是为他着想,便应声回道:“刘荣在此谢谢佟公子了!”

    话说完后雅瞳便引着刘荣出了小老板室,顺便找来陈勇为刘荣安排个住处,大厅已经没了客人只是此时刘华还未离去,面色沉冷早没了平里的嬉笑,便笑着凑到刘华跟前,似有些讨好的说道:“刘华兄可是心中还气着佟某刚才做法?”

    “佟老板,你可知道刘荣是何人?若是知道便请将他的况尽量详细的说给在下听,他可能会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

    “你是说刘荣是你失散多年的哥哥?”雅瞳只觉天旋地转,这事越来越复杂了,便说道:“我也只是在泉城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对于他的况也不是很了解,只是他好像有一条祖母绿项链。”

    “祖母绿项链?”刘华惊讶的嚷道,绪竟有些不受控制。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