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暖炉暖手亦暖心

    ( )    见闹事之人已经走远,众人现已经知晓整件事原因,于是雅瞳便叫小童遣散围在门外的众人,刚想朝小老板室走去,便匆匆对上四下那浓黑双眼。或许是因为赞许唇角竟然是向上微微扬起的,也展颜一笑上了楼梯,只是当雅瞳再次抬头去看时竟觉得似乎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哪里还有柔怕是冷厉冬天也不过如此。

    “你这人还真是,既然来了,为何刚才不说话竟让我一人去面对这样的事。”雅瞳送给四下一个白眼虽语气稍有些责怪之意却又有丝小小引以为豪的感觉。

    “这儿能将你难住?只是现如今你将这茶社经营的有声有色怕是如今的事有一必有二,你可有想好对策?”四下只是缓慢说出这些话,竟是雅瞳刚才未曾想到的事,稍事思索后也缓慢说到:“那么等羽回来便可知晓究竟是何人指使,才好有对策不是?只是我想风舞轩老板后怕是还有其他人,或许此人龙老板怕也熟悉。”

    说完这话后雅瞳才觉得四下今真是与以往大不相同,平里虽然为人严厉生沉静,但今为何看自己的眼神如此让人泛冷,似是与某人生了闷气般,人便慌张的扭头瞧向别处,深怕那深邃的双眸将自己尽数吞噬。只是久等也未见四下说话,当再次去看时四下人竟转上了三楼,只留雅瞳一人呆立在楼梯之上。

    对于四下如此这样雅瞳甚是不解,便猜想是否因为刚才紫玉王爷探望自己一事才会生如此闷气,难道他与紫玉王爷之间有什么矛盾是自己不知道的,转念一想自古皇室就如同染缸一般,任是你如何清心寡怕一旦进去了也会染得不见本来颜色,自嘲的笑了几下人就下了楼。

    还未至厅堂便有人似是不忿的向雅瞳打探道:“佟老板,你且放心好了,我等众人是不会轻信那人的胡言乱语诽谤之话,只是现在京中其他茶社见咱们如此红火怕也会眼红,不知道你可有应对之计?”雅瞳识得此人,是京中富商刘文龙之子刘华,四下的至交好友。闻得此人如此一说心中竟泛出了阵阵感激,经此一事惜今茶社怕是又得了不少支持者。

    于是人便自信一笑,朗声道:“所有的新鲜事只要一出现便自会有一股跟风模仿之风,佟某在此谢谢诸位今对惜今茶社的支持,只是使如此卑鄙计策竟真的让佟某不齿,不过自古福祸相依,焉知塞翁失马亦非福事,诸位放心好了我已有应对之策,新玩法不便会退出还望到时大家能来捧场。”

    刘华及其他人见雅瞳如此说更是露出赞许眼神,雅瞳又上了二楼雅间逐一安慰并减了今众茶客的租金,不觉竟已到打烊时间,只是雅瞳心中疑惑为何羽到现在还未回来?

    命小童打扫后就去休息,雅瞳一人则将茶社大门轻掩上,人就等在小老板室顺便写些后计划,因为前些子冷箭说阿黎已经将练武的基本功掌握堪称练武奇才,便请示了四下后带着阿黎去寻冷箭的师傅学武去了,所以此番没了阿黎的笑声雅瞳竟觉得有些十分冷清寂寞,那些小乞丐也在四下的安排下要么去了药堂当小童,要么去了京中大官家当仆人虽是有些不舍但观现时境况还是比做乞丐要好便也一一不舍的将其送走。再是小翠,虽然待自己不错,可总觉得实在对自己太过关心总是叨叨个不停,要么就是整跟在自己后,惹得众人以为小翠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要么就是人不知去了何处竟如今般整找不到人,所以今的事雅瞳已经嘱咐大家不要再提。

    入夜的深秋已经泛出阵阵冷意,雅瞳不搓搓双手又拢起放在嘴前轻轻呵了口气,透过珠帘却见冷端了个暖手的小暖炉来,“新姑娘,下见你此时仍在等羽,怕你冷所以叫我送来个暖炉来,要不你先回房,我在这里等羽回来?”

    是四下叫冷这样做的?心中虽有些疑惑刚才不还怒意满目怎么这人竟这样变化之快,便笑说:“他啊,可真是变的快!”

    冷见雅瞳如此说,并未接话只是放下暖炉后见雅瞳没有离去之意便悄悄退了出去。手捧暖炉,雅瞳心中竟说不出是何种滋味,脑海之中竟全是四下瞧自己时的那些温柔错觉,仿若肖峰瞧徐菲的眼神。想到这里人有些犯困便起走了走,四下和谁长的相像不好非要和肖峰扯上关系,纵是自己为了友放得下可对于肖峰在众位同学面前编出如此牵强的理由甩掉自己时自己本有些暖意的心便瞬时凉透!毕竟肖峰是第一个带给自己温暖的人。

    “冷叫你先回去,你怎么如此拗!”是四下那冷清的声音,于是思绪便匆匆拉回,转便又是错觉般的温柔,“怎么你此番不生气了?”

    “生气?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四下瞧出雅瞳心中还记着上午的事,于是人笑着便踱步进了小老板室。“我是来向你讨账来的!”

    “讨账?三月之约还没到呢!”听闻四下如此说,雅瞳心想还真是个善变的人,“难道你要以你的份来压我不成,那既是如此何苦当将我留在你的边!”有些愤怒,雅瞳已将暖炉狠狠放在四下手中,便离去。

    四下只是大笑了几声便一把拉住了雅瞳的手,见雅瞳定定瞧着自己,似有疑惑,“佟老板大概误会了,我是来请你为我讲三十六计的,今我临走时可是说过的。难道想赖账不成?”

    原是这样,竟是为了三十六计而来,真怪自己当时多嘴,只是既然你愿意听那我便愿意讲,总比一人呆坐等着要好的多。于是雅瞳便从未讲完的第五计趁火打劫开始说起,末了又将自己初时未交代清楚的又给补充清楚。

    四下听的入迷,便笑说:“你一个大家闺秀如何知道这些?”

    斑斓烛火下两人平静坐于一处,竟让雅瞳有了一种自己也说不出的暖意,不知是心暖还是手中的暖炉暖,便在嬉笑间不经意便脱口而出:“我老爸当时告诉我‘你若是能将这三十六计记清楚,我便放弃一天谈生意的时间陪你’,就是这样喽!”

    “老爸?是辛孝之?”四下收了笑,淡淡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